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玫瑰之撞车】【作者:shenhou2
【七彩玫瑰之撞车】【作者:shenhou2
2016年1月27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这一段时间湄公河下游的人肉市场很不太平,起因就是张狂的军中四少押着安奉琼,李翎羽,梁冰和陆云凤来到这个特别的河谷,九口暗河水牢在人贩子的心中固若金汤,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肉货女奴能从九口暗河水牢里跑出去,所以当听到安奉琼凭空消失了,在北京的李飞一口茶水差点没有喷出来,幸好李翎羽,梁冰和陆云凤被抓住了,要是这几个姑奶奶来到北京,让中央知道了,天朝的手段李飞是知道的,别说是自己,全家都要灭门啊。

  如果安奉琼回到国内会怎么样,会不会到北京来,到中央来告御状,那样的话,自己的脑袋就要搬家了。李飞想到这冷汗下来了,飞快的拨通了父亲李飞雄上将的电话,听到儿子要哭出来的语气,李飞雄就知道出事了,电话里不敢明说,李飞来到父亲的军委办公室,四下无人,李飞把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李飞雄仰天长叹坑爹啊,抓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深夜李飞雄才从外面回来,看表情脸上隐隐有一种残忍的兴奋,李飞知道事情有了转机。「飞儿,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刚才周书记和我,赵大熊,张豺狼,刘豹子在一所研究了事情,周书记指示现在就要铤而走险了。各个出关口都打了招呼,安奉琼回国我们能第一时间控制住,一定要灭口,就怕这个女人不回国,到了国外藏起来怎么办。」李飞的父亲李飞雄,赵熊的老爹赵大熊,张狼的老子张豺狼和刘猛的爸爸刘豹子是周书记手下的四大金刚,这一次要鱼死网破了。

  李飞眼睛闪动,「爸爸,我们派人在国外杀了她灭口,神不知鬼不觉的。」李飞雄眼睛一瞪,「放屁,派特工出国做这种事,这不是不打自招吗,那帮老家伙盯着我们呢,蛛丝马迹都不能留下来。李飞,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这是麻烦也是机会,嫁祸于人,女子仪仗队的事情就要了结了,料想跑到国外的安奉琼也不会趟这趟浑水。你过来,如此这般,这般如此。」李飞雄在李飞的耳边说了起来。

  一艘湄公河上的货运轮船停到人肉市场的码头上,李飞去而复返,军中四少坐着高老板的船风风火火的来到九口暗河水牢的入口,一路上四少都很沉闷,知道大祸就在眼前,能不能翻盘誓死一搏。李飞先把看门的守卫大骂了一顿,然后把李翎羽,梁冰和陆云凤提了出来。这几天三女可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水牢守卫们变着花样的在三具艳美的肉体上泄欲,反复的逼问肉货们逃跑的细节,皮鞭肉棒之下李翎羽,梁冰和陆云凤被收拾的遍体鳞伤,彻底的崩溃了,嗷嗷的哀求,呜呜的乱叫。

  李飞看到三具伤痕累累,污垢不堪的肉体拖到自己的面前,厌恶的皱了皱鼻子,怎么玩成这副样子。对着李翎羽红一块紫一块的大屁股狠狠的就是一脚,「妈的,臭婊子,居然敢跑,说安奉琼哪里去了?」原本英武的特种兵大队长现在眼神呆滞,嘴角流出晶莹的口水,咿咿呀呀的说不出话来,这条母狗的脑子不会给玩坏了吧,李飞心里打鼓。

  梁冰在一边怯怯的说:「李少爷,是安奉琼弄开的牢门,我们真的不想跑的,是她威胁我们,那个贱货用我们当诱饵才逃了出去,呜呜呜,大爷行行好,求您饶了我们吧。」梁冰跪着嘣嘣的用头触地,「安奉琼用什么东西打开的牢门,说清楚了。」阴险的赵熊问道。

