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幼训染被改造成精液母猪
我的幼训染被改造成精液母猪
城市的夏天越来越炎热,高楼大厦外的空调压缩机每一刻都在运转,少男少女们穿着短衣短裤,闪出一家有冷气的购物中心,又赶紧闪进另一家中央空调全开的购物广场。

  室内,空调排放出的冷气降低了室内温度,却降不下我身上的体温。

  我面前,一个美少女在宽衣解带。花边白色的胸罩,粉红色的短裤,还差一点儿就能看见白花花的肉了,再脱呀!

  「噔」美女突然一跃而起,重重的压在我的身上,两腿夹住我的脑袋,而我的鼻子眼睛正好对着美女的两腿之间……

  「叮铃铃」

  原来是一场梦啊,再睡五分钟吧,我想转身按闹钟,却无法扭动头部,因为上面压着一个很重的软软的东西。

  睁开迷迷糊糊的眼,映入眼帘的是两块洁白的肉,之间有一个白粉相间的内裤……

  「啊啊啊……」我还没叫完,内裤被吸进了我的嘴里,舌头碰到了内裤里一块凸起的肉。

  「哈哈哈,哥哥,起床啦」上面一个风铃般的声音笑了起来。

  「唔……唔……唔……“ 要窒息了,不过那块凸起压的我好舒服啊。

  「好有感觉啊,感觉到了哥哥热热的鼻息,弄得人家好痒啊」少女扭动着下身。

  「别……别……,起来……我……快……憋死……了」我想挣扎起来,双手托住少女的腰想要从我身上把她揪下来,可是不能呼吸的我一点儿力气也没有。

  「咣当」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一个比我大一些的女孩儿闯了进来。

  「你们在干什么,囡囡,你快下来」女孩双手叉腰,一头秀美光亮的披肩长发带着水珠,细白的小腿没有一丝瑕疵。

  「好了啦,差点儿就去了,乙女姐姐真是的」少女从我头上移开,我大口的吸着新鲜的空气。

  「你们兄妹俩真是的,这么早就做这么不正经的事情」女孩严厉的盯着我和少女。

  「就是就是,差点憋死」我小声附和道。

  「被妹妹的内裤窒息死,哥哥死的也是很满足吧」少女笑嘻嘻的说着,一点儿也没有一丝羞愧。

  「还有你,做为哥哥的为什么和妹妹做这么不纯洁的事情!” 女孩转过头来诘问我。

  「和我有什么关系,天地良心,我就睡着睡着觉……」「我做好了早餐,你们快去吃,一会儿还要上学呢。」女孩打断我的解释,对着我俩说。

  「好哦,最喜欢乙女姐姐做的吐司面包了」少女欢快的冲进餐厅。

  ***********************************清晨的道路两旁,绿草叶上还带着露水,空气也携着泥土的芬芳。一个少年走在路中间,旁边一个比他矮一头的少女一边走一边叽叽喳喳的说些什么,少女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起来是那么天真可爱。少年另一边是一个稍显成熟的女孩,和少年个头持平,身材苗条,面容秀美,白皙的皮肤好似珍珠一般。

  这个少年就是我,我叫做直树,而一旁的少女是我的亲生妹妹囡囡,那女孩是父母收养的孤儿,名字叫做乙女,比我大3个月。父母在囡囡八岁时,因车祸去世。父母去世后,一些亲戚常来照看我们,但更多的时间是我们三个在一起,在父母留给我们的大房子里嬉笑打骂。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和乙女都已经脱去小孩子的稚气。虽说乙女是我父母的养女,但我俩之间有着一种暧昧的情愫。在小的时候,我俩在一起的时间就比我们仨在一起的时间长。

