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70后的故事】
【一个70后的故事】
春天到了,这些天工作很清闲,甚至是无所事事。人都说饱暖思淫欲,坐在办公桌前发呆的我想起了一些以前的点点滴滴。

  H是我的第一个女人,她是我高 中同学,那时候我是班长,她是副班长。因为班级活动的关系,所以经常在一起,慢慢彼此就有了一些朦朦胧胧的感觉。

  学校有个规定,就是每次的寒暑假,每天都要有个班级安排两三个人值班,负责巡楼之类的活儿。一般情况,都是班干部轮流值班。

  高 二暑假的某天,刚好是我值班,中午的时候H来了,带了一些雪糕和瓜子之类东西,说是顺路来看看,因为明天是她值班。和我一起值班的小子,得知她下午没什么事情不打算回家后,就溜了,估计去大江游泳去了。

  到了下午,气温更高了,筒子楼里教室没有一丝风。学校有个仓库很大很凉快,里面都是破损或闲置的座椅、体育课用具和活动用的幕布旗子之类的杂物,就是灰大了点。我俩巡逻到这里,打算就在这里乘凉。

  刚开始的时候她坐椅子我坐桌子。夏天穿的少,也没有坐垫之类的东西,学校的座椅硬梆梆的很不舒服,我俩就决定去体育课的海绵垫子上坐着,那东西一张一张的叠在一起,坐上去很软很舒服,就是一点不好,两个人中间的地方塌陷,慢慢的我俩就坐在了一起。闻着她身上淡淡香味,我开始意乱情迷蠢蠢欲动。先是手臂环住她的腰,我感觉到她的身体突然挺直了,然后又很慢很慢的放松下来。然后我又用那只手握住她的手,感觉软软的凉凉的。闻着她身上的味道,我忽然邪恶的想做点什么,虽然那一瞬间我想起了那个我暗恋的女孩,但很快就被赶出了脑海。我嗅着香味,与她越来越近,也许是我喷出的热气让她感到不自然,她的身子堆了下来,靠在我怀里。

  我俩都没有说话,但是我能听见两个人的心跳,我突然发现这跳动的声音是这么有力这么有节奏这么的响亮。我用嘴唇亲吻着她的脖颈,一寸一寸的慢慢移动,她有些躲闪和颤抖,当我用舌头勾到耳垂儿的时候,她抓紧了我的手,倒在我的腿上,我就势低头吻住了她的唇。我试探性的用手攀上了她的乳峰,很小很坚挺,现在想来也就是将近B的罩杯,没什么手感,但她的身体又一次僵直了,摸摸乳头,量量大小,就这样用手一遍又一遍地感觉着、丈量着她的乳房。

  那个年代色情小说还是有的,但是图片基本上没有。录像厅后半夜才会放一些欧美的片子,我这个高 中生是绝对没可能去的,时间上就不允许。前几天因为是假期,去了一个哥们家里看录影带,也不知道哪里搞来的,都不知道被拷贝多少次或者播放多少次了,那分辨率估计还不到320X240(事实上比这个分辨率还低),模模糊糊的,声音也是断断续续,但对我而言至少是从视觉上完成了性的启蒙教育。在此向我的好哥们致敬,因为两年后我家也有了录放机,从他借给我N盒录影带中我第一次见识了真人秀,主角是他爸他妈。

  我学着录影带里的样子,用手掌揉搓着她的阴部。当我的手要伸进内裤的时候,她开始反抗,不断的把我的手拉开,我们就这样僵持着。

  吻得久了有些累,当我的舌头转移阵地再次勾住她的耳垂儿的时候,她的手不再阻挡我,而是勾住了我的脖子,我感觉到了她的默认。我下了垫子,俯身不断的亲吻她的脖颈和耳垂儿,同时仍用掌揉搓着她的阴唇,不过已经没有那块布料了。当我的站直脱短裤的时候,她也感觉到了即将来发生的事情,并没有望向我,而是把头转向了另外一边,双手捂住了脸。我笨拙的爬上了垫子,因为太软,怎么也无法把鸡巴凑到她的胯间,忙的我满头大汗。过了一会儿,当我还不得其法的时候,她的手伸了过来,用两根冰凉的手指夹住了我的鸡巴引导着到了阴道口。当我挺身沉腰的时候,龟头终于挤进了一个温暖的所在,瞬间我的大脑充血兴奋到了极点,没有什么怜香惜玉、温柔体贴,凶猛地做着活塞运动。

  我一直低头看着鸡巴出出进进,大脑一片空白,没有时间概念,也没有考虑她的感受,就像一部机器重复一个简单的动作,直到要射精了,才慌乱的抽出来,精液喷射的到处都是,而后就是长长的沉默。

  在杂乱的仓库内,她躺着我站着,没有人说话,直到我发现鸡巴上有血迹。

  第二天,中午,我带着雪糕和好多小食品去了学校。

  后记

  后来,我高 中毕业继续读大学,而她去了职高,再后来,她和我说,我俩不合适,将来我会去外地读大学,而她要留在本地生活,我们分手吧。

  二十年后的一天,我突然接到了她的电话,第二天我回到了老家,我又闻到了记忆中的味道,鸡巴再次进到了那个温暖的地方。

  注:本人第一次写网文,估计会让大家有流水账的感觉,在此抱歉了。我不知道会写到哪里,也没有计划。写这个东西的初衷是因为今天有感而发,有些事情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很多都已模糊,甚至是忘记。为了曾经的年少轻狂,特写此文留作纪念。

  另注,如果大家喜欢我的故事,我会慢慢回忆那些年那些事,写出来留作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