【大主宰之洛神失身】【中】
【大主宰之洛神失身】【中】
迷迷糊糊之中,洛漓看到了坐在桌边的一道白色身影,这是洛漓在失去意识,内心欲望防线崩塌之前所碰到的最後一个人,即将是她的第一个男人,究竟是她所希望的牧尘么?

  当然不是,话说自洛漓走后,牧尘便独自开始修炼,只是交代别人传话给周翎和叶轻灵,让他们二人做主操办创立洛神会的具体事宜,当入夜时,叶轻灵便早早地离开了会议室回去休息,只留下周翎一人独自在会议室琢磨社团事宜。

  叶轻灵这个鬼精灵,居然早早走掉把这么大的任务交给自己,牧尘哥和洛漓姐也当起甩手掌柜根本不插手这些事情,却全把担子撩给自己,还有这么多事情没办完,看来今晚是要熬夜加班了,明天还要拿给洛漓姐过目呢,可不能让洛漓姐不满意。

  每每想到洛漓,周翎内心都会莫名其妙的激动,然後陷入深深的自责当中,自己可是牧尘哥救得,居然对牧哥的女人起了歪心思,更何况如果没有牧哥,自己怎么会有机会能近距离接触高高在上的洛神呢 。

  还在幻想着的周翎,突然发现门倏地被一阵强风吹开,然後又“砰”地自动合上。

  “怎么了?难道有小偷?”周翎被突然间的开门关门吓到了,有点反应不过来,迟疑了一会,还是决定一探究竟,于是他谨慎的向门口走去,转过桌角,猛然发现一位妙龄女子浑身只着一件透明纱裙躺在地上,露出半截光滑的大腿,透过白色的纱裙,酮体就这么暴露在周翎眼前,周翎不禁咽了口口水,可是依然不敢有过分的动作,只是弯下腰拍了下女子的肩膀,试图唤醒她道:

  “姑娘,姑娘……”

  没有回应。

  周翎扳过女子的身子,撩起头发,看清了女子的正脸,不禁呆住了:这不是洛漓姐吗?怎么这幅模样?

  内心虽然有千万个疑问,可此时最重要的事是救洛漓,可自己只是神魄境初期的实力,看来是要请牧哥了,毕竟躺着这里的是他的女人,正待周翎想去通知牧尘的时候,一支皓白玉腕抓住了周翎的手。

  周翎低头看去,只见洛漓已经醒来,只不过双眼迷离,宛若桃花,双腮布满红晕,头发散乱着显得更为性感,酥胸半露,满是渴望的看着周翎,娇声道:

  “给我,我要……我要男人……”

  啊……周翎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被洛漓扑到,一阵淡淡的体香扑鼻而来,一转眼,自己已经被洛漓压在身下,洛漓双手在周翎的身上乱扒,瞬间解开了他的腰带。

  “洛漓姐……你怎么了啊……”一向胆小谨慎的周翎突遭此情况吓得不知所错,慌张的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洛漓,几秒钟的接触自己的阳根就抬起了头,抵在洛漓的翘臀上。

  “我要……我要鸡巴……快给我啊!”此刻洛漓的内心是完全崩溃的,淫蛊此时已经发挥作用,随着灵力运转进入洛漓的大脑,操纵了她的身体,使得她想拼命填满慾望的沟壑,想立刻被男人大鸡巴插入,可偏偏自己仅存着的一份意识在于淫蛊作战,无法分身进入自己的大脑,所以无法占据被淫慾控制的躯体,只能在灵海内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荒淫举动,。

  “不,不要啊……牧哥会杀了我的……”难得周翎还能想到牧尘,可他的双手却欺骗了他自己,他粗糙的手掌直接摸上洛漓的娇胸,一握,竟然不能完全包裹,那就开始按压,一对娇乳在周翎粗糙厚实的手掌上变换着形状,隔着层薄薄的纱裙,胸口上传来男人的燥热,一下子把洛漓的淫慾彻底点燃。

  “嗯……啊啊……要我……”洛漓一遍又一遍似疯的说着,一挥手,身上仅存的纱裙消失的无影无踪,美肉直接暴露在周翎面前,一对娇乳如同大白兔一般跳了出来,鲜红的乳头点缀在上面绘成人间最美妙的乳房,平坦的小腹下竟然没有一丝毛发,想不到这洛漓竟是白虎之身。