  「直树,你将来要娶我,我要做你的妻子」当时还在上小学的乙女在公园里大声对我说。

  「不,哥哥是我的,我将来要和哥哥结婚。」一旁的囡囡涨红了脸拉住我的手,往她那边拽我。

  「是我的,你们俩是亲兄妹,不能结婚的」乙女力气更大,轻而易举的就把我拽到一旁,然后拉着我跑开了,留下捂着脸哭的囡囡。

  「臭乙女姐姐,臭直树哥哥。不……不,直树哥哥不臭,乙女姐姐臭……呜呜」

  这样,小时候,我俩时常把囡囡丢在一旁,形成一个两人世界,一起玩游戏,说一些小孩子的话。

  「乙女,我们俩以后真的能结婚吗」我看着皎洁的月亮,轻声说道。

  「当然了,长大后乙女要做直树的妻子,我们俩没有血缘关系,是可以结婚的!」乙女看着我,坚定地说道,美丽的眸子周围,大大的睫毛一闪一闪的。

  就这样,我俩就像青梅竹马长大的恋人,而囡囡则更像我俩的小 妹 妹一样。

  长大的囡囡好似也接受了这个事实,只是有时」性骚扰「我一下,就像今天早晨,又或者醋意大浓的八卦我和乙女。

  「直树,你的扣子没系好」乙女停下来,帮我扣上了胸前的纽扣。

  「哇哦哇哦,乙女姐姐和直树哥哥好像新婚夫妇一样哦」囡囡一脸醋意,酸酸的说道。

  「才没有呢,哈哈啊,我只是怕他在学校丢人而已」乙女尴尬的揪着我的脖子使劲摇,脸上布满红霞。

  「脖子,脖子,别摇了……」

  「哦,那我误会直树哥哥和乙女姐姐了,那咱们快走吧,要迟到了」囡囡有些奇怪的说道。

  「就是啦。」我和乙女异口同声,脸上都带着红晕。

  囡囡又在一旁叽叽喳喳的说起学校里的趣事,我却无心听她八卦,悄悄看了一眼乙女。

  白皙的脖子,一头秀美的长发,一双大眼睛……也在悄悄地看着我,我俩瞬间收回各自的眼神。

  「乙女和我没有血缘关系,这些年来我们没也没有以姐弟相称,以后应该可以结婚吧,乙女会成为我的妻子,她会是我的天使……」我低着头,默默的想着。

  ***********************************「哥哥,乙女姐姐今天又收到好多封情书,不过都托我送回去了。」囡囡放学后像一只小麻雀似的和我说。

  「哦,知道了」我假装一脸平淡,内心却有些欣喜,乙女看来还是非常喜欢我的。

  「乙女呢,怎么没看到她?」

  「乙女姐姐说要去帮班里成绩差的同学补课,让我们俩先回去。」「哦,这样啊」

  和囡囡走在一起,完全没有和乙女一起的那种感觉,和乙女就好像……和比自己更重要的人走在一起的感觉。

  囡囡还在说这话,我在人群中看到一个酒糟鼻子的老男人,揽着一个少女的肩膀,转进了一个小胡同,那个少女的侧脸看起来,好像……乙女!

  「哥哥,那边新开了一家冰淇淋店,很好吃的,我要去吃!」囡囡抱住我的腰,往我向另一边拉。

  「囡囡,刚才那个大叔揽着的女孩像不像乙女姐姐呀?」「怎么会,乙女姐姐是帮同学去补习作业去了,怎么会在这里,快去吃吧,一会儿人就多了」囡囡不由分说的把我拉走了。

  也许,如果那时候跟着那个大叔追下去,未来就不是这样了。

  ***********************************「这是什么,怎么会放在 这里」,一周后,我在家门口捡到一张光碟,上面只写了一个数字「1」。

  回到自己的房间,我将光碟推入光驱,播放器播放起了这张光碟的内容……画面上,一个一丝不挂的少女躺在两个全身黢黑的老男人腿上,另外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将头贴在少女两腿之间,枯黄的布满皱纹的皮肤与少女富有弹性的大腿靠在一起,布满灰尘的头发于少女洁净的阴毛纠缠在一起,嘴里的舌头在少女湿润的下体间舔弄。

  而少女躺在身上的那两个大叔,则一人一个,用黑黑的大手抓住少女饱满的乳房,用力挤成各种形状,那团少女的乳房就在大叔的手里被随便玩弄。少女就这样和三个老头儿赤裸裸的共处一室。

  画面给了少女一个特写,少女的大眼使劲睁着,仿佛不敢置信身下三个大叔对自己身体所做的事情,脸上全是汗珠,白皙的脖子已经微微变红。那张美丽像天使一样的脸庞是我每天都思念的脸——乙女。

  「怎么会这样」我死死盯住屏幕,心脏仿佛被画面里的大叔们揪扯一样,痛。

  我最爱的乙女,我未来的妻子,为什么会和一群大叔一丝不挂的在床上!

  「乙女的小屄已经湿了哦」秃顶大叔将乙女雪白的大腿掰开,两只粗黄的手指插进了乙女的肉穴里面,那是我从没看到过的乙女的阴道,竟然被一个秃顶的大叔用手指插了进去。

  「已经一个多小时了,乙女的阴道已经完全松弛下来了」一个肥的像猪一样的老大叔用大拇指按住乙女的阴户褶皱的肉,使劲向两盘掀开,方便秃顶大叔用手指在乙女肉洞里的抽插。

  乙女使劲瞪大着眼睛,从没有和男人性交的她,感受着两个长满茧皮的手指,摩擦着她的阴道壁,在她的阴道里进进出出,额头上不断冒汗,脸颊也越发的红润起来。

  「乙女,你的阴道里可不像处女一样,已经都这么湿润了」另一个瘦大叔双手抓住乙女的大奶子,弓下身子伏在乙女身上,使劲的吸允乙女樱桃一样的乳头,一只手指不停的拨弄另一个乳头,粗黄的手指甲里还带着黑色的脏东西。

  为什么会这样,我的乙女,她的乳房我也没有摸过,为什么会被一个瘦的像猴子一样的中年大叔舔着,用手指玩弄着,乙女是我的。

  秃顶大叔抽出了手指,两个粗黄的手指上都黏满了女性生殖器分泌的粘液,像浆糊一样连在一起。乙女的大阴唇已经完全充血了,又肥又大,不像一个少女所有的性器官,阴蒂头像一个黄豆一样,下面粉红色的肉缝,因为胖大叔手指的作用力,已经完全张开,像一个女人的小嘴微张一样,黢黑的洞口不断流出晶莹剔透的少女分泌物。

