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城欲都 】
【迷城欲都 】
  「刘帆,今天怎么那么早就来了啊?」不知不觉的就到了教室,一声黄莺般清脆动听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是她!

  蓝白相间的校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穿在她的身上却没有丝毫庸俗普通的感觉,反而显得清新脱俗,清纯无比,粉白稚嫩的脸蛋微微有点婴儿肥,眼睫毛属于那种很长很漂亮的类型,此时正随着那双好似会说话的大眼睛一起扑哧扑哧的眨着眼。

  最吸引人的其实是那小巧可爱的琼鼻,总是让人有一种伸出食指刮一下的冲动,底部微卷的披肩短发显得清晰自然,蓬松又薄如蝉翼的韩式短刘海错落有致的覆盖在黛眉之上,下端微微内扣,隐约可见下方雪白光滑的前额,本就非常美好的脸型被修饰的更加完美了。

  可爱的小脚上,又配了一双红白两色的匡威女式高帮板鞋,这让原本就显得非常浑圆的小腿和挺翘的美臀也变得更加引人注目,绝对回头率百分百,看着浑身都充满了青春和纯洁气息的她,我沉重的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对着她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这才是春天的样子啊!

  她的名字叫赵洁,如果有校花榜那个东西的话,她不用投票就可以名列其中,绝对实至名归,和我一样刚刚进入二中的她,名气可比我大多了,什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类形容美女的四个字成语大部分都是可以用来赞美她的。

  记得当初刚刚开学的时候,当她的身影出现在我们班级门口的时候,全班男生都轰动了,鬼哭狼嚎的样子把她吓了一大跳!班里的男生一直过了好久才慢慢习惯一个大美女同学的存在,但是她的桌子和抽屉里还是经常被塞满了情书礼物什么的。刚刚情窦初开,又处于叛逆期的初中男生总是喜欢傻傻的做着自认为放荡不羁的蠢事!

  可能是我天生就有熟女情节吧,虽然从小不缺母爱,但还是喜欢那些前凸后翘,丰胸巨臀的女性,只有小笼包大小胸部的美女同学,对我来说真的没有多少吸引力,即使她有天使般美丽纯洁的面孔!还是让她继续安静的做个美少女,胸部在发育个几年吧!

  然而万万没想到是,一向对她表现的不怎么感兴趣的我反而引起了她的好奇,经常被有色眼睛光顾的她,突然发现了我这么个异类,加上还是前后桌,好奇心害死猫,慢慢和我聊着聊着,就莫名其妙的成了不错的朋友了,这让有着色狼本性的周勇非常的羡慕。

  我知道他曾经暗地里写过好几封情书给赵洁,在去年圣诞节的时候,还特地买了个女式链表想送给她,结果都给退回来了,后来他还假装说是买了送给他姐姐的,可怜的孩子啊,你也有踢到铁板的时候啊,现在想想,心里暗爽!

  赵洁家里的条件好像不错,平时都有专车接送,以周勇的家庭背景好像都对她不敢怎么过分,很可能家里有人是高官,因为我看见过那辆车的车牌,好像是政府部门专用的,或者就是军区的,反正和普通民用的不一样,不过我一般都不会和她去聊这些话题,更多的都是在交流一些学习方面的东西,我这个学霸可真心不是吹出来的。

  要么,就和她聊一些电视剧或者侦探小说,看得出她兴致不高,她其实是喜欢言情小说,偶像剧什么的!可能在这里,能够让她感觉相处的来的朋友太少了吧,平时除了和几个要好的闺蜜聊聊女生的话题,就只有和我有一句没一句的瞎聊,对其他人都是腼腆礼貌的笑笑应付了之!

  「呵呵,早上好啊!呶,数学作业!不会的,你自己看吧,要是还是看不懂就问我好了!」我在她前面的座位站定,放下书包,翻出数学练习册丢给了她,这种情形已经维持很久了,她的英语和语文都不错,理科的数理化就只能算一般啦,基本每天都会遇到不会做的题目需要问我,后来就慢慢养成了这个习惯!我和她相处的大部分时光都是这样度过的,感觉不像是单纯的男女同学或者普通朋友的关系,但是也不像是男女间的那种关系,不过我觉得这样好像挺好的!糊里糊涂的也就这么处了一个学期,真不知道班里的其他男生羡慕我什么!