  「我看不清楚的,好像是一个小铁棍把,插到锁里几下就弄开了。不关我的事啊,我错了,爷饶了我吧,饶了冰冰吧,呜呜呜。」四少心中盘算,小铁棍是什么由头,安奉琼从哪里搞来的,还是她在牢房里自己做的,看来这个女侦探的道行不浅啊。看着仪仗队副队长梁冰梨花带雨哭哭啼啼的样子,李飞冷笑起来,「不老实的骚婊子,我李飞给你们三个一个赎罪的机会,看你们愿意不愿意把握了。」听到这话陆云凤颤颤巍巍的跪爬了过来,「主人,骚婊子愿意啊,求主人把骚婊子带走吧,在这里要被玩死的啊,啊,呜呜。」高挑丰满的陆云凤向母狗一样扭着自己的腰肢和白臀谄媚的说。赵熊站在李飞的身后,眯缝着眼睛瞅着身材火辣的陆云凤卖骚,「骚货,把自己的屄掰开给我们看看肏坏了吗。」陆云凤立刻扭过身子,两手伸到胯下扒着两片肿胀的阴唇往两边一分,一个被玩的又肿又烂的黑血屄露了出来。

  张狼把手指插进去转了一圈,「妈的,都肏松了,大哥你留着这个大松屄有什么用,扔河里喂鱼吧。」陆云凤扒着臭骚屄呜呜的哭着叫了起来,「爸爸们饶命啊,骚母狗能夹紧的,啊,夹得紧啊。母狗的屁眼还很紧的,爸爸们试一试啊。」女旗手嗷嗷嗷的无耻骚叫起来。梁冰跪在一边也伏下身子掰开了自己的小屄邀宠,「爷,冰冰的骚屄还是很紧的,水多屄嫩,求爷爷们把骚屄带走吧,做牛做马骚屄认命给爷爷们肏。 」两个在水牢里被肏怕了的肉货不知道说什么好。

  「妈的,真他妈骚,看不出来你们原来还是国家的仪仗兵呢。我把你们带走可以,让你们老老实实的伺候男人愿意吗。」李飞看着匍匐的女奴问道。「愿意愿意,伺候多少男人都愿意,啊,爸爸们带母狗走吧,母狗撅着腿给您随便肏,肏完了给爸爸们打嘴炮,用后面伺候男人给爸爸们挣钱。」三女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

  高老板的船队离开了人肉市场,行驶在宽阔的湄公河上,看着两岸翠绿的景色,李飞长出了一口气,能搭上高老板的船队,事情确实方便多了。「高大哥,这次能拉兄弟我一把,我李飞是知恩图报的人,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吱声,这一路上那三个大骚货大家随便用,放开了玩。」站在李大少身边的高老板满面春风,「李公子,李兄弟,这不就见外了吗,举手之劳,举手之劳,而且李兄弟放心,这三个女人的来历我老高什么也不知道,也不打听,在船上咱们就是玩女人。」不愧是道上走的老炮儿,高老板确实是老江湖,话里有话,软中带着钢,暗示这几个女人的身份不简单,我也知道你们的脏事。李飞知道这次用了他的船,以后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船舱里开起了无遮大会,赵熊骑着目光呆滞的李翎羽,张狼搂着梁冰雪白的嫩肉,刘猛的肩头架着陆云凤结实的长腿。三女从阴暗的水牢里出来好像两世为人,腥臭污秽的肉体好好洗了洗,又吃了些食物,被水牢的守卫折磨的惨白脸颊恢复了一些血色,三女的精神状态好了一些。

  之后又进入肏屄的节奏,男人对女人身体的索取是无度的,沦落到今天的仪仗女兵也明白如何奋力取悦这些男人才是自己活下去的保证。「啊啊啊,好大啊,啊,主人肏的母狗真爽,啊,骚屄要高潮了,啊,泄出来了。」躺在张狼的胯下,梁冰没有了一点原来矜持冷傲的样子,扭动着胸前的肉乳,尽情的发骚浪叫着,胯骨不停的向上迎合,手臂搂着张狼的脖子,往上挺动身子,妄图让男人肏的更深一点。