  「乙女,你的下面好湿润啊,你真的是一个处女吗,大叔的手指被你夹的好舒服哦,你看,沾上了这么多爱液」说吧,秃顶大叔用舌头舔了舔手上的生殖器分泌物。

  乙女的乳房被瘦大叔的手头和手指占据着,乳头已经完全勃起,像两颗小草莓一样,长在粉红褐色的乳晕上,白白嫩嫩的乳房从没有受到过这种玩弄,上面沾满了大叔们的口水。乙女的两条腿不安的扭动着,大眼睛惊慌的看着大叔们在自己的身体上玩着,背上垫着大叔们毛烘烘的大腿,头也靠着胖大叔宽阔蜡黄的胸膛,几缕胸毛和乙女的头发纠缠在一起。

  乳房、阴道上不断传来的快感冲击着乙女的大脑,那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乙女感觉下体肌肉一阵抽动,又一股热流从阴道深处流出。

  「哈哈,乙女,你下面的水还多呀,湿的一塌糊涂,大叔太喜欢你阴道里面的味道了」秃顶大叔又伏下身子,舌头卷成一团,插进了乙女的肉屄里面,轻轻摩擦起乙女的阴道壁。

  乙女……为什么……不是说好和我结婚吗……为什么,我痛苦的盯着电脑屏幕,阴茎却已经勃起了,胀痛的顶起我的内裤。

  「乙女,高比处女的仪式就要开始了哦」

  秃顶大叔右手握住自己胯下的肉棒,往下一撸包皮,紫黑色如同鸡蛋大小的龟头完全露了出来,黑黑的包皮被撸到阴茎根部,浓密的男性阴毛直挺挺的冲着乙女的肉屄口挺立着,青色的毛细血管盘在阴茎上。

  乙女好似是闻到了一股尿骚味,微微皱起了眉头,眼睛惊恐的望着大大的紫黑色龟头,眼角挂起了两粒泪珠。

  「不要啊……不可以这样,不能插进来……这里是留给直树的。」秃顶大叔没有任何停顿,左手拨开乙女阴道口两旁的肉,涨的发亮的龟头顶住乙女的阴户,轻轻摩擦着肉缝和大阴唇之间的褶皱的皮肤,几丝透明的粘液从马眼里流了出来,黏着在乙女的肉上。

  「不要,哪里都可以……这里不要插进来……求求你了,不要……啊」紫黑色的龟头已经慢慢挤开肉缝,缓缓插到了乙女的身体里,两块肥大的阴唇包住龟头部分。

  「乙女,要忍耐一下哦,要来了,大叔的龟头已经进去了「「如果是他……是他的话怎么都可以……但是您不可以……请不要……」乙女两只芊芊细手抓住秃顶大叔的肩膀,想推开他,可下身正被侵犯的她又怎能推开一个膀大腰圆的老男人。

  龟头部分已经完全插到了乙女的肉洞里面,感受到处女狭窄阴道的包围,感受着阴道壁的褶皱对自己龟头的摩擦,秃顶大叔惬意的呻吟了一声。

  「请您出去……拔出来……不可以这样」乙女泪光闪闪的看着惬意的秃顶大叔,双手使劲往外推,想将大叔的肉棒推出自己的阴道。

  「只想给自己喜欢的人吗?可你就要把第一次给大叔我了哦」秃顶大叔的肉棒已经有一半插到了乙女的肉屄里,黑黑粗粗的棍状男性生殖器,被两片阴唇包着,阴茎底部的阴囊,灰不溜秋的挂在秃顶大叔的两腿之间,里面的液体和睾丸不停滚动。

  「最后,一鼓作气,要冲破处女膜了哦!」秃顶大叔笑嘻嘻的说道。

  「出去啊……啊!!!」乙女还想用力推开大叔,哪知道大叔没有继续缓慢插入,而是一鼓作气,将整个肉棒插了进去,潮湿的阴囊碰到了乙女的会阴处,男女的阴毛连在了一起。

  乙女躺在胖大叔的身体里,背部压着胖大叔硕大的肚腩,里面滚动着肥油,雪白的双腿被胖大叔掰开,以小时候被大人抱起来撒尿的那种姿势仰卧在胖大叔肥肥的黑黑的身子上。

  一股鲜红的血液随着秃顶大叔肉棒的抽插间隙流了下来,流过乙女潮湿的会阴,滴到身后胖大叔的肛门褶皱的肉上,又滴到洁白的床单上。床单上慢慢扩大的红圈昭示着乙女的处女之身已经没有了。

  乙女在处女膜被突破的那一瞬间,痛苦的仰起头,汗流像泉水一样留下她的脖颈,嘴里痛苦的大声喊叫,每一声都刺入我的心中。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乙女的处女应该是我的……为什么会被一个猥琐的秃顶大叔拿走。我发了疯似的想着,双手却套弄着阴茎,裤子已经被我脱到了膝盖处。

  「小乙的处女被大叔拿走了哦」秃顶大叔高兴的宣布。

  「已经松弛了一个多小时,应该不会太疼了吧。」胖大叔一双大手在乙女雪白的大腿上缓缓磨砂,感受着少女紧绷的皮肤。

  乙女被瘦大叔握住的双峰起起伏伏,被眼泪润湿的眼睛睁大看着床单上的殷红,好像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事情,白皙的脸上有一抹红晕,看起来甚是好看。