  周翎此刻也被欲火冲昏头脑,顾不得身上的美人儿是比自己远超出一个境界的洛王,也顾不得牧哥如果知道后的怒火,毕竟自己也算是被强迫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能和高高在上的洛王操上一番死也值了。

  一阵摸索之後,洛漓解开了周翎的衣带,一根布满青筋散发的灼热气息的阳根被释放出来,俩个未经人事的少男少女终于坦诚相见。

  洛漓被弹出来的肉棒吓了一跳,火热的散发着热气扑面而来。一双玉手直接握住火热的肉棒,怜惜的爱抚着,洛漓双眼如桃花,迷离的看着对自己昂首示威的巨大肉棒,此刻如同小媳妇一般娇羞轻道:“坏家伙,这么大了。”

  周翎决不会知道此刻的洛漓俨然已被淫蛊操纵躯体,洛漓的一言一行,以及身体反应尽皆是淫蛊做乱,而只有交合才能抚平淫蛊的欲望,使得淫蛊暂时褪去。

  “啊啊……洛漓姐,你……”周翎也猜到洛漓肯定是中了淫邪之术或走火入魔才淫性大发便宜了自己,此刻自己已经将大肉棒顶在洛漓的股瓣上,不得不发,生怕洛漓突然回复常态,看到此情此景肯定杀了自己,颤声道。

  “别说话,吻我……”洛漓依然坐在周翎身上,肌肤相接的快感给了莫大的刺激,洛漓闭上眼俯身吻向周翎,周翎则痴痴的盯着自己眼前的嘴唇,大嘴就亲上去了……“呜呜……啧啧……嗯额……”

  粉嫩的嘴唇主动亲上周翎,香舌如同灵活的小蛇一般钻进周翎的嘴巴,缠上周翎粗糙的舌头,口水顺着俩人接吻的嘴巴流下来,沾的洛漓娇小的下巴上尽是口水粘液。

  舌吻了一阵后,俩人都开始觉得呼吸不过来,“松开交织的舌头。洛漓捂住胸口,拍打了一下周翎,轻声喘息道:”要死啊,我快喘不过气了。“”洛漓姐,我……我……牧哥他……“周翎结结巴巴的还想要说什么。

  ”怎么?你不喜欢我么?“洛漓柳眉一翘,撅起嘴角道。

  周翎呆呆的点了点头,洛漓看到他的傻样不禁一笑,一只手拿起周翎的手牵引着将其引导到自己早已湿漉漉的股沟处,娇羞地道:”你摸摸,我这里都湿透了呢……来……操我……“说完最後俩个字,洛漓娇羞的低下头,一翻身从周翎身上下来,平躺着地上,主动一手掰着一条洁白的大腿,露出含苞待放的小穴,一吸一合的俩块粉色阴唇似乎要把周翎的目光吸进去一般。

  ”额……好……洛漓姐“周翎顿时傻住了,只是凭藉着性的本能爬到洛漓身上,讲腰塞进俩腿之间,周翎扶住自己的二十多寸的肉棒,轻轻的在小穴周围摩擦着,硕大的龟头一点一点地每次只是轻轻触碰一下阴唇就很快的离开,惹得洛漓一阵心痒,恨不得立刻吞吐了颗肉棒。

  ”快……快进来,别玩我了……“洛漓内心如同千万只蚂蚁在咬一般难受,终于说出口来。

  好像要的就是这句话一样,周翎对准穴口,轻轻的捅了捅,肥大柔美的阴唇如俩片蚌肉一样逐渐包住进来的龟头。

  与此同时,洛漓头向後一仰,轻张小嘴,呻吟出声:”啊!好舒服啊……“周翎越插越深,只觉得紧密异常,虽然有大量的淫液润滑,可依旧不容易插入。尤其是阴道内层层叠叠的肉膜,紧紧的缠绕在肉棒顶端,更加添了进入的困难度,但却又凭添无尽的舒爽快感。

  摩费了好一番功夫,好不容易才将阳具插入了一半,肉棒前端却遇到了阻碍,将肉棒微往後一退,然後一声闷哼,将胯下肉棒猛然往前一顶,可是那层阻碍却没有如想像中一般应声而破,洛漓艺的处女象徵依旧顽强的守卫着桃源圣境,不让周翎稍越雷池一步。