  「呃呃呃,主人的肉棒好大啊,好深啊,顶到子宫里来了,肏的骚屄淫水流,啊,啊,要被干爆了,我要尿了,呜呜呜。」松垮垮的肉屄被刘猛粗大的阳具轻而易举的就捅了进去,陆云凤努力的调动胯部的肌肉来夹紧身体里火热的鸡巴,被架着大长腿的女旗手陆云凤也没羞没臊的叫起床来。李翎羽架在赵熊的怀里,骚屄被身子下面的肉棒一下下的捅着,淫水哗哗的往下淌,结实的肉体不受控制而扭动着。「啊,啊,爽啊,翎羽认输了,啊,肏我吧,肏死我吧,啊,啊,啊!!」原本桀骜不逊的李翎羽嘴里现在也是咿咿呀呀的乱叫。

  高老板和李飞走进船舱,看着疯狂的淫宴,李飞笑着对身边的高老板说:

  「老哥,想用哪个肉货,先给你玩。」高老板眼睛发光,指了指身材最性感高挑的陆云凤,刘猛退了下来,陆云凤的身子到了高老板的怀里,揉奶抠屄,人贩子肏肉货也没什么讲究的,黑乎乎的大鸡巴往淫水潺潺的小穴里一捅,陆云凤就开始应景的浪叫起来,像最下贱的野鸡。

  因为女旗手陆云凤的身子在三个人中最漂亮,所以她也被干的最多,黑木耳又松又软,根本绷不起来,高老板感觉插在一团水汪汪的棉花朵中,不怎么舒服。

  干脆走后门吧,把陆云凤的身子翻过来,大肉屁股朝后撅着,高老板沾了一点淫水在鸡巴上,用力的顶进了陆云凤的肛门,陆云凤嗷的一声惨叫,尽力的放松着肌肉,让高老板插的舒服一点。女旗手的这里也不少用,但是比前面的肉穴要紧多了,高老板开始一下一下的肏着张开的菊花。

  「大哥,在水牢里关了些日子,这几个骚屄可比原来骚多了,妈的现在鸡巴插进去让她们说什么就说什么。」李飞哈哈一笑,「老四,你不知她们在人肉市场的水牢里过的是什么日子,泡在河水里肏肉屄,天天挨鞭子,向她们这样逃跑抓回来的肉货,挂在水轮上一圈圈的灌水,灌到彻底老实了为止。一天二三十个男人轮着骑,咱们把她们捞出来,能不对咱们卖骚吗。」因为和边防军有着特殊的关系,高老板的船队神不知鬼不觉的驶入了中国境内,在云南澜沧江上的一个渡口下船,被蒙上眼睛带着头套的三女直接扔进了一辆挂着军牌的集装箱货车,货车一路直奔帝都而去。进入了国境,军中四少的神经紧张起来,好在一路上的各个关口都平安无事,终于来到了C国的心脏帝都,货车直接开到郊外一处背静的院落中,庭院的大门口有穿着黑色西装的私家守卫站岗。

  被拖下车子,三女在一片黑暗中感觉被扔进了阴暗的地下室,扭动着身子,周围寂静无声。李飞站在院子里看着天空,拨通了一个手机号,「喂,令狐公子,我是李飞啊,晚上没事来我的院子玩玩,今晚我这可有美女的聚会啊,令狐,HoneyCookie今晚也会来的,好好好,不见不散。」撂下电话李飞的眼睛闪过一丝寒光。

  帝都的夜晚是被彩色的霓虹灯渲染的夜空,五颜六色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性的冲动,一辆酒红色的法拉利超跑在路面上飞驰,远离了闹事的灯火,来到市郊一片幽暗的庄园前面,铁门缓缓的打开,法拉利一脚油门开了进去。小市民真的难以想象这座庄园里面的奢华大气,三层的建筑是完全用大理石构建的欧式风格,左手的车库里并排停放着兰博基尼,玛莎拉蒂,莲花,布加迪威龙等各种各样的超级跑车。会馆的正门站着一排黑西裤白衬衣的英俊男侍,远远看去灯火通明的大厅里人头攒动,宾客已经来得差不多了。红色法拉利直接开到了大门口,李飞带着军中四少早就迎了出来。