  可这只属于我的身体,只属于我的乙女,为什么会躺在一个猪一样的大叔身上,阴道里插着一个秃顶大叔的肉棒。

  「我要加快抽插了哦,乙女的肉洞里好紧啊,包的大叔的肉棒好舒服?」秃顶大叔双手抱住乙女的髋骨,屁股上的肌肉幸福的收缩回复,头顶上没有毛发的秃处泛着油光。

  中年男人的肉棒不断在乙女的阴道里进进出出,坚硬的龟头背冠状沟摩擦着少女柔嫩的阴道肉,每一次撞击都深入阴到深处,从没被侵犯过的阴道,一次次的合拢,一次次又被大叔的肉棒挤开。

  胖大叔从乙女白花花的肉体下抽出身来,和瘦大叔分别坐到乙女的两侧,直挺挺的肉棒,都是乌黑的,昭示着肉棒的主人是一个年过半百的大叔。杂草般的阴毛种植在阴茎根部,顶端的龟头都已经完全突破包皮的束缚,紫中发亮的龟头冲着乙女的身子,两人分别用手握住自己的肉棒,看着眼前乙女和秃顶大叔的性交场面,开始手淫起来。

  乙女感受到一个粗壮的滚烫的肉棒刺入自己下体,然后不断的进进出出,那种来自身体内部的痛楚和对爱人的背叛拉扯着她的内心,可那一丝丝快感也充斥着她的大脑。嘴里不自禁的开始大声叫床,眼角不断挂起泪珠。

  胸前白嫩如馒头一样的奶子随着秃顶大叔的拱动,不断的上下摇晃,乳头因为快速的上下运动 成了一个粉红色的直线虚影。雪白的屁股下面,床单已经被男女交合处滴下来的分泌物、处女血染红,打湿。一双洁白的小手搭在秃顶大叔宽阔的肩膀上,柔弱无力的随着身体的晃动。

  「奶子摇晃的好厉害。小乙刚刚被夺走处女,就有感觉了吗?」秃顶大叔一边享受着龟头背传来的舒爽感觉,一边眯着眼看乙女摇晃的奶子和湿嗒嗒的男女交合部位。

  「请您不要……我要受不了了……不可以……」乙女在叫床声间隙还在如蚊声一样抗拒着。

  「小乙已经有感觉了吗,感觉小乙的肉洞里面很湿润啊。」秃顶大叔抓紧了乙女的髋骨,大拇指按进了乙女柔软小腹边缘的白肉里。一丝丝一条条白色的粘液随着抽插的大肉帮滑出了阴道口,不仅使秃顶大叔的肉棒抽插的更加顺畅,也散发出了那种性交的淫靡味道。

  为什么我会闻到淫靡的味道……我应该伤心欲绝才对……为什么我的下面会勃起……为什么我要手淫……为什么我会有快感……我的乙女。我混乱的大脑里充斥着几个为什么。

  胖大叔和瘦大叔一人抓住乙女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胯下,用她的小手套弄自己的肉棒。这样,乙女因为要给两位大叔手淫,所以两手弯曲夹住头,胸前的乳房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身上全是汗珠,头发散乱的压在床上,脸上潮红,眼睛闭着,小舌头从嘴里吐了出来,「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秃顶大叔则挺着身子,两只手钳住乙女两只大腿,大拇指深深陷入乙女白嫩的大腿肉里,胯下的肉棒快速的在乙女的阴道里抽插,黑黢黢张着浓密体毛的大腿不断撞击着乙女的屁股,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小乙,你的感觉真的这么强烈吗。小乙看来没有那么乖呀,下面越来越湿了。」

  秃顶大叔又抽插了几十下,拔出阴茎。乙女以为结束了,刚要松口气,秃顶大叔将乙女翻过来,侧躺在床上,扛起她的大腿,挺着阴茎又一下子贯穿了乙女的身体。乙女刚被破处的肉洞虽然已经很湿润了,但还是很窄,哪里受得起这个。

  痛苦的叫嚷起来,小手从胖大叔的肉帮上抽出来,紧紧的抓住床单,一只眼睛闭着,粉红色的小舌头再次吐了出来。

  这个性交的体位,使得男女生殖器的交合处完全暴露在摄像机前,让坐在电脑前的我看的清清楚楚,青梅竹马的乙女,我未来的妻子,侧躺在床上,一颗奶子被压在床上,另一个随着秃顶大叔屁股的拱动摇晃着。我从没见过的乙女的阴户上,阴唇紧紧贴着一个黑色的肉棒,在阴唇之间的肉屄口里抽来抽去,不时带出一片白浊的粘液,肉棒上的血管鼓起在包皮里面。乙女白皙带着粉红色的小脚在秃顶大叔的肩上晃来晃去,肉呼呼的小脚掌上挤满了汗水。

  「哇哦,小乙女是个坏女孩呢。」秃顶大叔突然加速抽插,快速的肉棒连带着阴唇。

  秃顶大叔不愧是已经人到中年,对女人的身体和性交的持久度有着很多的经验。他开始用龟头在乙女阴道浅出进进出出,摩擦着浅阴道壁,想要延长在乙女阴道里做活塞运动的时间。

  「像这样的女孩子,一定要处罚一下才行呢!」乙女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突然开始扭动腰部,双眼睁的大的大大的。 但是没有作用,秃顶大叔最后插入乙女的阴道里,没有拔出来,暗红充满皱褶的肉袋快速的浮动,一股浓稠的中年男人精液从睾丸出发,经过输精管,最后从马眼里射了出来,在少女的子宫深处扩散。