  周翎心里一惊,暗想道:难道,洛漓姐还是处女?还没有跟牧哥行房么?想到这里作势就要停下,问个仔细。

  还没待周翎停止胯下的抽插,洛漓突然一抬头,双眼水灵灵的注视着周翎,满是浓浓爱意,香舌一舔嘴唇,娇声道:”怎么?我的第一次可是等着你哦,快来占有我吧,咯咯咯……“然而这毕竟只是淫蛊在说话而已,真正的洛漓此刻唯一的意识被挤压在灵海一角不得动弹,眼睁睁看着周翎的巨大肉棒进入自己的处女小穴不说,自己竟然还说出那种不知羞耻的话,不知给周翎留下什么印象,还有牧尘,自己又该如何去面对他。

  思索见淫蛊此时好像突然撤去一般主动退出了身体的操纵,可却带走了洛漓的满身灵力,使得此刻的洛漓只如同一弱女子一般。

  灵海内,正在一角的洛漓神识突然听到一阵淫性猥琐的声音:”嘿嘿嘿,前奏我已经为你铺好,接下来你就可以安然的享受自己的第一个男人了,嘿嘿嘿……嘿嘿嘿。“洛漓神识一听,试探着想冲击回自己的脑海,果然淫蛊已经撤出,只是周翎正压在自己身上,胯下秘洞内被一根火辣辣的肉棒紧紧塞住,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激痛,连忙叫道:「你在干什么,痛……痛……快放开我!」说完,想要凝聚灵力击飞趴在自己身上的周翎,可发现自己根本不能从气海内调动一丝灵力。

  洛漓暗道不妙:难道自己真要失身与周翎么?为什么眼前的人不是牧尘,牧尘不是说要来找周翎谈社团之事么,为什么牧尘不在这里,自己不能对不起牧尘,对,不能对不起牧尘。

  想到这里,洛漓急忙扭动娇躯,想要推开周翎压在自己身上的身体。

  一时没料到洛漓会在这个时候恢复神智,周翎也是十分尴尬,如果此时放开洛漓,洛漓一旦回复实力势必会杀了自己,就算看在牧哥的情意上也不会允许绕过自己也不会允许自己在北苍灵院继续待着,如果继续下去,操了眼前的美人儿,就算死也值得。

  周翎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随着洛漓的极力挣扎,胯下肉棒脱离了洛漓的秘洞,眼看洛漓仍不停的挣扎着,周翎急忙将双手抓住洛漓的双腿架上自己的肩上,随即往前一压,让洛漓的下体整个上抬,然後紧紧的抓住她的腰侧,顿时叫洛漓的下半身再也难以动弹,胯下肉棒再度对准目标,开始缓缓的下沉。

  虽然极力的挣扎反抗,可是浑身无力,内心还残存着淫蛊的灵力影响的洛漓,又那里是周翎的对手,眼看如今全身在周翎的压制下丝毫动弹不得,胯下秘洞一根热气腾腾的坚硬肉棒正逐寸深入,洛漓此刻也如同凡世女儿一般,急得洛漓双眼泪水不住的流出,口中不停的哭叫着:「不要……不要……求求你……呜……求求你……周翎……放开我」双手不停的推拒着周翎。

  由于想到自己能不能继续待在北苍灵院就看自己接下来的举动了,因此尽管洛漓哭得有如梨花带雨般令人爱怜,周翎仍然丝毫不为所动的缓步前进,终于由肉棒前端再度传来一阵阻挡,周翎毫不停顿的持续对洛漓小穴内慢慢的施加压力,由下身不停的传来阵阵叫人难以忍受的剧痛,痛得洛漓全身冷汗直冒,震惊灵路的洛王竟然在一个小小神魄境男人的身下痛苦求饶,是谁都想不到的事情。

  随着肉棒的不住前进,洛漓的白虎小穴内的薄膜不住的延伸,虽然它仍顽强的守卫着那属于牧尘的桃源圣地,可是也已经是强弩之末,眼看再也撑不了多久了,此刻的洛漓早已停止哭泣,先前的泪水湿漉漉的挂在脸上。此刻的洛漓早已镇定下来,洛漓心想,自己被鹤妖算计这一招还是怪自己不够小心,如果自己没有逃回来,恐怕身上的男人就是鹤妖那个无耻之徒了,而周翎,只是被淫蛊,被自己魅惑到了,如果自己想办法帮他泄了火,不就好了么?

