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们的报恩和报仇
妖精们的报恩和报仇
阿兵是村里数一数二的猎人,死在他手中的小动物多不胜数。只是虽然在小村里也算上富有的阿兵,今年已经年过三十,却依旧没娶上婆娘。村里的姑娘竟然没一个看上阿兵的,媒婆踏遍了周围十来个小村,都没能给阿兵找上个合适的婆娘,这事邪门的很。

  村头小庙里的阿吉大师跟阿兵说,极可能是阿兵这辈子杀生过多,造了太多杀孽,所以有因必有果,才导致他现在讨不上媳妇。

  阿吉大师对阿兵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只有放下弓箭,才有可能娶上媳妇。

  阿兵当里就呸了阿吉大师一脸的硅胶,他奶奶的,他阿兵不打猎,难道要饿死不成?

  再说,村子里讨不上媳妇的又不只是他一个!村东那个书生小坑不照样过了三十了还没讨上媳妇嘛!书生小坑这辈子连只鸡都不敢杀,他够没杀孽了的吧?

  不照样没娶上媳妇?

  所以,阿兵认为阿吉大师的话完全是一个屁,听着都嫌蛋痛。

  阿吉大师苦笑着摇头,村东那书生,模样长的也好、又文雅有气质。村里头喜欢他的姑娘多的去了,只是所谓百无一用是书生,书生小坑太穷了!导致虽然有很多姑娘喜欢他,但没有哪个姑娘的爹和娘愿意把自家闺女嫁给小坑受苦的。

  「孽啊,都是孽啊!」阿吉大师发出了沉重的叹息,然后从怀里掏出块肉干,狠狠的啃了一口。他娘的,是不是自己最近嘴皮子功夫有所下降了?最近村子里的人给的供奉少了很多啊……听了阿吉大师一通话后,生了一肚子火的阿兵扛起弓箭,杀向山林,将气都撒到山上的小动物们身上。

  忽地,一只金色的狐狸从阿兵眼前闪过!

  「好家伙!」阿兵马上快步跟上,竟然是稀有的金狐,这东西要是弄到手了,只要皮毛保持的好一些,可值大价钱哩!说不定还能多弄点银子,好让他去买个俊俏的小媳妇过来。

  哼,娶不到媳妇,难道他阿兵还不能买个媳妇不成?

  「小家伙,看箭!」只见阿兵奔跑中,依旧引箭上弓,手法利落。

  啾!的一声,弦动、箭出!

  那箭就像长了眼睛一样,射中了金狐的后腿!

  金狐吃痛,悲叫一声,但逃跑的速度丝毫不见下降!

  阿兵紧随着金狐,竟然一路从山上追到了村子里。到最后金狐左跳右窜,竟然甩掉了阿兵。

  「好家伙,跑到村子里了,你就死定了。」阿兵冷笑一声。

  他经验老道的顺着地上的血迹追踪金狐,心道:小样,还想逃出我兵哥哥的手心吗?

  一直追呀追呀,最后竟然一直追到了村东。

  「鸡鸡复鸡鸡……窈窕美女,君子好逑……」一阵让人头痛的读书声响了起来。

  「靠他娘的,竟然跑到这书呆子这来了。」阿兵感觉到蛋痛菊紧,他最烦这书生的读书声了。

  「喂,书呆子,有看到一只金色的狐狸吗?」阿兵打断了书生小坑的读书声,问道。

  「啊……」书生小坑一看到阿兵手中的弓箭时,好像被吓了一跳,竟然一下子从椅子上倒了下去……「靠你娘的,胆怎么这么小?」阿兵烦躁道:「有没有看到一只金色的狐狸?」「我……我……没……没……没……」似乎被阿兵吓坏了,书生小坑半天也挤不出一句话来。

  阿兵顿时感觉一阵胃痛,自己今天是脑抽筋了吧,竟然会问这书呆子事情。

  这书呆子,哼了半天也哼不出一句话来,等他说完一句话,狐狸早没影了。

  「没你妈!」阿兵愤怒的打断了小坑的话,转身继续寻找他的金狐去了。

  最终,阿兵依旧没有找到金狐,他只好郁闷的回家了。

  没找到金狐后,阿兵很是郁闷。于是次日,他又抗着弓箭上山打猎了。这次在山中呆了三天,收获不小。

  三天后,阿兵回村了。

  刚一踏入村子,他就听到了一个爆炸性的新闻!满村子的人都在传着--书呆子小坑取媳妇了!

