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苞高手】
【开苞高手】
一个人在寝室真是无聊透顶,玩了会电脑游戏,燥热得不行,'哎,还是冲个冷水澡吧。'.我退出游戏潇洒的脱掉T恤衫嘭,--嘭'有人在敲门,我一手提着衣服随手打开门。眼前突地一亮,原来是同楼的楚青青,一身淡绿的紧身上衣和咖啡色的短裙,丰满的胸部,纤细的身材,亭亭玉立。我和她并不是很熟,只是住在同一栋楼,作为男生的我,免不了偶尔帮帮她的小忙,仅此而已。

  '她来干嘛?难道她是寂寞了我有些开玩笑的想哎,楞在这儿干什么?'她轻笑着碰了碰我的肩膀我收回在楚青青诱人的身体上贪婪游走的目光,说:'乍见美女,难免失礼话刚说完就被她的粉拳锤了几下楚青青毫不客气的走了进来,我跟在她诱人惹火的背影后面,一边穿刚脱下的衣服她冲我笑了笑。

  '脱掉上衣迎客,是什么道理呀?'说完偷偷的瞟了瞟我的还算健壮的胸部我还是不惯于和女生开这类玩笑的,何况是她这样的靓女。于是微红着脸答到我正准备冲澡来着哦,',她又笑了笑--她的笑容总是那么妩媚,我暗想--'那你请便,我不会打扰你的。',说完坐在打开的电脑前面有女生在还好意思冲澡?

  我有些犹豫,但还是难以忍受身上那种汗津津的感觉,我一边收拾要替换的衣物(其实就只一条内裤),一边对她说:'那你随便玩一会儿,我很快就来扣上卫生间的门,我的眼前还都是楚青青的身影:美丽的鹅蛋脸,发育完全的丰满的胸脯,纤细的小蛮腰,微微翘的圆臀,修长的玉腿--,想着想着下面的小弟弟不老实的蠢蠢欲动。我暗骂自己太好色,收拾遐思匆匆冲了澡远远的看见楚青青正聚精会神的看着什么,直到我走近她,站在椅子靠背后她才感觉到我的存在。她的脸一下绯红,慌忙伸手去想关掉当前窗口。

  我好奇心顿起,迅速的探出手按住她去碰鼠标的右手她用力的挣了一下,撒娇的质问:'你干什么,快放手什么好东西,也让我分享分享'我按住她的手不放,同时探头靠近屏幕,我的脸也挂不住了:原来她正在看我以前下载的〈性技巧〉,一看题目就暴露无疑:〈六浅一深,左三右三〉。我结结巴巴的想解释:'这个--,这个这个什么?'偏偏这小妮子不依不饶这个--,我们男生嘛,--总要比你们女孩子多懂些知识。'

  反正豁出去了,'不然,到关键时刻两个人不知道干嘛可不好--相对无言,唯有泪千行'亏我还能想出诗词来修饰楚青青听到那诗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扬起粉拳又想要捶我,无奈右手被我摁住不放。她扭了扭身子,娇笑道:'快放开嘛'.我才感觉到手里柔弱无骨的玉手,那种温柔让我爱不释'手她抬头瞪了我一眼,突地一动不动的定在一处。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原来我那倔强的小弟弟在楚青青柔荑的刺激下又激动不已了。'你好坏哟。'她羞红着脸笑骂。秀丽的脸蛋,粉红的双颊,微翘的嘴角勾引着我去吮吸的强烈欲望只觉得脑袋一热,我冲动地凑上去,她还没来得及反应,我的嘴唇已经轻触到那娇红的花瓣,我的舌头试探的去开启她的双唇,只是她却固执的不打开“花房”。

  我知道这只是少女固有的矜持,她要是真没动情早就给我一个耳光,然后象所有“肥皂剧”里描写的女主人公一样骂声“流氓”,摔门而去。到现在这地步我也不能半途而废,平日里看了不少知识,我就不信今天不能实践一次把楚青青这小妞摆平,我在心里鼓励自己。