  想到这里,洛漓就要对周翎说什么,柔弱无力的手臂攀上周翎的臂膀,张口道:”周翎……嗯……你先停下……好吗?“”停下?怎么可能,到了嘴边的肥肉岂有不吃之理“周翎也不待洛漓说完,一把讲洛漓翻过身来,跪着地上,雪白诱人的屁股高高的撅起,讲洛漓的脸按在地上,放佛特意不想看到一样,周翎也是生怕自己再看到洛漓姐的可怜模样而不舍,可一旦不舍遭殃的就是自己。

  周翎扶着自己壮硕的肉棒慢慢挤进股沟之间,没入了俩片粉嫩的阴唇之间。彷佛听到一阵撕裂声,一股撕裂般的剧痛有如锥心刺骨般猛烈袭来,洛漓小穴之内的防卫终告弃守,伴随洛漓的一声惨叫,周翎的肉棒猛然一沉到底,只觉一层层温暖的嫩肉紧紧的包围住肉棒,带给周翎一股难以言喻的舒适快感。

  与此同时,身下的洛漓也终于放弃了最後一丝希望,终于,自己的身体被别人占有了而周翎自顾自地 将肉棒深埋在洛漓的秘洞之内,静静的体会那股紧凑的快感,想到自己一个区区神魄境居然能成为贵为新生第一人的洛王的第一个男人,不禁有些得意起来。于是将肉棒紧抵着洛漓的花心,在洛漓的挣扎扭动之下,周翎只觉缠绕在胯下肉棒的阴道嫩肉不住的收缩夹紧,穴心深处更是紧紧的包住肉棒前端,有如在吸吮一般,真有说不出的舒服,不由的笑道:”洛漓姐,不怪我,是你先勾引我的……不过你的处女小穴还真是紧啊……啊……夹死我了“」听到周翎的调笑,刚想说什么,就觉得花心一阵酥麻,如万蚁噬咬一般,迫切的希望有东西能抚痒,勾起阵阵的内心欲望。

  周翎说完将肉棒顶住穴心嫩肉,就是一阵磨转,两手更在高耸坚实的玉峰上不停的搓揉,阵阵趐麻的充实快感,令洛漓不由自主的嗯了一声,整个人再度瘫软,那里还能够抵抗半分,可是内心却是感到羞惭万分,想到自己可是高高在上,冰清玉洁的洛王,贵为东方神族的下一任继承人,就连牧尘与自己也仅仅有过嘴唇的接触,谁知今日竟然失身在这样一个牧尘的兄弟手上,自己以後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自己深爱的牧尘,一串晶莹的泪珠悄然涌出,更显得楚楚可怜,哪还有平日高贵的样子。

  看到洛漓这副令人怜惜的模样,更令周翎心中欲火高涨,低头吻去洛漓眼角的泪水,在她耳边轻声细语的说:「洛漓姐,别哭了,刚刚不是很好吗?我一定会让你舒服的。」说完一口含住香扇玉坠般的耳垂,一阵轻轻啜咬,胯下肉棒更是不停的磨转,双手手指紧捏住玉峰蓓蕾,在那不紧不慢的玩弄着。

  初经人事的洛漓哪受得了这般玩弄,周翎的每大手在洛漓的娇躯上慢慢的滑动着,每一次大手抚摸到洛漓的敏感点时都引得洛漓娇躯一颤,推动着洛漓的情欲。

  虽说在刚刚那阵破瓜激痛的刺激之下找回了理智,可是毕竟淫毒仍未离体,再经周翎这般的挑逗爱抚,那股趐酸麻痒的搔痒感再度悄然爬上心头,虽然极力的抵抗,还是起不了多少作用,在周翎的逗弄下,只见洛漓粉脸上再度浮上一层红云,鼻息也渐渐浓浊,喉咙阵阵搔痒,一股想哼叫的欲望涌上心头,虽然洛漓紧咬牙关,极力抗拒,可是任谁都看得出来,再也忍不了多久了。