  初中的早自习一如既往的无聊,嘈杂的各种读书背单词的声音永远是主基调,好不容易结束了,全校的师生还得去操场看完升国旗仪式,然后还要做一下广播体操,完了周子康那个淫棍校长站在司令台上,拿着麦说了一通演讲和通知,主要就是周五学校举办周年庆的事情!好不容易等他说完,总算能够回到教室安心等待正式上课了,今天的第一节应该是妈妈的语文课吧!

  正想着,没过多久,教室外面就传来一阵「嗒??嗒??嗒??嗒」高跟鞋碰击大理石地板独有的声音,每次响起的声音,间隔几乎是一样的,我的脑海里不自禁的幻想出妈妈那双丝袜美腿交替错落的走着猫步的样子。

  果然,妈妈的身影很快出现在了教室门口,波浪般的长发盘在头上显得高贵无比,脸上的淡妆应该也重新补上了,好像还涂了淡色亮唇的口红,长长的刘海在脸庞轻微摆动着,美好的脸庞被朝阳照映出一层朦胧的光晕,让人看的一阵恍惚。

  五厘米根高的细跟高跟鞋,把妈妈的身材凸显的更加明显修长,原本就很有看头的身材,此时更是越发显得的前凸后翘,被黑色紧身套裙包裹的丰臀,好像也提高了不少,看起来越加的挺翘Q弹,真的让人有股拍打的冲动!

  米黄色的小西服现在被扣了起来,胸前的丰盈因为收到挤压,被狠狠的压迫出一道更加深邃的乳沟,白色的衬衫下,黑色的胸罩印子若隐若现,可能是因为刚才的精液还没有干枯,都被胸罩吸收进去了,隐约可以看见小西装未掩盖住,被两只乳房顶起的部分地方,白色棉质布料颜色显得更深色一些,不留心看是没办法发现的,不过周勇显然例外,我偷偷用余光撇过去,他此刻的嘴角挂满了得意的微笑!

  妈妈明显有些拘束的走到了讲台上,放下了手中的备课本,感受着台下的学生们注视自己的目光,其实和往常没什么区别,顶多感觉有些惊艳,感慨于改变风格以后的妈妈更加美丽性感的身体!

  但是胸前精液那独有的黏湿感,还有走动间,下身凉嗖嗖的空荡感,无时无刻不让妈妈觉得羞耻万分,总是认为那一双双目光中,好像他们已经看穿了自己的掩饰,发现了她淫荡暴露的本质,两只手不自禁的交叉环抱在胸前,才略微有了一点安全感。

  「你妈妈今天穿的真骚啊,里面黑色的奶罩都看得见!」周勇捅了捅我,淫笑着对我说道。

  「去你妈的,你妈才骚呢,你全家都骚!」我愤怒的推开他的手,想起早上和昨天的情形,更是怒火蹭蹭蹭的往上蹿。

  「嘿嘿,不好意思啊,开玩笑的,别当真啊,今天请你去我家玩我新搞到的游戏赔罪行了吧!」周勇看我真的生气了,假惺惺的道歉着。

  我想到等下还要去他家下木马,只好忍着怒气随便应付着他,这节课妈妈都站在讲台后面,都不敢坐下,故作镇定的给我们讲解了一篇文章,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马上布置了作业,然后就整理东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我看见周勇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妈妈离去的身影,那不断扭动的丰满臀部,纤细的柳腰,黑色的丝袜长腿踩着细高跟的样子!眼里充满了淫欲色情的光芒,看得我真想一巴掌甩他脸上,狠狠的把他踩在我的脚下,狂踹一顿泄愤!

  他们父子如此猖狂肯定会有破绽,周子康的筹码肯定不简单,我不相信紧紧凭借普通的手段就能够从一个普通的教师爬到现在的校长位置,其中,肯定会有和某些大人物的金钱,或者权色交易,另外,他靠着手里的权利肯定也收了不少好处,这么复杂的人情往来肯定会有记录,只要有记录早晚有办法给他挖出来!

