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师林雪晴】
【女教师林雪晴】
我叫林雪晴,今年27岁了。
????????
?????? 5年前从X市艺术学院毕业后,留校当了一名女教师。我的主课是教舞蹈,但由于我有1米78的傲人身材,所以有时我也在校内校外参与一些模特工作。虽然我不是专业模特,可经过多年的舞台艺术熏陶,我身上所具有的那种艺术气质与自信,反而更令我在各种场合挥洒自如。
???? 
????????年前我和本校的一位外语教师结了婚,至今尚未生育。我先生姓张,叫张欣慕,他大我2岁。 艺术学院是个学术味道挺浓的地方,由于艺术的关系,校园里常有各种与常人不同的思想与事件。因此,我们在艺校里的生活和外面的人还是有些不同之处的。但是,在这个观念日渐多元化的世界里,这点不同还是很正常的。因此,我对自己的生活还算基本满意。 
?????? 
?????? 夏日的一个周未下午,六点多钟的样子,我独自倦在家里的**上。电视里的节目特无聊,让人索然无味。这时,门铃响了。我开门一看,原来是艺院后门那条街上开裁缝店的刘老四。还有两个人,张铁杆和胡球球,都是刘老四的朋友。我出于演出的需要,常到刘老四的裁缝店做衣服,所以和他们都很熟悉了。尤其是刘老四,别看这个人长相一般而且有些邪乎,可裁衣服的手艺却绝对是一流的。我们艺院的女老师都喜欢去他那里做衣服。我和他不知打了多少次交道了,以至每次我在他那里做衣服身体的时候,他都敢有意无意碰碰我身上的某些部位,打打擦边球,吃块小豆腐,或者和张铁杆、胡球球等人拿我说个下流笑话,意淫一下。
??
????????对此,我并不和他们作过多计较。都什么年代了,谁还看不开这些呢?而且我自有我的分寸,他们也不敢放肆。更何况我们艺院去那里做衣服的年轻女教师几乎都得到过这种「待遇」。 不过今天还是刘老四等人第一次到我家来,我觉得挺奇怪的。请他们进屋后,我问他们有什么事。刘老四没有直接回答我,他扫了一眼我的客厅,又看了一眼我,然后说:「林老师今天穿得可真够性感的啊!」他的话让我愣了一下。我这才注意到,我今天上身穿的是一件刚过肚脐的米黄色薄T恤,下身则穿了一条白色紧身裤,也是非常薄,可以明显地看到里面的T字内裤。这条内裤前方是深V型的,面积很小,后方则是一条系带,仅与裤头的交连处有一块小小的三角。内裤是浅灰色的,在外面看得挺清楚。 没想到这帮家伙一进来就发现了我的T字内裤。 但很快我就恢复了常态。我是个很放得开的人,并不反对展现自己性感的一面,平时我就常以这样的穿着出现于各种场合,刘老四他们也经常见过我的性感装扮,并没有什么。我知道他们来这里是不敢有非分之想的。 我对他们说:「你们不会跑到我这里来就是为了说我性感的吧!不过你们可别想来占我的便宜哦!」胡球球满脸堆笑地说:「哪里!哪里!我们怎么敢那样呢!只不过没事干想来你家看看而已!」张铁杆接过话头说「你们家张老师不在家吗?」我笑了一下,说:「他出差了。我想其实你们早知道了?否则你们敢来我这吗?侦察得还挺准的!哎,刘老四,今天你那么有空啊?」刘老四满脸讪笑:「今天活少,休息休息嘛,要不生活还有啥意思。」我给他们泡了茶,大家就在客厅里坐着聊天。在我走动泡茶时,我清楚感觉到他们的目光一直在盯着我小腹和臀部显露出来的T字裤以及我的胸部。由于我没打算出去,因此没有带文胸。
????
????????在一定的光线条件下,他他们一定可以透过薄薄的T恤看到里面挺立的乳房。 我没里会他们,他们也没有更过分下去。我们聊了好些事情后,刘老四突然支支吾吾地向我问道:「林老师,听说你们艺院的好多位女老师都拍了人体照片,你也拍了,是不是啊?」我回答说:「什么啊?你听谁说的?」刘老四又讪笑了一下:「别不承认了,你不是说我们特会侦察吗?我早侦察清楚了!谁和谁拍了我全知道!」接着他说了几个我们学校女老师的名字。 这帮家伙真厉害的,说得还一点不差!我对他们说:「拍了又怎么样?那是艺术。不准你们往歪处想!」胡球球嘿嘿干笑了几声,说:「林老师瞧您把我们看成什么人了!我们知道那是艺术,也没往歪处想。问问而已。还有,林老师,可以让我们看看你们的人体艺术吗?」我又笑了:「去去去!你们知道什么艺术啊?明摆着想饱眼福!」「你就让我们看看嘛!你们的身体那么美,就应该多向别人展示。」见我不同意,他们三个居然死皮赖脸地求起了我来了,还一边不停地说一些称赞我的话。