  车门打开,一个穿着深色英国手工西装,带着钻石耳钉,气质儒雅,风度翩翩的青年才俊钻出法拉利低矮的车门,李飞赶紧走上前,「令狐兄,哈哈,日理万机,难得赏光来此啊,今天我们玩得尽兴,大美女HoneyCookie等你都等急了。」儒雅青年男子也满面含笑,「李兄,过奖了,我是闲云野鹤,朋友们帮衬着做点小生意,哪有什么万机,今天来此叨扰,令狐心中也是不安啊。这家私人会所倒是第一次来,很别致吗。」说着一招手,法拉利里又钻出两个穿着淡青色藏族传统服装的小美人。「这两个都是中央民族大学的校花,藏族美女,口味不同,今天我带过来给大家尝尝。」帝都贵族圈子里的这种聚会,男人都是要带着女人来的,大家互相交换着玩。

  两个姿容秀丽的藏族姑娘俯身施礼,仪态万方。李飞如此敬重的这个令狐公子可不是一般人,能把中央民族大学的校花带来的令狐公子乃是天朝大内总管的独生子,在帝都高层圈子里是响当当的人物。众星捧月的来到大厅里,屋子里的俊男靓女纷纷起身打招呼,左边的白漆欧式长条沙发上坐着几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帝都嫰模,看到令狐公子走进来,全都两眼发光,花痴的扑了上来。综艺大明星HoneyCookie也坐在正对门口的单人沙发上,穿着紫红色提花丝绸长裙的Cookie坐在暗色茶几的后面吃吃的笑着,表现的很沉稳,她可是这种聚会的常客。

  只见明艳的Cookie款款的走过来,亲昵的搂住令狐公子的胳膊,用薄薄丝绸包裹的巨大胸器紧贴着令狐公子的胳膊,蛇一样的身子完全的倚靠上去。

  「大公子,今天有空啊,为了你Cookie特意从魔都飞过来的。那部电影的事,Cookie还是想当主演吗,总参加跑女我的形象都不好了,还要大公子帮Cookie在中影韩书记面前说话啊。」令狐公子就势把手放到HoneyCookie高高翘起的圆润臀丘上,亲热的拍了两下,Cookie娇笑着扭着柔韧的水蛇腰。

  「你不是要结婚了吗,和教主,还出来和男人们疯玩。」HoneyCookie眨了眨一双明亮的大电眼,「大公子,吃醋了,你不是不知道,结婚绯闻都是我们娱乐圈的炒作话题,给老百姓看着玩的。我和教主无非是逢场作戏,当不得真。」说着Cookie用涂着淡紫色晶莹唇膏的香唇在令狐公子的脸上啵了一下。「吃你的醋,我还不至于,你这个小狐狸,真会勾引男人,电影的事我帮你搞定。」令狐公子用手指勾了勾Cookie尖尖的下颚,引来Cookie一阵清脆的笑声。

  李飞和赵熊一人搂着一个穿着民族服装的藏族美女大学生,上下其手,揉捏着藏族女孩紧绷柔嫩的身子,亲吻着女孩红润的脸颊。藏族美女皮肤一般比较黑,尤其是脸颊上有着两块漂亮的高原红,看着像喝醉酒的浓妆,惹人喜爱。一会大家纷纷落座,HoneyCookie大方的坐在令狐公子的左手,大公子的右手坐着另一位打扮的浓妆艳抹的女明星颜柳,颜大美女的胸部比起Cookie来更要挺拔饱满,好像两个大肉球扣在胸前,HoneyCookie心中冷笑,绝对是整出来的。

  酒席宴上,一众豪门公子开怀畅饮,不停的给身边的女伴灌酒,李飞身边的藏族女大学生知道了李飞的军方家庭背景,眼睛闪闪发光,一杯杯的和李飞喝着交杯酒,恨不得赶快爬上了李大少的床。Cookie和颜柳争相给中间的令狐公子斟酒布菜,Cookie干脆用自己的筷子夹起肥嫩的虾仁送到公子的嘴边。

  宴会桌子的外面还坐着一群帝都圈子的小嫩模,她们可没有资格坐到少爷们的身边,一个个探头缩脑的往这边张望,拼命找到一点自己表现的机会,哪个少爷能招招手把自己叫过去陪酒坐一坐,就有了出头的机会了。