  思考中的时间过得特别快,一天就那么浑浑噩噩的过去了,下午的时候还收到了一个好消息,第三节课的时候快递给我打了电话,设置的是震动静音,周勇没发现,我挂掉没接,然后偷偷的给回了个短信,让快递小哥放小区门卫就好了!

  看来这次计划可以开始实施了,想想都兴奋不已。

  终于等到放学了,我今天篮球都没去打,给周勇说了声晚点上他们家,就直接飞奔小区门卫室了!和门卫大爷道了声谢,拿着一个鞋盒大小的纸板箱就回家了,如何安装我早就已经问过群里的水手哥了。

  把接受音频讯号的专业无线路由器安在书房里的书桌下,又在妈妈和我的卧室,大厅,厨房,厕所,书房一些都不怎么显眼的地方,安装了一到两个针孔摄像头,基本无死角了,记得水手说过这种摄像头晚上也可以拍摄,不是红外线的,所以黑夜里不会发出红点点般的亮光,功能完全不受影响,照样可以稳定拍摄,清晰度也非常不错,足足有1080p,这套东西的确不错,没白花那么多钱!

  另外,每个针孔摄像头还配了一个芯片大小的外置监听器,可以和针孔摄像头捆绑在一起共用同一个电源,更牛逼的是监听和监控的音频数据可以同时同步无延迟的通过WiFi传输到书房路由器,然后再由路由器上传到云服务器上,最后通过电脑或者手机安装专用的软件可以实时监控和回看,极限是可以回看一个月以前的记录。

  摄像头的后盖是一块太阳能电池,平时微弱的光就可以缓慢恢复电量,这些摄像头都有动态感应,平时如果没有人的话可以自动进入静默模式,几乎不耗电,只有触发了动态感应才会开始运行摄像,非常的高端人性化!

  把家里的监控全部调试好以后,我就把剩余的摄像头放进书包里,带上书桌里的一个U盘,刚要出门去周勇家里,突然想到早上周勇给妈妈的那个SD卡,妈妈的笔记本是没有对接卡槽的,如果她要验证删除视频的话,很大概率会用书房这台电脑上的多头读卡器。

  我马上重新启动了电脑,从我那个隐藏的文件夹里拉出一个叫做「U盘小偷」的木马软件,主要功能就是经过设置后,会生成一个小偷的木马文件,在电脑上运行这个文件以后,他会对所有插入的外接存储设备进行全盘复制拷贝,主流的U盘,移动硬盘,读卡器,MP3,手机等都逃不过它的偷窃,整个复制过程都会在后台进行,只要把后台进程里面的一个「XCOPY」的进程设置成开机不自启动就可以了,偷偷复制来的软件会保存在之前设置的文件夹里面!

  一切弄好就准备到周勇家里去了!理论上放在书房位置的无线路由器,同样可以接受到周勇家里传出的信号,因为我们两家的房屋套型其实是一样的,而且就是贴在一起的邻居,不过就是户型是相反过来的,而这个设备比普通的家用无线路由器更加强大,覆盖的范围更广,周勇家的无线信号我家里都能收到,这个专用的无线路由器没道理会收不到将要安装周勇家里针孔摄像头传输出来的信号的!

  按了下周勇家的门铃,很快门就打开了,随着周勇进入了他的房间,我已经来过这里很多次了,丝毫不显得陌生,周勇这两天迷上了一款叫「孤岛惊魂」的Xbox游戏,游戏的背景设定在石器时代,玩家需要在人类还没有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时期展开冒险,和敌人与野兽战斗,并且在险恶的环境下生存下去。

  周勇让我随便坐一下,就继续他的游戏大业了,嘴上还不停的给我介绍这个游戏精彩刺激的地方,还吹嘘他玩的有多好等等,我今天的心思根本不在游戏上,虚与蛇委的附和着他,趁他专心玩游戏的时候扫视起房间内的布置起来。

  他的房间说真的挺乱的,靠窗的位置是一张书桌,桌上书啊,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铺了一大推,进门旁边有一个大衣柜,上面零散的堆着一些行李箱,床是双人床,两边都有一个床头柜,其中一个放了一个仿古的戴罩子的台灯,正前方就是放着电视机和Xbox的电视柜了,趁周勇不注意,我从书包的夹层里拿出一套监控摄像头塞在了衣柜最靠近里面的顶部,那些行李箱估计好久都不会用了,已经有灰了,完美的掩盖住摄像头。

  这个位置视角和光线都很好,关键还是足够隐蔽,又从书包里拿出了几个摄像头设备,塞进了裤袋里,给周勇说了声去上个厕所,就拉开房门,又给关好,这样他出来,我也能够提前知道!