????????开始我并不理会他们。他们一直在求着。时间长了,我有些不耐烦了,就说:「瞧你们几个大男人的小样,成什么体统!好好好!本姑奶奶今天心情好,就让你们开开眼!不过,丑话我可说在前头啊!你们只能在这里看,看的时候老实点,不准有非份之想,看完了也不准到处乱说!」「好的!好的!好的!」三个家伙喜出望外,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刘老四等人所说的人体艺术照片,是我们艺院前一段拍的。当时艺院的领导找到我们几个年轻女教师及学生说,艺院美术系缺少一些人体图片供教学用,去校外请的模特身材都差强人意,达不到好的教学效果,所以想请我们几个身材好的女教师及女学生发扬一下风格,为学院做点贡献。开始我们都不同意,后来学院领导不停地做工作,而且承诺给每个拍的人一笔数额不小的补贴。我们想了一下,觉得条件还可以,又是为了艺术,而且仅仅是在小范围内流传,所有就同意了。 我对自己的身体是很满意的,大眼睛,高高的鼻子,稍薄的嘴唇流露出冷艳的味道。我的身体虽然纤瘦,但双乳却很坚挺,大小也很适中。我有一双修长的腿,腿上一点赘肉都没有,结实笔挺,是最让我骄傲的。对于这样可以引以为傲的身体,我还真想在它最美的时候拍下来,成为美好的留念。
??
????????我们共有四位教师和三位学生参与了拍摄,每人拍了上百张,最后学院挑选其中最好的几百张制成了教材,然后把所有照片装订成册,发给每一位参与拍摄者。 这次参与拍摄的有我、舞蹈系的周小琳老师、表演系的莫慧老师、罗明娟老师以及舞蹈系学生会主席肖丽丽,团干部陈雪、表演系学生会干部刘妙今。我们七个人都是艺院里出名的美女。平时刘老四等人见了都是眼都不眨的,现在可以看我们的人体照片了,一个个更是心急如焚。我去房间拿相册时,张铁杆就问了:「林老师,你们真的是脱光光给人家照的呀?」我笑着骂了他一句:「你急什么啊?拿出来你不就什么都看到了吗?」刘老四也说:「你这铁杆也真笨,不脱光怎么叫人体艺术?」我一拿出相册,他们马上围了上来。看到相册上我们艺院几大美女的人体图片,他们仅剩下了吞口水的能力了。

????????在别人面前展示自已美丽的身体多少令我些有难为情。为了缓和气氛,我勉强笑了一下,问他们:「怎么样?好看吧?谁的身体最好看?」「当然是林老师你的啦!这才是真正的艺术!」刘老四回答。 「就会耍滑嘴!你也懂艺术?那我问你,我的身体怎么好看?」「首先你的身体又光滑洁白又匀称,每条曲线都恰到好处。最美的是你的双腿,笔直修长。」刘老四毕竟是有点文化的,说得还不错。张铁杆就不行了,大老粗一个,说:「我觉得林老师的奶子好看,不大不小,又圆又挺。还有林老师两腿中间的毛,特神秘诱人。」我被他的话说得差点说不出话来,脸上一片躁红。 幸好此时胡球球突然问:「林老师,你和莫慧老师都结了婚,你们拍这些照片不怕老公有意见吗?」我趁机平静了一下情绪,回答他说:「我们当然征求过老公的意见啦,他们都是懂艺术的人,不会反对我们的。」确实,我的那个丈夫是从来不干涉我的,就像我很少干涉他一样。 胡球球又问:「这些照片是谁拍的?」我告诉他:「是美术系的大胡子王老师。」张铁杆在边上又说开了:「你们的丈夫可真开明,你们也真放得开,敢脱光衣服给别人照。王大胡子可真大饱眼福了!」我笑着又骂了一下他:「又想到哪去了,王老师才不像你们那样好色呢。我们这是为了艺术!还有,你们现在不也大饱眼福了吗?」其实,我们不仅是全裸地拍照。由于这次拍的照片是供学生写生用的,要求展现出人体的各种姿态,并且每种姿态还要从八个不同的部位去拍,所以当时拍摄时我们七们模特轮流摆出站、坐、蹲、跪、躺、趴、倒立等各种姿势,然后由王老师从不同方位拍摄。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每个人都有很多张照片是拍到了隐秘部位的。 果然,这样的照片被他们翻到了。

????????首先看到的那张是我的,在那组照片里,我跪着,双肘撑地,两掌托着下巴,背部倾斜向上,与高高翘起的臀部组成一个美丽的人体造型。 从正面看,我美丽的背部,丰满的臀部,脸上娇艳的笑容,使整张照片充满了完美的艺术色彩。更况且王老师是个很优秀的摄影家,照片非常清晰,光线也运用得很好。可以说,这张照片令我非常满意。但是,这个造型王老师一共拍了八张,除了最好看的正面之外,还有侧面的,还有侧后方以及正后方的。 令刘老四等人惊奇的就是那张正后方的照片,由于我是跪着的,上身俯下,臀部高高翘起,所以从正后方看去,正好将我夹在两条修长光洁的大腿之间的两片阴唇和肛门一览无遗地展现出来了。我的阴唇是没有毛的,在灯光下,显得饱满光滑,呈微褐色。他们看到这张照片后,惊奇得连嘴都合不上了。而我虽然在拿相册给他们看的时候已有了部分心理准备,可看到三个男人在死死盯着我阴部、肛门的照片时,心里还是涌起了异样的感觉,我甚至感到了来自内心深处的阵阵冲动--我居然在向几个粗俗男人展示自已最隐秘的部位!而此时,我在相片中展示的的部位就在我的裆下,被一条小小且很紧的字内裤勒着,它们竟似乎在期待着某种东西! 我的脸上躁热极了,我想脸一定红得不得! 刘老四等人呆了半天才说出话来: 「哗!林老师竟然让王大胡子这样拍!」「林老师的你的B真光滑!比你的屁股和大腿还光滑!」「林老师的屁眼最好看,圆圆的,像菊花一样!」……听到几个男人在当面评论我的隐秘部位,我的脸更红了,我忙骂他们:「坏死了,看到了还要说,还不快翻过去。」刘老四一脸坏笑地看着我,说:「林老师,我做梦也没想到能看到你的B和屁眼!」然后他们又看了好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翻到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