  晚宴很快就结束了,李飞和其他三少陪着令狐公子来到会馆二楼的一个大包间,一人搂着一个性感的大美女坐在沙发上,包厢电视里放着艳俗的流行歌曲,天花板上五彩的射灯打在众人的脸上。啪啪啪,李飞拍了三下手,一个侍者推着一辆四轮小车走了进来,小车上放着一袋袋白色的粉末,旁边摆着酒精灯锡纸和一摞剪得整齐的塑料吸管。

  「令狐公子,这是军队特供的,用丙酮高度提纯的缅甸大麻,后劲大得很,绝对的好东西。别着急,好东西咱们要慢慢的试,你是来干的还是湿的。」李飞说着撕开一个小包,把一捧晶亮的白色粉末均匀的洒在一张锡纸上,放在一个酒精灯上慢慢的加热。「我还是来干的吧,现在身子不行,少来少来。」「大家看着干什么,Cookie还不伺候令狐公子来一口。」Cookie蛇一样的性感身子扭扭的过来,带着一对镶着琥珀的黄金Cartier镯子的温润玉手熟练的打开一包大麻,用锡纸托着,修长的带着红宝石戒指的手指捻起一个小银匙,把大麻粉末切成一道一道的细线,然后用一个精致的紫色小花洒喷了点矿泉水来润湿干燥的粉末。

  托着锡纸上的一道道大麻,Cookie巧笑嫣然的递到令狐公子的面前,右手拿着一个吸管,「令狐公子,我们娱乐圈里用的都是低档货,这种纯度的大麻想见也见不到,这次托您的福,Cookie也要尝一尝。请慢用啊。」令狐公子接过吸管,贴到一道粉末的细线头上,往鼻子里猛的一吸,一道白粉全都吸进鼻腔里,令狐公子倚在沙发背上闭上眼睛开始享受起来。

  看到令狐公子用完了,Cookie也赶紧拿着吸管凑上去把另一道白粉吸了进去,湿润的白粉进入琼鼻的鼻腔并不是很难受,刺激的感觉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在血管里奔涌,Cookie打着一层珠光粉底的脸颊瞬间绯红了,闭着眼睛斜倚在令狐公子的身边感受大麻颗粒在身体里蒸腾的美妙。

  李飞和赵熊在一边开始大口吸着酒精灯烤出来的白色烟雾。包间里的温度快速上升,男人们把上衣都脱了下来,药物的作用下,迷离的Cookie舔着嘴唇爬到令狐公子的身下,伸出颤抖的玉手去解男人胯下那一条鳄鱼皮的皮带,令狐公子闭着眼睛嘴角微微抽动,享受着大麻在血液中流淌,全身的神经浸泡在软绵绵的幻觉云朵中,闭着的眼睛中幻像叠生,空虚的灵魂找到了生命的寄托。

  沙发的另一端,大胸美女颜柳贴在张狼的怀里,闭着骚浪的大眼睛用肉球拱着男人的胸膛,吸入纯度极高的大麻的肉体酥软着,发出咿咿呀呀梦痴的甜美叫声。随着毒品的药效挥发,汗水浸满了HoneyCookie华贵的紫色丝绸长裙,Cookie脸上挂着诱人的媚笑,伸手把吊带长裙从雪白的肉体上拽了下去,白馥馥的绝美肉体像蛇一样缠到令狐公子的身上,柔若无骨的分开修长笔直的美腿,把蕾丝系带内裤扒到一边,水蜜桃一样的浅红色肉穴吃住身下男人怒挺的硕大阳具。

  「公子,电影美女军团的女一号一定要给Cookie啊。」伏在男人的耳边娇滴滴的说着,大明星白艳的下身开始上下起伏的运动起来,艳熟的小屄夹着令狐公子的鸡巴,性感的吞吐着。娱乐圈里出道多年,Cookie的技术无疑是很好的,粉嫩的肉穴伺候过不知道多少达官显贵,导演制片人。闭着眼睛享受着高纯度大麻所带来的欲幻飘飘的男人点了点头。