  「不要……啊……好烫的东西……射进来了……不要……」乙女双眼写满了震惊。我则呆呆的坐在电脑椅上,心里静了下来,只有一句话在里面叫嚷着「那个老大叔在乙女肚子里射精了……射精了……在我心爱的乙女体内射精了」秃顶大叔在射精的最后阶段,伏下身子,将乙女压在床上,大大的手掌紧紧扣住乙女白皙的小手,一双厚厚的嘴唇里突出一条恶心的舌头,伸进了了乙女正在呼吸的嘴巴里,在里面肆意舔弄。

  乙女在下面激烈的扭动身体,却无法躲开秃顶大叔肥壮的身子,双腿紧紧夹住老伯的屁股,白白的小脚掌冲着天花板晃动着。被死死扣在床上的小手手指向上竖直着,上面压着的老男人手掌,全是黑黄色的褶皱,几条粗粗的血管在上面翻滚,与乙女白皙没有一丝瑕疵的小手在那里交合着。

  「这样的事情……肯定是个噩梦吧……」乙女呆呆的说道。

  秃顶大叔把嘴巴从乙女的口中移开,一丝唾液连着两个人的舌头,最后落到了乙女的嘴里。下身的肉棒也缓缓从乙女的肉洞里拔出来,最后整根疲软的肉棒全部出来,龟头前段还带出一大串白浊的粘液,连着黑黑的洞口。无法合拢的少女阴道口里不停的像泉水一般流出腥臭的老大叔精液。

  「是噩梦,就醒过来吧……快醒过来……一会儿还要去叫直树起床」乙女默默地说着,眼睛无神的看着上面。头旁边就是胖大叔挺立的大肉帮,毛烘烘的阴囊隐隐约约的在阴毛中起伏着。

  这时候一旁的胖大叔伸出舌头在乙女的脸颊上舔了一口,说道」小……乙女,怎么了,可没有空闲的时间了哟,下一个就轮到我了」惊慌的看着在自己脸上舔来舔去的大叔,脸上的汗水、泪水和胖大叔的口水夹在一起流了下来。

  胖大叔再次将她的双腿分开,露出她那刚被秃顶大叔享用过的肉屄,两旁的大阴唇湿嗒嗒的绽放在两旁,中间的肉缝还粘着几滴精液。

  老家伙单手握住自己的肉棒,上下晃了一下自己引以为豪的阴茎,然后手往前移,大拇指摁住自己龟头的末端,胀大的龟头对准乙女的阴道口,屁股往前一挺,肉缝已经被挤开了一小点儿,刚刚才被破除的乙女还没喘息就被第二个大叔插进来,疼的呲牙咧嘴,还伴着低沉的呻吟声。胖大叔的肉棒被乙女嫩红色的阴肉夹得紧紧的,昭示着这是一个刚刚被开苞的少女。

  胖大叔的阴茎被少女狭窄的阴道夹得非常紧,严严实实的包裹住他的大肉棒,那温暖潮湿的地方带来的阵阵快感使得胖大叔连连吸气。他似乎不想用刚才秃顶大叔所用的性交姿势,将乙女的屁股抬起来,悬在半空,将她两条雪白的大腿抗在自己肩膀上。以居高临下的一下挤开了余下的肉洞,深深的插到了阴道里。

  这种男女交合姿势使得男性的阴茎插入的非常深,暗红色的阴囊紧紧的贴在乙女的屁股上。肉洞里面的龟头都可以接触到引到深处的子宫颈,一般中年熟妇被龟头碰到这里都会疼痛难忍,而乙女更是觉得肚子里像是被剑捅了一样,倒吸了一口凉气,大声叫了起来。

   阴道口和大叔阴茎交合的地方,被刚才秃顶大叔性交出的黏液充分润滑,使得胖大叔这次的抽插比先前的破处更加顺畅,胖大叔肥硕的阴茎在乙女的阴道口里进进出出,龟头沟里面都沾上了一些不透明的白色物质,包皮裸露的位置也越发深红。

  胖大叔在乙女下身卖力的冲击,乙女在最初的巨大痛楚之后,也感觉到了丝丝麻麻的感觉,说不出来,却让人十分舒爽,肚子里那个滚烫的肉棒插进来充实,抽出去空虚,这种充实空虚不断的变换让乙女欲仙欲死,最开始的低声呻吟也越来越大,最后就像一个荡妇的叫床声。

  胖大叔在乙女的阴道里九浅一深,不时停下来用龟头背摩擦一下乙女阴道浅出的粉红色嫩肉,来抗拒想要射精的冲动。瘫坐在一旁的秃顶大叔仰卧在床上,盘腿而坐,疲软的阴茎埋没在一大堆体毛和阴毛中间,那些浓密的毛发还粘着一些白色或透明色的粘液。

  「小乙女……胖大叔也要射精了哦……大叔的精液就要射在小乙的小肚子里,然后小乙就可能怀孕,然后给大叔生一个孩子吧……」正在乙女下体进进出出好不痛快的胖大叔终于坚持不住了,一声闷吼,老男人的精液就在乙女的下体扩散开来。一旁的瘦大叔早就等不及了,连忙补上位置,左手分开乙女湿漉漉的阴唇,露出已经有些肿胀的阴道口,龟头慢慢插入。