  而且是个美的冒泡的媳妇,那媳妇模样漂亮的没话说,就像画里面走出来的仙女一样。村里的男人一看到书呆子小坑的媳妇时,没一个不流口水的。

  唯一遗憾的是,这仙女是个跛子……听说啊,这小媳妇叫轻云,大城里来的。

  瞧人家取的名字,多好听。不愧是城里来的!

  阿坑这几天都在山里蹲着,所以还没去看书呆子小坑的媳妇。这消息还是他刚回来时,一路上听人们谈起过的。

  「见鬼了,书呆子从哪弄来的媳妇?还城里来的?」阿兵骂了一声,暗道老天爷不公平,连书呆子小坑都弄到媳妇了,他阿兵竟然还没有个婆娘,真是操蛋的人生!

  回到家后,阿兵马上找上邻居陆郎中。

  陆郎中姓陆,名飞。是村里的百事通,消息灵通的很。

  「那书呆子真娶媳妇了?」阿兵问道,他心里有些失落--原本村里还有个书呆子跟他一样没娶上媳妇,现在书呆子却突然娶上媳妇了,阿兵的心里竟然有种被背叛的感觉……真他娘的操蛋的感觉!

  「是呐是呐,突然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媳妇,美极了!那眼珠子一勾,我的魂都要被她勾去了!」郎中陆飞抹了抹口水道。显然还在意淫那个据说是城里来的叫轻云的姑娘。

  「你见过书呆子那个叫啥云的媳妇?」阿兵疑惑的问道。

  「见过,见过!前天呐,书呆子带着他媳妇来到我的药馆里,所以我见过他媳妇。」郎中陆飞说道:「村里头不是传说书呆子的媳妇是个跛子嘛?其实不是跛子,只是这书呆子的媳妇的腿受了伤,看上去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样,所以走起路来一跛一跛的。」阿兵听着,不由感觉心里一动,若有所思。

  那天夜里,阿兵迷迷糊糊的走向书生小坑的家门口。

  「操,我怎么到这里来了?」阿兵狠狠拍了拍脑门,刚才不知道在想什么,走着走着,竟然走到书生家门口了。这不是纯折磨自己嘛,要知道到了书生家门口就代表着要听到书生读书的声音,那不是一般的折磨人啊!

  连阿吉大师的念经声都没书生的读书声来的折磨人。

  正当阿兵想要离开的时候,突然,他听到了一阵让人浑身一抖的声音。

  「啊……」一声娇滴滴的声音,比最动听的小鸟叫的还要动听一百倍!

  「啊……坑郎……好舒服……啊……」

  这声音,如哭似啼,却又好像包含着无尽的舒服的感觉。

  就连听着这声音的阿兵,都感觉骨头都酥了!

  「啊……坑郎……用力……用力点……好舒服……啊……再深一点……再深一点……要飞了,要飞了……」天呐!阿兵感觉自己两条腿都在打颤,酥的连骨头都没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叫床』?

  阿兵忍不住了,他鬼鬼祟祟的爬到书生家的窗边上,朝着屋里望去。

  只见昏暗的灯光下,两腿白嫩嫩的大腿晃的人眼花!

  书生小坑那干瘦的身体趴在那白嫩的大腿之间,正在卖力的冲刺!

  那干瘦的屁股一耸一耸的,每一次的耸动,都会让他身下的那美腿的主人发出酥麻到骨子里的叫声。

  「云娘……云娘……好紧,你的那里好紧啊……」书生嘶叫着,瘦弱的腰现在却像充满了力量一样,持继耸动了这么长时间,却依旧保持着极高的耸动频率……「坑郎……坑郎……你的也好大……又粗,又长……刺的妾身好舒服……」白嫩嫩的大腿突然夹住了书生干腿的腰,缠上他的屁腿:「坑郎,妾身又要来了……」「云娘……忍耐,和我一起来!」书生冲刺的速度变快了!

  啪啪啪!书生的身体和那白嫩嫩的身体不断的撞击着,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窗户边上的阿兵,只感觉口干舌燥,口水不断的下咽!