  快速的在厕所,主卧,客厅还有书房同样的都在一些平时根本没人注意,连打扫卫生都不会去看的地方安装上了设备,在进入书房安装的时候,还打开了那里的电脑,完全启动以后,插进了我带的U盘。

  这个是我自制的专属黑客U盘,基本每个黑客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黑客U盘,U盘插进去以后,马上桌面上自动就弹出了一个DOS窗口,大串的数据瀑布般的倾泻而下,半分钟后自动关闭了。

  只有我知道这台机子上多了多少木马,嘿嘿,我还好心的给这台电脑打了不少补丁,防止给其他黑客扫端口黑了!我拔掉了U盘,并且关闭了电脑,让桌子上的一切恢复原样,确保不会被察觉什么异样以后就回到了周勇的房间里。

  「上厕所都那么慢,不会是在拉屎吧!」周勇无厘头的嘲笑着我。

  「人有三急,别说的好像你不拉屎一样,来换个游戏,陪你玩会儿就回去了,你爸估计快要回来了吧!」我有意无意的套着周勇的话,现在周子康的消息对我实在太重要了,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没事,今天你玩到晚上估计都没事,我爸这几天都很晚回家,说是在弄周五校庆的事情,谁知道他呢!」周勇换了另外个游戏,又递了个游戏手柄给我。

  「哦,这样啊!那你妈妈和你姐还是住外面啊现在?」「嗯,都忙啊,这段时间她们公司事情最多了,只有周末才回来了,你别问那么多了,专心点打游戏啊!」看他有点不耐烦了,我就没再接着问。

  ********************************那么,被我惦记着的大校长周子康真的在准备周年庆么?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啊!还是那个熟悉的校长办公室,还是那张老板桌和真皮座椅,但是此时站在桌前的少妇,显然不是李梦落或者是杨雪了!

  三十左右,正是女人最有味道的年龄,斜刘海长直的头发,在脑海扎了个发夹,微微带点弧度的短刘海,斜斜的露出了雪白饱满的额头,额际些许发丝垂落俩旁,勾勒出她那美丽又不失清纯的脸庞,细碎的刘海轻盈灵动,衬托的那张略施粉黛的脸蛋更加空灵,后面的长发分出两股垂在胸前。

  她的胸部不是那种特别大的巨乳,但是绝对比一般的大,33D的size刚好一手可握,粉色的衬衫配着一条米白色的及膝短裙,她的身材属于娇小型,穿上鞋子应该也就168厘米,修长的美腿上穿着一双肉色丝袜,腿型很美!娇小的脚上穿着一双同样米白色的低跟皮鞋,整个人都显得非常年轻靓丽!

  「校长,您找我有事?」

  「哦,你来了啊,来过来,给你看点东西!」周子康坐在椅子上,一只手点弄着鼠标,另一只手朝着美少妇招了招手。

  少妇走路的姿势很美,轻盈又不失妩媚,好像有点羞涩和腼腆,优雅的绕道了周子康边上,但是当她看向屏幕的时候,脸上的神色瞬间就变得尴尬起来。周子康「嘿嘿」淫笑着,把手按在了美少妇的翘臀上,隔着套裙轻轻的抚摸着,那个少妇明显的颤抖了下,脸上早已羞红一片!