  「 小乙不能休息哦,刚刚破处,狭窄的阴道里面要让叔叔们多给你松弛一下,叔叔也要最后在你体内射精哦」

  「不行……不要啊……不……」屏幕里传出来乙女悲痛欲绝的叫声,我却坐在电脑前,无能为力,下身的肉棒也已经射精了,一串精液从我手指间流到地上……

  ***********************************第二天早晨,一夜没睡的我坐在床头,脸深深的埋进手掌里。而乙女没有一丝异常的走进我的房间,叫我起床。

  「什么呀,已经起来了啊,那就快点去吃饭吧!」我多么希望是一场噩梦啊,我希冀的看着乙女美丽的脸庞,却看到了一双明显哭肿后的眼睛。

  「快去洗脸吃饭了,你脸色好难看哦。」乙女关上门。

  我沉默的坐在床上,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一行泪水慢慢滑过我的脸……下一周,又有一盘录影带放在我家门口,上面标注了「2」。接下来,每周都会有一盘标号数字的光碟准时送到我这里来。

  我拿起一盘标着「2」的光碟……

  「我家女儿的旧衣服怎么样,穿在小乙身上好像有点紧呢。「乙女穿着一个明显小了很多的衣服,大大的乳房没有穿内衣,两颗乳头在紧绷的衣服里凸显出来,下面穿了一个也明显小了很多的体育紧身裤,里面没有穿内裤,因为两片像小山一样隆起的阴部也在体育裤上凸显了出来。乙女害羞的扭着头,身体颤动着。

  「小乙女怎么了,这么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不过这种样子真让叔叔们兴奋呀」

  「特别是卡进屁股股沟里的内裤,都已经完全湿透了」「你这个不乖的孩子,下面的体育裤已经完全湿透了,怎么这么淫荡呢!」一双大手将乙女推倒在床上,两条大腿被掰开,一个大叔用他枯黄的食指磨砂着湿透的体育裤的那两块凸起。乙女躺在床上,闭着眼,小声的呻吟着,又好似在享受着。

  「养了这么一个淫乱的女儿,我真为你去世的养父母和你没见过的亲生父母感到悲哀啊!」

  「对坏孩子,要这样做才能管教。」

  秃顶大叔把体育裤揪成一条线,扒在一边,露出乙女早已湿润的阴道口,那一片肉缝已经是分泌着透明的粘液,看着特别诱人。「扑哧」,老家伙的肉棒插进了乙女的肉穴里,前后抽插起来。

  「不要啊……请不要这样……」

  「不要的话,就赶紧和你的父亲道歉,不过里面还真是黏黏滑滑的感觉,小乙你的肉屄里面越来越淫荡了哦,哈哈哈。」

  「请父亲大人原谅我!!!」乙女闭着眼喘着气大声喊道。

  我接着拿起一个写着「3」的光碟……

  「不要这样……不行的……那么大……不可以这样……我做不了的」乙女跪在地上,最前面是胖大叔挺立的肉棒,紫红色的龟头像蘑菇一样大,滚圆的肚腩压在上面,小腹下面的阴毛浓乱的散布在阴茎根部周围。乙女双手背反绑,腿上穿着白色的学生长裤袜。一双肥大嫩白的奶子上满是汗水,应该是乳头的地方却用胶带贴着一个跳蛋,跳蛋另一端连着电池盒。「嗡嗡」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房间。

  「真拿你没办法,大叔比你经验多,这样吧,就通过你的身体来学习吧,小乙。」

  胖大叔弓起腿,下身的绒裤又往下推了一下,龟头的前段慢慢挤开乙女的嘴唇,露出里面洁白的牙齿。乙女慢慢张开小嘴,龟头立刻挤了进去。老大叔则抓住乙女的脑袋,像插她的肉屄一样在她的小嘴里面滚动。乙女嘴里一根肉棒在里面到处乱撞,刺激她的唾液分泌腺分泌大量的口水,有的黏在老大叔的龟头上和包皮上,有的则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小乙女的口便器也是名器……器……呢!」

  镜头慢慢转向乙女的后面,两块雪白的,又肥又大的屁股瓣中间,那个小了很多的体育裤被嘞成了一块布条,白花花的屁股肉上不断有汗珠留下。在体育裤最细小的遮盖的地方,一小团暗红色的褶皱中间,一个粉红色煞是好看的小洞微微长着,小洞下面的阴道里,则插着一个大大的电动阳具,被体育裤紧紧的固定在乙女的肉洞里,「嗡嗡」作响,阳具与肉洞的缝隙不断流出晶莹剔透的女性分泌物。

  这时候摄像机好像交给了正在调教乙女口交的胖大叔,那位老大叔拿起录像机,镜头朝下,乙女的小脸胖嘟嘟的出现在镜头里,大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嘴唇被老家伙的阴毛磨砂着,嘴巴外面只有一小节肉棒,大部分和龟头都在乙女胖嘟嘟的嘴里。

  「小乙女……啊……我要射在你嘴里了哦。」

  大叔低声闷哼,乙女的嘴角处突然流出大串白浊的精液。

  「小乙女,快点喝下去哦。」

  「能喝下去以前,无论多少次,都会继续下去哦。」「嗯哼……嗯」嘴里被塞满了老大叔肉棒的乙女跪在男人的胯下,两颗奶子挤在老大叔的肥硕的大腿上,两个小跳蛋还在「嗡嗡」作响,刺激着乙女的大脑皮层。