  「坑郎,我要忍不住了……要出来了……哦……坑郎……人家出来了!」「我也要来了,云娘……我要来了!」「射过来,全射到妾身里面,妾身给坑郎生个胖胖的儿子。」「哦……射了,射了!!」「妾身也又来了……坑郎好历害!」

  「云娘,我好幸福……」书生整个人都倒在了身下那白嫩嫩的身体上。

  那对白嫩嫩的大腿依旧紧紧缠着书生的腰,两人就这样相拥相抱着,诉说着情话。

  「咕咕。」阿兵咽着口水,两眼瞪的大大的,死死的盯住书生身下的人影,希望能看到这被村子里的人称作是仙子一样的女人能有多漂亮……终于,书生的身下,露出了一对细细的单凤眼……那对狐媚的眼睛狡黠的望向窗户边上的阿后,眸中,充满着一种危险的气息。

  阿兵只感觉身上一寒,这种感觉,只有当年他在打猎时,被一只大虫盯上时,才有的感觉。

  屋内,那双眼睛依旧紧紧盯着阿兵,然后,她抬起一只洁白的腿丫,朝着阿兵挥了一挥。

  那白嫩的小腿上,有着一道伤痕。是箭伤……

  明明听陆郎中讲起,前天才上门医治的伤口,现在却已经基本癒合了!

  不知道为什么,阿兵脑海里突然想起了三天前那只金色狐狸的身形……才刚想到那只狐狸,突然,他好像看到了书生小坑的身下,冒出了一条狐狸的尾巴来!

  狐……狐狸尾巴?!

  阿兵瞪大了眼睛!脑海中一阵空白。

  金色的狐狸

  当时的书呆子小坑?

  箭伤?!

  阿兵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紧接着,他顿时感觉那股寒意更重了,他连滚带爬的朝自己家逃去……次日,阿兵逃命似的再次逃到山林里去了……

  「我在害怕什么?我被吓到了?」阿兵喃喃自语:「可笑,假的,一定是假的,狐狸精那种东西怎么可能会存在。这一定只是巧合,一切都只是巧合。一定的!」「吼!!」突然,一声巨大的吼叫声传来。

  阿兵睁眼一看,差点连魂都吓跑了。一只大虫竟然在他不远处!

  好家伙,自己竟然又走神了,要不是这只老虎突然吼了一声,自己呆呆的送到老虎面前被吃掉了。

  阿兵马上引箭上弦,对准那只老虎。

  咻!的一箭,射向老虎的脑袋!

  哪知道那只老虎突然抬头,弓箭擦过它的背部,带起一蓬血花!

  「吼!!」老虎抬起头来,望向阿兵。

  「该死,要完蛋了。」阿兵马上再次抽箭,对准老虎。心里却在打颤,一箭不死,老虎扑上来,他就死定了。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射出第二箭!

  「吼!」那大虫对着阿兵吼了一声后,竟然甩了甩尾巴,走掉了!

  「我靠,捡回一条命啊。」阿兵一屁股坐在地上。

  沙沙……这里,突然一阵响声传来。阿兵抬眼望去,只见在老虎刚才所在的位置,有一只白色的狐狸。

  又是狐狸?!

  阿兵引箭上弦,对准了白狐。

  那只白狐似乎受了重伤,特别是它的前爪,似乎被老虎弄伤了。此时它软软的倒在地上,看样子它是刚才那只老虎的食物。阿兵巧合下,救了它一命。

  白狐看到阿兵的箭对准它时,竟然抬起头来,双眸中泛起水花,可怜的望向阿兵。

  这眼神,就像有感情的人类的眼神一样!

  阿兵不由心中一动,他来到白狐的面前,伸手抱起白狐。

  「你听的懂我说话?」阿兵尝试着问道。

  那只白狐竟然点了点头。

  我靠!阿兵心中顿时一喜!

  他悄悄的抱起白狐,瞄了眼白狐跨间--是只雌的!

  老天爷真的是公平的啊,这是不是代表着,他阿兵也要时来运转了?

  想到这里,阿兵连忙抽出怀里的绷带,仔细的给这只白狐包扎……「小家伙,以后要小心哦。」阿兵带着善良的笑容,最后将这只白狐轻轻放在地上。

  白狐对着阿兵连连做辑,然后一步三回头的消失在丛林里。

  这一天,阿兵带丰欢快的心情,哼着歌下山了……然后,阿兵就呆在自己家里,开始等啊等……

  等啊等……

  等啊等啊等……

  终于,在三天之后的一个下雨天!

  轻轻的敲门声传来,接着是一个甜腻的声音传来:「你好……有人在家吗?」阿兵一跃而起,迅速的打开了大门。

  才刚一打开房门,一股香喷喷的女人香扑面而来……阿兵仔细望去,只见一名身白衣少女撑着油纸伞,望着他巧笑嫣然……「你好……能让我,避避雨吗?」少女抬起头来,露出一对漂亮的单凤眼。

  她吐气如兰,面带潮红。身上似乎带着淡淡的香味……美女,绝对的美女!