  「来欣赏下,上次我帮你拍的照片,不错吧,连菊花都看得清清楚楚呢,还有这张,两只乳房给了张大大的特写,拍的比你实际的还要大!嘿嘿!」「不要了,删掉吧,给人看见了不好。」

  「那怎么行,那么漂亮的东西就该收藏起来有空就好好欣赏欣赏!」美少妇两手在裙子前面不断的交织着,脸上更是娇羞无限,看着自己的各种羞人私处的特写照片被毫无遮掩的放大在屏幕上,幻灯片一般循环滚动展示着,她的内心如同鹿撞!周子康最是受不了她这副像是新婚小媳妇一样的样子了,淫笑着说:「来吧!像平时那样诱惑我吧,小荡妇!」把脸又凑近她的脸蛋,轻声在她耳边又说了句:「这次要脱光了来哦!」

  「快点啊,要表现的淫荡一点哦!」周子康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靠在椅子上等待着看一场好戏!

  只见少妇的手慢慢移至胸前,一粒一粒的开始解开粉色衬衫。

  「看着我,用目光让我兴奋!」周子康看着衣衫中,已经露出一抹雪白的胸部,急促的说着!

  很快就解完纽扣了,白色蕾丝的胸部包裹着大半个雪白的胸部,中间还有一个蝴蝶结,衬衫已经完全敞开了!少妇羞耻红着脸看向周子康。

  「还在犹豫什么?赶紧继续脱啊!快点!」

  少妇慢慢的把衬衫往后脱了下去,上身只剩下饱满的胸部和带着蕾丝边的奶罩,一根镶着一颗小钻的白金项链挂在美丽雪白的脖颈上,不知道是她老公送的定情之物,还是周子康送的包二奶礼物!

  「裙子也脱掉!」

  这次她没有犹豫,一只手提着裙子,一只手把侧面的拉链一拉而下,可爱的肚脐露了出来,然后是同系列的白色蕾丝边内裤,中间同样有个蝴蝶结,最下面是丝袜的蕾丝边!

  少妇弯下身子捡起衣物,胸前那条乳沟直直对着周子康,雪白的肌肤映得周子康的老脸都亮了许多!

  「哦!好深的沟,以后只给我摸好不好?」

  少妇娇媚的白了他一眼!

  「嘿嘿,怎么样?上面和下面你想先脱哪一个?你自己选择!丝袜不算哦,你知道我就这点爱好了!」周子康用手背不断轻柔的划着少妇光滑的丝袜大腿,从上而下,再从下至上。少妇此时已经和穿比基尼没什么两样了,就比比基尼多了条长筒反光肉丝!

  少妇脸蛋羞的通红,看着周子康不知如何是好,那副样子看的周子康心痒难耐,不禁对着眼前被白色内裤包裹着的私处吹了口气!凉爽的感觉让美妇娇颤了一下,为难的看了周子康一眼,最后噘了下嘴,两只手绕到背后,解开了胸扣!

  解完后背带的扣子,少妇雪白的双手就马上回到了身前,一只按着bra,另一只褪下肩带,伸起手穿了出来,然后交换了一下按着bra的手,另一只也同样解脱了出来,最后两只手都夹在胸前,可怜兮兮的看着周子康,看的周子康眼里一阵冒火!

  「他妈的,最受不了你这小骚货的眼神了!」

  「快点继续脱呀!看我也没用!」吼了一声,周子康看见她的双手还犹犹豫豫的按在两个罩罩上,就急不可耐的拉住吊带一抽,少妇的手就打开了,少妇羞涩尴尬的用手捋了下头发,两只雪白挺翘的胸部就这样骄傲的露在空气中,顶端的蓓蕾可能感到冷嗖嗖的空气,起了一些小疙瘩!

  「看起来真是软啊!快点,下面也脱掉!」

  很快,最后一条布片也离开了她的身体,被黑森林覆盖的私处也初窥门径,周子康恶作剧般,对着她的私处长长的吹了口气,冰凉的风让少妇皮肤上激起一层细小的疙瘩,双腿更是交错夹紧了私处,一只手遮住胸,一只手情不自禁的想遮住让她感觉羞人的私处!周子康再也不能淡定的坐着了。

  猛的站了起来,把少妇的头发全部捋到了背后,让性感的锁骨裸露出来,然后一把把美妇拉进自己的怀里,他清楚的知道怀中这个女人是多么的敏感,只要吹一口气,她那条件反射般的娇羞反应,对自己是有多么巨大的吸引力!她老公真幸运,不过自己好像也不赖啊!