  我又拿起了一个标着「4」的光碟,放进了光驱……「轰隆隆」,是在一辆行驶的的地铁上。乙女上身穿着白色的校服,下身穿着红色的花边超短裙,里面没有任何内衣。

  身后的瘦大叔在她背上挤弄着,大手捏撮着乙女硕大的乳房,长满茧皮的手指磨砂着乙女敏感的乳头。下身乙女虽然紧紧的夹紧双腿,却无奈胖大叔在身后用手指塞进了大腿之间,刺激着乙女的阴蒂头,白浊的女性分泌物顺着大腿慢慢滑下……

  胖大叔用手指抽插着乙女的阴道,挤压里面的屄肉,然后抽出湿润的手指。

  而后将拉链拉下来,一只勃起的大肉帮,一下子就弹了出来。

  男人的大手在乙女后背一按,乙女便微微伏身,短裙下面的大屁股撅了起来,露出两瓣白肉之间那个湿嗒嗒的黑色小肉缝。大叔的阴茎在雪白的两瓣屁股间摩擦着,紫黑色坚硬的龟头在乳白色的屁股肉之间来回穿梭,不时蹭一下湿漉漉的阴唇。这样戏弄了乙女几分钟后,胖大叔屁股往前一顶,大肉帮一下子就贯穿了乙女的身体。

  「嗯……」乙女努力的克制着呻吟声,可是肚子里,坚硬的龟头背摩擦着自己的阴道壁,那种又痒又麻的感觉,不断的打开她的声道。而前面的瘦大叔则直接蹲下,将乙女的上衣掀了起来,揉搓着她的奶头。

  电车里的男人们都默默向乙女的身边靠拢,伸出自己的手掌……「小乙女,今天是排尿调教哦。」

  ……

  「嗯,小乙女快要承受不住了吧,窥阴调教才刚刚开始哦,要慢慢适应。」 ……

  「小乙女,真是个坏孩子,肛门这么湿润了,今天的肛门调教看来会很顺利哦,大叔的大肉棒要拿走小乙女的肛门上的处女了哦。」……

  「今天是野外露出调教哦,小乙女对全身赤裸暴露在阳光下很兴奋吧,肉缝里都流出了淫水,让大叔舔一舔哦。」

  ……

  我痛苦的看着光盘里的内容,看着心爱的乙女在光盘中被一群年过半百的大叔伯伯们调教凌辱,却不得不承认这是过去的事情了,我对此没有任何办法。

  光盘上的序号在变大,让我心里恐惧的是,影像中乙女眼神的抗拒惊恐也逐渐变成了兴奋享受。以前死死顶住大叔们肩膀和小腹的手掌,慢慢变成了紧紧抱住在她下体抽插的大叔背部的手掌。

  ***********************************「直树回来了,这几天放学后没怎么见到你啊 」我在换鞋的时候,乙女从客厅走了过来。

  「嗯,唔,我回房间了」

  「直树,晚上想吃什么?」

  哈哈,还是我的乙女,她还在关心着我,我未来的妻子,我青梅竹马的乙女。

  我的心中出现了一点点希望。我双眼看着乙女,看着她那大大的睫毛,水一样的身子,天使的脸庞,还有……身上的「嗡嗡」声。

  「随便吧,我不想吃饭」我面如土灰的回到卧室里面。关上门,我依靠着门慢慢瘫坐在地板上,双手抓住头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不能这么差劲,直树,你要想出一些办法……

  第二天,光盘又如往常一样送了过来。

  乙女一丝不挂,跪在地上,左手握着胖大叔的肉棒,右手套弄着瘦大叔的肉棒,嘴中吞吐着秃顶大叔的黑黑的大阴茎,美少女口水滋润下的龟头显得那么锃亮

  「小乙女,我们要射出来了哦,你准备好了吗?」「嗯……唔……」

  「嗯,好吧,三个人的一起吃吧,一滴也不许流下去哦。」「好,我会尽力的」

  「啊……哦……额」三个大叔一同开始闷哼,胯下的大肉帮开始抖动起来。

  先是在乙女嘴中的秃顶大叔的肉棒,射出了白浊的精液,过了几秒钟,乙女头两旁的大叔们的肉棒也射出了老男人的精液。

  乙女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舌头上都是白色的精液,精液连接着三个大叔的龟头前端,像浆糊一样。乙女怕精液落在地上,赶紧用手在嘴巴下面接住。

  「嗯……」乙女闭上嘴,嘴角挂着几滴精液。可满满的一嘴精液还是无法完全喝到肚子里面,乙女不得不张开嘴,几股精液像山上的泉水一般顺着下巴流了下来。

  一周后,又一盘光碟递到了门口。

  「小乙女,我们要一起上了哦」

  乙女趴在胖大叔的身上,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紧紧贴在胖大叔肥肥的肚腩上面,两只小手扑在老大叔宽阔的胸膛上。嘴里被胖大叔的舌头搜刮着,两个人的口水交融在一起,舌头同样缠在一起。胸前的乳房紧紧的贴在胖大叔枯黄发灰的身体上,从侧面看像两个肉盘子叠在一起。

  圆滑润白的屁股微微翘起,会阴上面的肛门和下面的阴户部位大厂门开,都已经微微有些湿润,两片大阴唇湿漉漉的贴在肉缝两侧。秃顶大叔蹲在乙女的屁股上,肉棒对着乙女的肛门,用手抓住肉棒中部,正在乙女肛门的褶皱上微微摩擦着,那粉红色的肛门肉看起来十分诱人。