  再往下看,她那身材!天,S型,胸大,腰细,屁股翘!

  最终,阿兵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少女撑伞的小手上……那只小手上,绑着绷带……

  果然,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狐狸精,是吧!

  「你……一直盯着人家……人家,会害羞的……」少女羞红了脸,对阿兵道。

  说话间,少女的裙子底下突然冒出了一小截狐尾……阿兵的眼睛顿时紧紧的盯住了那一小截的狐尾。

  「啊……这个……那个。我……」少女似乎有些急了。

  「不用说了,哥全都都明白。」阿后一把拥抱住少女,捏住少女的下巴,深深的吻了上去。虽然没有婆娘,但阿兵也算是丽春院的常客。每次进城卖兽皮时,他都会进丽春院潇洒一把……是那只白狐吧,肯定没错的。报恩的白狐啊!

  看样子,我阿兵这一次也能娶个仙女一样的婆娘了!

  「唔……」少女先是有些反抗,但在阿兵将舌头探入到她的小嘴里,搅动着她的丁香小舌时,她马上放弃了抵抗,原本就红通通的小脸,顿时变的更红了。

  再紧接着,她动情的和阿兵吻在一起,小舌头生涩的缠着阿兵的舌头,吻的滋滋有味。

  阿兵一把将这漂亮的少女抱起,扔到床上,顺后关上房门……少女倚靠在床上,双腿曲起,微分,双眸迷离的望着阿兵……显然还沉醉在阿兵高超的吻技中。

  「你叫什么名儿?」阿兵扑到床上,强行的挤到少女的双腿之间,双手拉住少女的衣襟,麻利的解开,露出了衣内那同样白色的抹胸。少女那深深的乳沟展现在阿兵的眼中。

  「锦瑟……」少女的声音妩媚、又带有异样的诱惑感。

  「果然好名字。」阿兵兴奋的扑到锦瑟的身上,伸手扯开了她的抹胸。

  「啊呀……」锦瑟惊叫一声,双手护住胸口。

  阿兵嘿嘿一笑,一手抓住锦瑟的双手,按到她头顶处,另一只手抓住她的洁白的乳房,一口含了上去。

  他将乳头含入到口中,用舌头不断的舔着乳头。

  「唔……啊……唔……好奇怪的感觉,好痒……又好舒服。」锦瑟很快放弃了挣扎,她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挣开了阿兵的大手,转而抱住了阿兵的脑袋,将他不断的压向那对丰满的巨乳。

  不愧是狐狸精啊!阿兵激动的想着。

  同时,另一只手下滑,到锦瑟的双腿之间。往裙底一探!

  娘咧,这只狐狸精竟然没穿亵裤!

  阿兵这一摸,直接摸到了那芳草三角地带,摸到了一把淫水。

  「唔……啊,那里,不要摸,好奇怪的感觉……摸……啊,不要摸。啊……」少女的整个身体都颤抖起来,双足紧紧的抵着床单!

  阿兵伸出两根手指,插入到那淫水泛滥的小穴里。

  「嗞嗞嗞……」手指在淫水泛滥的小穴里插动,带起淫糜的声音。

  「好羞人的声音……啊,又好奇怪。用力一些,啊……快,快一些……」少女整个人不断的挺起,不断的将自己的跨部凑向阿兵的手指。

  滋……阿兵抽出了手指,手指上粘满了少女的体液。

  「尝尝,这可是你自己的味道呢。」阿兵将手指凑向少女的樱桃小嘴。

  少女双眼迷离,含住阿兵的手指,含在口中轻轻的吸吮着,将手指上属于她自己的体液舔的干干净净。

  「小骚货,给你奖励吧!」阿兵嘿嘿一笑,双手扣住少女的白嫩的双腿,扛到腰间。

  然后掏出自己跨下早已硬的象钢铁的鸡巴。

  紫色的鸡蛋大的龟头抵上了少女流满淫水的肉穴。

  「唔……好大,全部要插进去吗?能插的进去吗?」少女望着两人的跨间,好奇的问道。

  「当然了!」阿兵大喝一声,腰一挺,整根肉棒顿时狠狠的撞向少女的肉穴。

  「滋……」的一声,肉棒顿时挤入了大半!