  浴火已经开始燃烧的周子康一把拉开了少妇遮拦在胸前的手臂,然后从后面一把揪住那对美乳!嘴巴则含住她的耳珠,肆意的舔弄着!

  「别动,让我好好看看,真软啊!」

  「啊,呀!别,嗯,不要!」少妇有点抵触,内心非常矛盾,一边觉得享受,一边觉得羞辱!

  周子康显然也发现了她的异常。

  「怎么了,宝贝,你今天好像放不开啊,以前不是这样的啊!」周子康捏起她的下巴,迫使她看着自己,看着那委屈崛起的小嘴就一下子把谈人生谈理想的调情前戏丢到一边去了!一张大嘴一口叼住了少妇的小嘴!

  「唔??」

  「波」的一声,唇分。

  「喜欢吧?嘿嘿!」

  少妇晃了晃头,周子康见状又捏起她的下巴,强吻了下去。

  一阵乱啃乱舔以后,他看着少妇的眼睛:「来把舌头伸出来!」这次她顺从的伸出了那条滑嫩的香舌,周子康也伸出舌头和她交织在一起,不断舔弄吸吮着!

  「看着我!」舌头则不断的追逐着那条灵滑的香舌,舌尖的美妙触感,还有那磬人心脾的口水都让他痴迷。

  少妇听话的看着他,任由他肆意的吸吮自己的香舌,周子康一手搂住她的香肩,一只手搓揉着她白嫩柔软的右乳,眼神如同狼一般的盯着那双迷梦的大眼睛。

  他放开了少妇的香舌,看着她美妙挺翘不断变化形状的乳房,道:「小骚货,让你更加爽,好不好?」他搓揉乳房的手停了下来,大拇指和食指腹捏住她的乳头,快速的抖动起来!

  「啊,不,不要!」

  「嘿嘿,喜欢这样吧!」又换了只奶子同样的揉虐了一边,急剧的刺激很快让少妇的身子一软,勉强靠着周子康的胸膛支撑着,周子康趁机大肆舔弄她的香肩。玩了了一会儿,周子康已经不在满足了!

  「再来点更刺激香艳的!来把腿张开点!」他的手下滑到少妇的大腿上,微微用力掰开!

  「对,就这样,来现在自慰给我看!」他牵起一只玉手,按在她的阴户上!

  另一只手继续搂抱着她,玩弄她的美胸!

  看着少妇捏起无名指和中指开始揉弄阴蒂,「喜欢揉阴蒂啊,家里有没有经常自慰啊?」

  美少妇羞涩的摇着头,看着她的玉手不断的扣弄私处,周子康搂抱的更紧了,手更是越加大力的揉弄她的胸部,嘴巴更是又一次袭击她敏感的耳珠!

  玩弄一阵以后,周子康瞥了一眼少妇的下体,道:「停下来了啊,继续弄,脚张开得再大一点,我不让你停下,你不能停下!」他自己则半跪在地上,那张大嘴转战少妇胸前的丰盈,一只奶子被吸的啧啧响,乳头都被吸了起来,拉到极限以后「啪」的弹了回去,两只手则用力的掰开了那对大白腿,然后在内测抚摸揉捏!

  「怎么样,下面湿了吗?」周子康看着已经羞涩的不行的少妇。

  美少妇红着脸摇了摇头。

  「真的吗?」

  她摇了摇头,细如蚊声的「嗯」了一声。

  「看来需要我帮你了!」周子康刚说完,一只手就猴急的按在了少妇的蜜穴上!

  「嗯!」

  「你不诚实哦,明明是湿透了呢!还说没有湿!」刚一摸上逼口,就是一片湿滑,不过周子康显然非常喜欢这种调调。

  「作为不诚实的惩罚,罚你自己掰开你的小骚屄!」美妇羞耻的掰开了两片粉嫩的唇肉,晶莹的水光清晰可见。

  「真是湿啊,让我来满足你这个浪蹄子吧!」说完就把食指和中指并拢插进了那个小骚穴里,故地重游,很快就扣到了那个熟悉的G点,恶作剧般用指腹快速大力的扣弄摩擦一番,嘴巴更是随便叼了一只大奶舔弄。

  「嗯啊??嗯??啊??啊!」她被扣弄的脑袋不断晃动,呻吟更是越来越响!