  迷醉的Cookie吃吃的笑了,细软的小腰挺动的更加明显,五彩的暗色灯光下蛇一样的白肉S型的起起伏伏。Cookie很知道掌握性爱的节奏,随着雪白圆润屁股的前后起伏,Cookie控制着身体里勃起的鸡巴射精的时间。

  等待着自己和令狐公子身体里大麻的力量作用到亢奋的顶点,迷乱的画面在两人的脑海中飞舞,Cookie两条模特水准的大长腿左右夹住了令狐公子的腰部。

  「啊,啊,啊,大公子好棒啊,啊,啊,Cookie要去了,啊,啊,爽死了。」综艺大明星标志性的磁性甜美嗓音浪叫着,下身加快了挺动的频率,湿热的骚屄像一只饥渴的小手,疯狂的夹弄着美味的肉棒,「啊,啊,啊,接着动,啊,不许停,啊,电影的女主角是你的了。」Cookie得令一样更大幅度的摆动自己的又白又圆的肉臀。「唔……我泄了。」一声高潮时的愉悦媚叫成熟花径的深处喷出一股股滚烫的阴精,与此同时令狐公子怒挺的马眼也喷薄出浓浓的精液,两股液体在两人紧紧结合在一起的性器官中汇聚,大麻支配的肉体得到了绝顶的高潮。

  毒品是最好的春药,包厢里的一角,早就脱光了衣服的李飞把藏族女大学生的传统服饰扒的精光,把微黑健美的肉体压到自己的身下,藏族校花结实肉感的长腿被李飞扛到了肩头上,两人的下体紧紧的结合在一起,男人粗大的鸡巴尽根没入发情的鲜艳肉屄,开始大角度的抽插起来。李飞含着一口白烟,轻轻的喷在女孩迷醉的脸上,让藏族女大学生青涩的肉体扭动的更有韵律。

  借着毒品的力量,狂乱的肉体交欢席卷了包厢里的每一个人,房间里左侧的长条沙发上,张狼只穿着上衣,和大美女颜柳放浪的帖着身子,颜柳的裙子撩到腰线以上,粉红的小内裤脱下来挂在穿着橘色高跟鞋的精致脚踝上。两人赤裸的下体疯狂的运动,张狼硕大的鸡巴插进颜柳深色的肥熟小屄,麻痹的神经让张狼仿佛感觉颜柳的蜜穴有着无穷的深度。绿色吊带连衣裙的两个吊带都从雪白的肩膀上拽了下来,颜柳把自己出名的超级乳房拉出胸罩,放到张狼的手里,任由男人抓弄把玩,像这样卖胸这个月颜柳已经四次了。

  刘猛压着一个画着浓浓粉彩妆的帝都嫰膜,一点也不温柔的疯狂肏干着。

  「啊……啊……啊!死了,啊,死了,肏我,肏我,肏死我,亲哥哥,啊,爽死骚妹妹了,啊!!!!」被架着双腿的嫰膜翻着白眼,发出欲死欲仙的浪叫,把淫宴的气氛推向绝顶的高潮。这个小嫩模来自西南的小乡村,在村子里是数一数二的美人,皮肤白身材好,当然不安于一辈子窝在村子里种地,做着明星梦来到帝都当了北漂,既没有人脉又没有机会,在帝都的嫩模外围圈子里混着,有时也客串客串高级妓女挣点钱。能被四少之一刘猛肏,小嫩模心里美得要死,刘猛肏的越狠,越不把她当人,小嫩模往上贴的越近,叫的越骚,生怕刘猛不尽兴。

  心里幻想着自己攀上了军二代就要出名了,她不知道像她这样的北漂嫰膜刘猛一个月要玩四五个。

  狂风暴雨过后的战场一片狼藉,大明星HoneyCookie平倚在沙发的一角,身上挂着自己皱巴巴的紫色长裙,露出大片雪白的香肩,上面还有一点点浅浅的牙印,Cookie绵软无力的身子斜倚在沙发上,眼神空洞的看着天花板,嘴角微微笑着上翘,还没有从大麻残留的力量中缓过神来。胸霸颜柳摊软在贵妃榻上,精赤着丰满的上身,硕大的咪咪上满是红红的牙印和口水,下身只有一条粉红色的轻薄小短裤,几根黑色的阴毛调皮的探出了头。