  「啊……啊……痛……好痛……」少女的双腿一把夹住阿兵的腿,阻止阿兵继续插入。

  「宝贝,长痛不如短痛,而且一会儿你就会舒服起来的。」阿兵抓住少女的双腿,扛到肩膀上。然后大屁股再次一挺!剩下的肉棒长驱直入!

  他娘的,爽呆了!阿兵整个人颤抖了一下,少女的肉穴紧紧的包住自己的肉棒,阴道里的肉褶一层一层的包住肉棒,这种美妙的感觉完全不是丽春院里那些妓女宽松的骚屄能比的上的!

  扛起少女的双腿,阿兵开始前后挺动屁股,让大肉棒在少女狭小的肉穴里抽动起来。

  淫水不断的飞溅着,抽运了一会儿后,少女的快感也来了,她的口中重新响起了酥麻到骨头的淫叫声。

  「啊啊……嗯……好哥哥……啊……好涨,这么粗,这么大!真的好舒服……啊……整个小穴都被挤的满满的……好长……哦……用力的干我……好哥哥,用力!」还有什么,比这样的呻吟声更能带给男人动力的呢?

  阿兵将少女紧紧的抱住,整个人都压到少女的身上。他只感觉自己的胸膛压上了少女那一对丰满、弹性十足的乳房。大肉棒插在少女紧凑的肉穴里,温温热热的、暖洋洋的、湿滑滑的,舒服极了。

  特别每次抽插时,肉棒龟头撞上少女的花心时,少女的花心总能咬住龟头,一吸一吮间那种美妙的感觉,让阿兵感觉自己要直接美到天堂上了!

  抽插,不断的抽插!

  高潮,不断的高潮!

  射精,不断的射精!

  阿兵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射了多少次了,但他的肉棒依旧没有软掉,依旧刚硬如铁!

  身下的少女和她一样依旧充满着情慾,她不断的哼着,呻吟着:「用力……好哥哥,要被你干死了……」「来吧,换个姿势。」阿兵抓住少女,将她摆成母狗的姿势。

  「哦!哦!干死你,干死你!」阿兵犹如一个骑士,在冲锋一样。他的腹部不断的撞击着少女的大屁股,发出啪啪啪的悦耳的声音。

  「好哥哥,好哥哥……我又要来了……」少女不断的抬起自己的屁股,迎合着阿兵的撞击。

  「哈哈,飞吧,高潮吧!」阿伸的大手拍打着少女的臀部。

  啪啪啪!每一次的拍打,都会在少女洁白的屁股上留下一个屁股印……「不要,不要摸人家的屁股。人家的屁股,不能摸的……」少女突然奇怪的呻吟起来……难道屁股是她的敏感地带?

  阿兵嘿嘿怪笑起来,一边继续如打桩机一样在少女体内冲撞,另一边左手抚摸着少女的屁股,右手则摸到少女的臀缝之间,寻找到了那朵粉红色的菊花!

  阿后的手指,对准那朵肛菊,用力的捅了进去!

  「啊……」少女用力的大叫了一声,阴道狠狠的一夹!

  这一夹,顿时把阿兵夹的再射了一次!

  「不行了,真的忍不住了!」少女大声的呻吟着,一股阴精从她子宫里狂泄而出,喷在阿兵的肉棒龟头上。

  「呼呼……」阿兵整个人压在少女洁白的背部。这小丫头,还真强啊!

  「唔……」少女呻吟一声,转过头来,含着手指:「好哥哥,人家饿了……」说话间,少女的小耳朵突然变成了一对猫耳……哦,更确切来说,好像是一对虎耳?

  「好哥哥,下次不能再随便摸人家的屁股哦。」少女轻声说道。

  接着,阿兵惊讶的发现,少女的狐尾变小了,变细了,最后变成了虎尾!

  「靠,这是怎么回事?」阿兵猛的揉了揉眼睛,再望向少女的小手时--那小手上,哪里还有绷带?而且少女的双手上没有一丝的伤痕!

  阿兵猛的一愣,他再迅速的望向少女的背部!

  果然,在少女的背部,有着一道伤痕!

  阿兵的心,顿时凉了……

  「好哥哥,人家很饿很饿了……这次,不要再打扰人家吃东西哦!」少女甜甜的笑道……从那以后,村子里再也没有人看到过阿兵了。

  有人说,他打猎迷路了吧。又有人说,会不会是阿兵赚够了钱,去城里生活了。还有人说,阿兵会不会被山上的老虎吃了?

  阿吉大师叹息一声道:「孽啊,都是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