  「啊,别在弄那里,呀,呀啊!不要,嗯啊!」海啸般涌来的快感很快就把她淹没,本来两条张开如同站马步一样的少妇,妙曼的身体不自然的向上一拱一拱的抽搐了几下,淫水顺着周子康的手臂不断流下,地上很快就有了一摊液体!

  她很轻松的被自己弄出了小高潮,真是敏感呢,周子康暗暗得意!

  等她从高潮余韵中恢复过来以后,周子康拍拍她的美臀,道:「来,去那边沙发上玩!」

  「一只脚跪在沙发上,两只手撑在那边,让我看见你的屁眼!」周子康一边脱着裤子,一边看着少妇淫荡趴在沙发上,把那只弹翘的美臀对准了自己!

  周子康下身只穿了内裤,绕过沙发,走到了少妇面前,看着她羞耻的样子,就感到一阵兴奋,两只手扶住她低下的脑袋,逼迫她看着自己把内裤顶起一个大帐篷的鸡巴,道:「小骚货,像狗一样趴着给我舔吧!」又把她的左手按在裤裆上,道:「好好摸摸,大不大!」周子康托着少妇的下巴看着自己道:「我的鸡巴硬了吧,很想舔吧?」美少妇哀求的摇了摇头,周子康显然无视了,道:「我也很想被你舔呢!帮我把内裤脱了!」

  她显得有点不情愿,周子康道:「帮我脱掉啊!」她只好无奈的把周子康的内裤褪了下去,周子康一伸脚,就把内裤弄到一边,道:「来舔吧!」

  少妇抬头神色复杂无比,屈辱?哀求?痛苦?悲哀?实在包含了太多了,显然即使周子康调教了她好几次,她还是没有完全堕落,只是迫于他的淫威和把柄,只能随他索求自己的肉体!事实证明,反抗他,不听他的话,结局会更惨,想起之前那次的惨痛经历,现在还历历在目,她再也不想经历一次那种地狱般的折磨!

  她最终还是屈服了,现实是残酷的,她还是只能做他的母狗!紧紧闭着的红润小嘴缓缓的张开了,脸也在周子康的推动下慢慢靠近了那只不止一次让自己欲仙欲死的大肉棒,黝黑的巨屌缓缓消失在她的嘴里!

  「哦,爽!含的再深点!」大鸡巴齐根而入,上来就是一个深喉,痛苦的感觉卷席着少妇的脑海,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再也无法维持那副强颜欢笑讨好周子康的样子了!舒畅了一阵后,周子康总算饶过了她,看着不断咳嗽的少妇,心里暗想:「他妈的,臭婊子给点颜色,就他妈的给我开染坊,要不是我,有你今天?不懂知恩回报的东西,帮我口交一个还不情不愿的,看来是逼痒了,欠操了!」

  「把舌头伸出来!」周子康板着脸阴冷的命令着,感受到周子康的改变,少妇吓得马上乖巧的伸出了舌头,真的如同一只母狗一般,周子康拿着他的大屌在少妇的舌头上拍打了一阵,又「啪啪啪」的在她脸上拿大鸡巴打了几个响亮的耳光,然后阴冷的到:「再来!」大鸡巴又塞进了那个温暖的小嘴里!

  少妇吓的卖力的吞吸舔弄着他的鸡巴,深怕他把她弄回到那个地狱般的地方!

  手嘴并用,爽的周子康有点把持不住,到:「别用手,就用嘴巴好好给我舔!」享受了一会少妇湿润的小嘴以后,周子康一边按动她的头继续做吞吸动作,一边说道:「舔得真不错,等下就要用这根大鸡巴肏弄你的小骚屄了哦!」「一边舔,一边下面已经湿了吧,骚货!自己接着自慰!」他把少妇的左手从她身下推了进去,让她自己扣弄她的骚屄,骚屄果然湿透了,随便扣弄都有一阵阵哗叽哗叽的淫水声!他见状道:「骚货,想要吧!哦,真会舔!」鸡巴被少妇吸得「噗咯??噗咯!」响,周子康道:「我的鸡巴硬不硬,你下面肯定痒死了吧!想不想要?」

  看她不做回答,「波」的一声,周子康就拔出了他的大鸡巴,道:「不说的话,那我直接来插了哦!」少妇慌张的摇着头,周子康很自觉的无视了!