  周翎又是一阵急速的抽插,如打桩机一般每一都深深地插到花心深处,惹得洛漓一阵急促的呻吟声。

  ”嗯嗯……啊啊啊……不要啊啊……轻点,受不了了……呜呜……“”你个混蛋……啊啊啊啊……慢点啊啊……“”嘿嘿,慢的话岂不是显得我没本事了,我当然要好好侍奉洛漓姐,让洛漓姐感到舒服啊!嘿嘿,是不是?“周翎丝毫不放慢抽插的速度,反而抬高了洛漓的翘臀,使得肉棒能插入的更深一些,周翎的肉棒本就粗长无比,这一下连根部都全部没入蜜穴里面,每一次抽出来都带着粉红的嫩肉翻卷出来,渐渐的洛漓的心里防线被软化下来,无疑周翎肉棒上沾的白色异物就是洛漓小穴分泌的阴精。

  看着洛漓强忍的模样,周翎心中突然想到了更好的主意,将胯下肉棒缓缓的退出,直到玉门关口,在那颗晶莹的粉红色豆蔻上不停的磨擦,那股强烈的难耐趐麻感,刺激得洛漓浑身急抖,可是由嫩穴深处,却传来一股令人难耐的空虚感,不由得洛漓一阵心慌意乱,在周翎的刺激下,尽管脑中极力的阻止,可是娇嫩的肉体却丝毫不受控制,本能的随着周翎的挑逗的摆动起来,似乎在迫切的期望着周翎的肉棒能快点进到体内。

  尽管早已被体内的欲火刺激得几近疯狂,但是洛漓却仍是双唇紧闭,死命的紧守着一丝残存的理智,不愿叫出声来,周翎更加紧了手上的动作,嘿嘿的对洛漓说:”洛漓姐,别忍了,叫出来会好受的多“”别,周翎,你别……嗯……别拿出去,给我吧“周翎等的就是这句话,突然间,周翎猛然全部插入,连根全部差劲紧小的小穴里,立刻在小腹处可以看到肉棒在洛漓体内进出。

  洛漓终于忍受不了,”啊啊啊……好大…太大了…“叫出声来。

  眼见洛漓终于放弃抵抗,周翎狂吻着洛漓的檀口香唇,手上不紧不慢的停的急抽缓送,立刻又将她推入淫欲的深渊,只见她星眸微闭,满脸泛红,双手紧勾住洛漓的肩颈,一条香暖滑嫩的香舌紧紧的和周翎的舌头不住的纠缠,口中娇吟不绝,柳腰雪臀款款摆动,迎合着周翎的抽插,一双修长结实的玉腿紧紧夹在周翎的腰臀上不停的磨擦夹缠,有如八爪鱼般纠缠者周翎的身体,随着周翎的抽插,自小穴中缓缓流出的淫液,夹杂着片片落红,凭添几分凄艳的美感,更令周翎兴奋得口水直流。

  约略过了一刻钟,周翎抱住洛漓翻过身来,让她跨坐在他身上,成为女上男下的姿势,开口对洛漓说:”洛漓姐,爽不爽啊,要不你自己来吧!“听到这么粗鄙淫邪的话语,洛漓的脸更是红如蔻丹,可是由小穴内传来的那股骚痒,更令她心头发慌,尤其是这种姿势更能让肉棒深入,洛漓只觉一根肉棒如生了根般死死的顶住小穴深处,那股趐酸麻痒的滋味更是叫难耐,不由得开始缓缓摇摆柳腰,口中哼啊之声不绝。

  由于这种姿势不但能使肉棒更加的深入,而且由于是女方主动,更加容易达到快感,渐渐的,洛漓不但加快了上下套动的速度,口中的淫叫声浪也越来越大,脑中除了淫欲的追求外,那里还想到其他,只见她双手按在周翎的胸膛,在不停的套弄下,秀发如云飞散,胸前玉峰不停的上下弹跳,看得周翎眼都花了,不由得伸出双手,在高耸的玉峰上不住的揉捏抓抠,更刺激得洛漓如痴如醉,口中不停淫叫道:”啊啊……好爽……快点……啊……好棒啊“瞧那副劲儿,那里还有半点冷傲的样子,简直比妓女还淫荡。