  我松开还一直死死摁住她手的右手,只奔我觊觎已久的她的丰满的胸脯,那一种入手触电的感受差点让我舒服的叫起来,哦,这美丽诱人的双峰,多少次和她擦身而过才能偷偷的瞟上一眼的尤物,如今终于在我的一手掌握中了!毕竟是处女的胸脯,虽然发育相当完全,仍给我的手一种温柔中稍稍生涩的感觉,当然这种生涩也正是处女诱人的地方之一。

  我的右手开始施展攻势,轻轻的抚摩:手指画圈圈,在山脚轻摁,透过乳罩从山脚逐渐向峰顶压迫--,渐渐地我感到她生硬的身体开始变软,变热;相反隔着衣物却知道她的双峰在变硬,更加的往上翘。

  我知道楚青青开始撑不住了,就用左手抚摩她的瘦削香肩,右手手指灵巧的解开她紧身上衣的上两颗纽扣,浅红性感的胸罩也被我拉开一半,我的手指刚一触及那凝脂般的肌肤,一直矜持的楚青青忍不住轻吟一声,我怎么会错失如此良机呢?

  立即趁势攻入她禁闭的“花房”,我的舌头进入后就在她温暖湿润的小嘴里到处游走,搜寻我期待已久的丁香小舌;右手继续揉戳她的双乳,在逐渐强烈的刺激下,她竟然自动送上丁香小舌,我贪婪地嗪着那温软,香甜可人的丁香小舌,把整个世界都置之度外。我俩的舌头疯狂的交缠,搅拌,津液四溢,我们都抢着吮吸这美妙的催情剂。

  我一度停止的双手又开始在楚青青的重点部位活动。左右手同时进攻她的两座高地,轻柔而又富有挑逗性,慢慢的引发这美人儿内心的情欲。我的右手逐渐往下移拉开她套裙的拉练,由于怕动作太大引起她的反感,我极力抑制拉开那性感诱人的镶着可爱粉红花边的真丝内裤的冲动;同时左手沿她光滑柔弱无骨的后背,圈住她没有一点赘肉的小腰。

  当我狡猾的右手探入她的裙内,哇,这楚青青的阴阜好高耸呀,我在那片高原上跑马,轻轻的挤压,调皮的用手指轻搓,尤其是我估计下面应该是阴蒂的地方。楚青青的呻吟声又再响起,娇躯有些烦躁的扭来扭去,想躲避我在她禁区边缘游动的手。我的欲火熊熊燃烧小弟弟也跃跃欲试,该差不多了吧?

  我想。

  我拥着楚青青的娇躯站起来,她发烫无力的依着我的肩膀,看来她已经是半清醒的状态了。

  也难怪,哪个成熟的处女能承受我那催情魔力的双手。但是当我把她抱向我的床时,她突然挣扎起来,口里连声呻吟:“不行 ---不--行”。我哪会理会这些,顺手褪掉她的鞋,半压半拥的和她躺在我们的安乐窝里。我的思维也渐渐的模糊,在逐渐扩大的模糊中我迅速的脱光自己,扯掉楚青青的紧身上衣和套裙,我的手迫不及待地要褪掉她禁区的最后防备。

  她下意识的反抗和挣扎,但是这时她的反抗更象是一种诱惑,她的挣扎,更象一种邀请。我取得这种暧昧的胜利之后,呈在我眼前的是处女的洁白的阴户;同阴阜上浓密茂盛的阴毛辉映成趣的是阴户上细小的绒毛;象是欲放未放的百合花蕾,大阴唇半开半闭,我把腿放在她的两腿之间,以免她会羞涩的合上腿。

  轻扒开肥厚的大阴唇,上方是一颗隐隐露出的珠状物,我知道那就是阴蒂了,就用手轻触了一下,谁知楚青青反应剧烈的颤动,我继续刺激那个极度敏感的地方,她象痛楚的呻吟着;我转向紧闭的小阴唇,那两片嫩肉后面有一个比油笔管大不了多少的幽深洞口,隐约的能看见呈细网状的处女膜,我心情激动,在那儿碰了碰,试探着把小指头伸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