  正在和乙女深吻的胖大叔手上也没有闲着,握住自己的肉棒,用肉红色的龟头对着乙女的阴唇附近,慢慢移动寻找少女的肉缝,龟头前段细细摩擦着乙女的阴肉。乙女一双雪白的小脚踩在胖大叔的大腿上,脚心在毛绒绒的腿毛上有些痒。

  「乙女,我们要一起进去了哦。」蹲着的秃顶大叔,开始顶向乙女的肛门。

  乙女离开胖大叔的热吻,回头欢快的看了一下,好似十分享受一会儿肛门和阴道同时被插入肉棒的感觉。

  「扑哧」两根紫黑色的肉棒同时插入了乙女的肉洞里和直肠里,乙女大声叫床,漂亮的大眼睛因下身的疼痛感睁开,舌头像母狗一样吐了出来。乙女的会阴上下各插着一根又黑又粗的大肉帮,疯狂的在乙女下体的两个屄洞里抽插。乙女小手紧紧抱住胖大叔的粗糙暗黄的后背。

  阴道和肛门被两个大叔一前一后的填满,乙女感受到下身两个火热的肉棒在下身的肿胀感,快感中还夹杂着括约肌的一丝疼痛。两个老家伙你一下我一下的抽插在乙女的前阴后肛,柔弱的乙女在两个膀大腰圆的中年男人之间,就像三明治中的三文鱼肉一样,肥美的白肉荡来荡去。

  胖大叔插在肛门里的阴茎看起来插入有些困难,龟头和前端的阴茎肉插入细小的肛门后,露在外面的肉棒便挤成一团,可这并没有阻碍胖大叔插入乙女肛门的动作,缓慢的一下又一下的挤入,狭小的洞口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快感。

  「叫床声这么特别,看来小乙女是十分享受这种感觉吧。」秃顶大叔没有想到乙女的肛门中是那么紧,极大的刺激了他的龟头,一股浓浆似的精液射了出来。

  老家伙无奈的从肛门中抽出肉棒,伴随着合拢不上的肛门口涌出粘稠的老男人精液。

  「才没有什么不同呢。」乙女在胖大叔的胸膛上,支起手臂,俯卧撑似的趴在胖大叔身上,享受着下身老男人肉棒在阴道里的冲击和摩擦,那种麻麻的快感,好舒服啊。

  胖大叔想拥有更大的主动权,抱住乙女娇小的身子一转身,便将她压在身下,肥大的身躯压在了乙女白嫩柔弱的肉体上,一黑一白。乙女紧紧的抱住胖大叔的身子,下体中滚烫的肉棒开始加速抽插,灰不溜秋的阴囊快速的与乙女的屁股肉拍打在一起。

  乙女小腹隆起的小丘被一片黑色的山林笼罩,在中年大叔们精液的滋润下,显得更加黑亮,雪白的肉体和少女粉红色的女性器官使得那些大叔们血脉贲张。

  压在乙女身上的胖大叔快速的蠕动着身体,大肉棒快速的冲击着她的阴道,阴道壁有时还没有合拢就又被紫红色的龟头冲开,受到刺激的阴道神经末梢又开始反馈给腺体,流出更多的分泌物,用来胖大叔活塞运动的润滑。

  「就这样,一滴不剩的把叔叔的精液全部射进小乙女的肚子里,可以么。」 胖大叔又压在乙女身上抽插了几十下,屁股上的肌肉一阵收缩,精液便射向了乙女的子宫深处。

  「真的真的可以吗,会怀上大叔的孩子哦,这样真的可以吗?」「可以,全部射进来吧」

  「哈哈哈,给大叔生一个孩子吧!」

  「到那时候,我就会和大叔结婚,给大叔生一个孩子。」这样下去,乙女会怀孕的,她会怀上胖大叔的孩子,给他生一个孩子。我双眼布满血丝,手用力撕扯我的头发。脑海里想起我和乙女小时候……「直树,我长大后要做你的妻子。」

  「怎么可以这样啦,我们是……」

  「我已经决定了,要做直树的妻子。」

  电脑画面里的声音彻底撕毁了这美好的回忆。

  乙女侧开身子,像镜头展示着她的肉屄,那个原来紧紧闭合的的小肉缝没有再次合拢起来,反而是微微的张着,洞里面流出了老男人腥臭的精液,乙女一脸兴奋的看着自己肉洞里的白浊液体。而大叔们则是用自己的龟头摩擦着乙女的脸颊、阴唇和乳头。

  「大叔,肉洞里被塞满了精液,这样就可以怀上大叔的孩子了吧。」「还不够,大叔要在小乙女的肚子里面射更多的精液,才会加大怀孕,给大叔生孩子的几率。」

  「嗯,下次大叔的大肉帮一定要在乙女的肉洞里射更多的精液才行,这样我才能给大叔生孩子」

  「话说回来,这样对直树怎样呢?」

  我紧紧的盯着电脑屏幕,看着乙女兴奋的表情,像宝物一样看着下体不断流出的精液,一字一句的说道

  「直树那里怎样无所谓,我最喜欢大叔们这里了。」「滚,去你妈的。」我抱起所有的光碟,砸破了电脑屏幕,痛苦的躺在地上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