  看到洛漓这副淫荡的样子,周翎忍不住坐起身来,低头含住左乳滋滋吸吮,双手捧住粉臀上下套弄,手指更在後庭不住搔抠,最後藉着淫水的润滑,滋的一声,插入菊花洞内不停的抽插,胯下更不住的往上顶,全身上下的敏感收到攻击,只见洛漓终于忍不住叫道:”啊……不行了……好……好舒服……我泄了……“两手死命的抓着周翎梁的肩头,一双修长美腿更是紧紧的夹缠着周翎的腰部,浑身急遽抖颤,秘洞嫩肉一阵强力的收缩夹紧,好像要把周翎的肉棒给夹断般,秘洞深处更紧咬着肉棒顶端不住的吸吮,吸得周翎浑身急抖,真有说不出的爽,一道热滚滚的洪流自秘洞深处急涌而出,浇得周翎胯下肉棒不停抖动,只听周翎一声狂吼,胯下一挺,紧抵住肉洞深处,双手捧住洛漓粉臀一阵磨转,眼看着就要泄了。

  只见洛漓的双手双脚,有如八爪鱼般紧紧的缠在周翎的腰上,柳腰粉臀不住的摇摆上挺,迎合周翎的抽送,发出阵阵啪啪急响,口中不停的叫着:”啊……嗯……好舒服……快……啊,再来……哦……好美……啊……不行了……啊……啊“一张迷人的樱唇,更主动的在周翎的嘴唇、脸庞及胸膛上不停的狂吻。

  大约过了盏茶时间,只见洛漓身一阵抽搐抖动,两脚紧紧的夹住周翎的腰部,口中一声长长的尖叫”啊啊啊“柳腰往上一顶,只觉胯下肉棒被周围嫩肉强力的收缩绞紧,真有说不出的舒服,龟头一阵阵趐酸麻痒,忍不住那股趐麻快感,急忙抱起洛漓的粉臀,在一阵急速的抽插下,将一道热滚滚的精液直射入洛漓的小穴深处,射得洛漓全身直抖,阴道蜜汁急涌而出,热烫烫的浇在周翎龟头上,烫得周翎肉棒一阵抖动,泄了出来。

  周翎全身汗下如雨,整个人瘫软无力,就这样伏在洛漓身上不住的大口喘气,整个脑海来,自己居然把牧哥的女人给操了。

  身下的洛漓也在不断的大口喘着粗气,放佛刚刚进行了一场恶战一样,内心的小鹿依旧砰砰砰的跳的厉害,刚才周翎的几番冲刺差点把自己的心肝都捣了出来。洛漓慢慢的稳下心神,想试试看能否调动灵力,可试了半天气海内毫无反应,而且身体依然是酥麻无比,使不上一丝力气,无奈只能充满希冀的转过身看向周翎道:”周翎,今天的事……嗯……谁也不能告诉……听到了么……不然……我杀了你。“”啊……好好……我肯定不说。“周翎小心翼异的回答,丝毫没有刚刚在洛漓身上肆意驰骋的得意感觉,况且还不知道洛漓是否回复了实力。

  ”嗯……你先出去吧,我想静一会。“洛漓淡淡的说道,放佛又回到了那个高贵典雅的洛王。

  ”嗯……洛漓姐……你刚刚怎么了……“

  ”哼,不该知道的你就别打听了,你只需要管好你那张嘴就行了,不然……“洛漓毕竟是血里杀出来的人,虽然此刻全是无一丝力气,可那十多年来凝练的杀意足以震慑旁人,光是盯着周翎的目光就让周翎心寒。

  ”那,洛漓姐你好好休息,下次,我……“刚刚尝过洛漓的美肉的美妙,是个男人都会流连忘返,周翎小声的支支吾吾道。

  ”嗯?找死是么?滚!“洛漓脸色一寒,冷漠的看着周翎,刚刚还柔情似水的目光此刻如刀光一样刺穿了周翎的恐惧 。

  ”是,是……我这就滚……“周翎马上恢复了平常胆小的性格,踉踉跄跄的穿上衣服推门而去,只留下洛漓一人原地坐在冰冷的地上。

  终于,门又关上了,空气中还弥漫着刚刚淫乱流下的气息,一行清泪划破洛漓秀丽的脸蛋,洛漓不禁低声呜咽起来:”呜呜……牧尘……我恨你……呜呜“

字节数:16320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