  嫩模外围女们大张着双腿排成一排坐在铺着厚厚地毯的包厢地上,在淫宴的最后,所有的嫰模脱光自己的衣服,举起纤细的铅笔腿裸着骚屄让令狐公子和军中四少随便的肏,五个人排成一排,转着圈的一个一个插屄,最后轮到哪个婊子,就射在谁的屄里。看着一群洋相百出的骚浪嫰膜,HoneyCookie发出轻蔑的笑声,也为自己现在娱乐圈的地位所骄傲。

  私人会所的几个侍者走进来打扫战场,疲惫的李飞招招手,一具具雪白的肉体从地上爬起来,屁颠屁颠的来到隔壁的一间屋子,桌子上摆着各种各样的珠宝,钻戒,名包。嫰模外围女们一人挑选了一件礼物,兴高采烈的回去了。

  HoneyCookie和颜柳陪着肏完了屄也都穿好衣服媚笑着走了,李飞请HoneyCookie来就是招待令狐公子的,看来两人是各取所需都玩得很开心。Cookie踩着银色的LV拌带高跟鞋,来到李飞的面前,在李公子的脸上亲了一口,「我和教主的婚礼,李公子可一定要参加啊,我可以穿着婚纱和你做爱的。」李飞笑了笑拍了拍Cookie的臀部。

  送走了大明星Cookie,李飞来到神魂颠倒的令狐公子面前,低声说道:

  「令狐大哥,兄弟准备了一份特别的小礼物,咱们换个地方说话。」令狐公子心领神会的跟着李飞走出了房间,来到后院的地下室,灯光打开,屋子的正中跪着三个只穿着简单内衣的女人,三女都带着蝴蝶型的眼罩,手臂拢在身后用拘束皮带捆着,低着头楚楚可怜。

  看到这样的三个美人,毒品的药效还没有过去的令狐公子血脉喷张,身体中残留的大麻好像又重新点燃了一样,三女雪白凹凸的美艳肉体晃得令狐公子眼晕,用手颤颤巍巍的抚摸中间跪着的梁冰的脸颊,梁冰楚楚的抬起头,银色蝴蝶眼罩下的委屈大眼睛里噙着晶莹的泪花,艳丽的红唇微微张开和令狐公子的嘴巴吻到一起。男人的舌头没有阻碍的进入梁冰软绵绵的口腔,两条湿漉漉的舌头交缠在一起,让令狐公子探索到女子仪仗队副队长梁冰檀口中的每一寸土地。

  「令狐兄,这都是我苦心搜罗来的美女,今天送给令狐大哥,望大哥以后在官场上多多关照,还不给大哥弄到车里去。」李飞笑着示意把三具女体塞进法拉利中,「兄弟兄弟使不得,使不得,我不能夺人所爱啊,我暂时玩玩可以,一个月后一定给兄弟还回来的。」令狐大少赶紧虚假的谦让起来,心里可是乐开了花,双手就没离开梁冰的胸口。「好好,就依大哥的意思,给大哥都装到车里去。」李飞一挥手,有人架起三女的胳膊,一个个塞进了庭院正中的法拉利,李飞和赵熊一人一边搀着令狐大少,来到车旁,「兄弟,后会有期。」令狐晃晃悠悠的上了车,法拉利一溜烟的驶向远方,李飞看着跑车红色的背影冷酷的笑了。

  今天真是收获颇丰,不仅玩了娱乐圈里的公交车,综艺女神HoneyCookie,还弄了三个这样的超级女奴,爽啊爽。大麻的后劲冲的血脉沸腾,眼前一片绚丽的图画,令狐公子一边开着车,一边拉过来李翎羽的身子,把雪白的屁股往自己的大腿上放,大鸡巴几乎就要插进李翎羽湿乎乎的肉穴里了,「你们三个叫什么啊,怎么不说话啊。」李翎羽着急的摇着头,嘴巴动了动,呜呜的发不出声音,「哦,原来是哑巴啊,我喜欢。」神智昏聩的令狐公子手放到了后排陆云凤的胸脯上,「真软和,唉,怎么没有刹车了,有意思。」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