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体乐器琴瑟和谐性喜
肉体乐器琴瑟和谐性喜
   近年來有人把性過程分為這樣五期:性欲、性喚起、血管充血、性高潮和性滿足,這比馬斯特斯和約翰遜最初提出的性反應周期的劃分法更加註意性欲和性滿足這頭尾兩期的心理感受。據統計,在經常能達到性高潮的婦女中約有40%認為她們的性關系不滿意。那麽男子對性高潮的主觀感受如何呢?近年來,性學研究者把哲學思想引入性研究領域,提出一系列富有哲理的概念,其中之一就是男性的性欣喜。  性欣喜通常指的是人際間交流的一種高峰體驗,是在性欲高潮後體驗到的美好、愉快、輕松的感受。生活當中的許多體驗是很難用語言表達的,性欣喜的體驗也是如此。就像有些人具有音樂或藝術天賦一樣,有些人具有性表現的天賦,他們比普通人更具有體驗性欣喜的能力。按照這些人的觀點,高潮和射精不是一回事,而是各自有別的兩個程序。過去的性學專家包括婦女們自己也這麽想,由於女性沒有陰莖不能射精,也就沒有獲得高潮的能力;現在婦女們了解到,她們不僅能夠獲得高潮,而且還能獲得多個高潮,她們之所以具有這種與男性迥然不同甚至超出男性的能力,是因為她們不是把性活動集中在陰莖這樣一個特定器官上,所以不會因為射精而馬上停止。按照超感覺的觀點,男子同樣可以達到多個高潮,只要他們不是把性體驗集中在陰莖上,更重要的是決不要把高潮和射精相混淆。實驗研究發現,在男子射精並達到最終的強烈高潮之前,經常會記錄到多次無射精的高潮反應,這進一步說明男女性反應的相似性。  從許多男性對其射精過程的描述來判斷,他們在生殖器區域經歷的是一種十分緊張的樂趣,其感受十分強烈,幾乎帶有某種疼痛感。然後會出現一種釋放感或輕松感。這一解釋與弗洛伊德的性樂趣原則的的理論是一致的。按照這一觀點,緊張能通過下列方式釋放:生理的放松過程和肉體的精神化,換句話說就是把緊張度轉化為“性欣喜”。作為以生殖器為中心的男子在射精時呼吸加深而不規律,可能呈現諸如“痙攣”之類的表現,並暫時性失去控制,處於一種恍惚狀態,這種反應也可能伴隨著各種方式的恐懼反應。相反,容易體驗性欣喜的男子則呼吸從容不迫,從不失去控制,他們在性交之後精力仍然充沛,而不是精疲力竭。大多數男子在射精後經歷一種休息或平靜的狀態,陰莖通常過分敏感而不能耐受進一步的任何刺激,因此,處於無反應的疲軟狀態。徹底的體力耗竭可能是一個非常愉快的時刻,這也恰恰是大多數男子在結束性生活之後的體驗。  對於一個男子來說,他只能與相親相愛的伴侶經歷性欣喜,而且僅僅有愛情還不夠,還必須對妻子有非常透徹的了解,充分的信任,並得到她的完全合作。性欣喜不能制造,一個人所能做的只是學會體驗它。能說清楚它的最好途徑大概是通過這樣一個隱喻:性欣喜的發生就像一曲演奏得十分優雅的樂曲,音樂師必須對他的樂器有十分透徹的了解,同時要精通所需的技巧。一個音樂師必須學會如何使“自我”消失,至少也是暫時消失,以便音樂能夠通過他的手指暢通無阻地流過。在作愛時,肉體就是樂器,音樂就是性欣喜。必須承認的一個事實是成功的作愛(不是單純的例行公事般的性交)至少需要足足的1小時,有的時候甚至需要更久。  為什麽有不少男子沒有經歷過性欣喜呢?如何幫助人們發展體驗性欣喜的能力呢?還是讓我們先考慮一下可能妨礙發展性欣喜能力的一般因素,它們是:  ⑴、把性高潮和射精等同起來,在射精上投入的精力過多。  ⑵、把性興奮點過分集中於生殖器,使生殖器之外的身體與性樂趣完全脫離。  ⑶、不能在不立即排精的情況下持久地保持強烈的性緊張度。  ⑷、把性的相互關系固定在男方充當主動角色、女方充當被動角色,沒有調動女方的積極性。  ⑸、雙方的交流存在困難。  ⑹、男子只關註自己的高潮,根本不考慮對方的要求,不尊重對方的感情,這種自私的男子只知匆匆上陣,快快了事,然後便呼呼大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