  「起来,撑在沙发上,屁股翘起来,让我看清你的骚屄,不然怎么好好肏你,给你的小骚屄止痒,哈哈!」周子康在她白嫩的屁股上用力拍了一记,放肆的大笑着,如同一个流氓,哪里还有半分校长的样子!

  美少妇无奈的照做了,周子康一只手扶住那只大屁股,一只手扶着大鸡巴在骚屄口磨了几下:「啧啧,下面都湿透了,看来很想要我的大鸡巴啊!」说完,就对准肉洞猛的挺进去了!

  「啊??嗯??啊!」

  「啪??啪??啪!」

  性爱的交响曲就此展开,两人的下体剧烈的碰撞着,周子康的鸡巴已经在刚才被少妇嘬的硕大无比,少妇的屄非常紧,穴口的骚肉死死的匝住肉棒不让它离开一次洞口!里面更是紧凑,如同处女一样的紧窄感很容易把男人带进巅峰快感,男人越老越喜欢嫩逼,就是因为夹得紧,骚屄里面的肉更有弹性和收缩力,让人欲罢不能!

  周子康兴奋的肏弄着少妇的嫩逼,一只手把她的头往下按,让她能够看到自己的骚屄,「嘿嘿,好好看看自己淫荡的小骚屄吧,看着我的大屌怎么肏弄你的,比你那个性无能的老公牛逼多了吧,索性给我生个儿子算了,他肏你那么多次连个屁都没生出来,让我给你生个大胖小子吧!哈哈」「看见我的大肉棒了吗?骚货!」周子康觉得她一直不回话很没成就感,「啪」的一声给她屁股来了一记响的,「回答我!不然我操死你这个烂货!」「啊,不要,看得见,看得见啊,呜呜呜!」

  「看得见啊,那我操的你爽不爽?」

  「啊,啊,爽啊,肏的我好爽啊!」

  周子康放慢速度,一下一下用力开始肏弄着美屄!

  「啊,啊,啊!」

  「操进去什么了!」

  「啊,肉棒啊!」

  「操进你哪里了?」

  「嗯?不回答?」周子康加快速度操了起来!

  「啊,啊!操进了我的小穴里面啊!啊!嗯啊!」「头转过来,让我看着你的脸!」

  「哦,你的骚屄好紧,夹得我好爽!」

  「啪啪啪??啪啪啪!」

  「嗯啊!嗯!啊!啊!啊!」

  周子康的喘息已经如同牛一般,终于肏了几百下以后,他停了下了,大口的喘息几下以后,道:「来骚货,换个更加刺激的姿势!」「去,躺在沙发上,腿张开,自己把屄掰开,等我的大肉棒好好喂饱你!」周子康一边喘着粗气的说着,一边把身上的衣服全部扒光!

  看着美少妇已经发骚的掰开骚屄等自己肏,提着大肉棒就过去,「咕叽」一声就插了进去,开头缓慢的抽插几下以后,就开始快速大力的肏弄起来!

  「来,亲个嘴吧!」周子康一边肏弄着,一边俯身含住了那张性感的小嘴!

  「把舌头伸出来!」一阵舌吻以后,周子康把旁边的抱枕拿了过来,垫在了少妇的头下,让她能够清晰的看见两人正在不断交合的私处,更是让她用自己的双手,继续用力的把骚屄往外分开,让他更加方便的肏弄!

  「看的清楚吗,我的大肉棒在肏你的小骚屄呢!」「嗯,看,看得见,插进去的地方!肉棒,哦!!」「我操的你舒服吗,骚货!」

  「嗯,舒服啊!」

  「肏的你爽不爽?」

  「爽啊!」

  「快射了哦,骚货!全部射你屄里好不好?」

  少妇已经被周子康肏的不要不要的了,体内剧烈的摩擦让敏感的她轻松的又到达了巅峰。

  周子康抽插的越来越快!房间里的啪啪啪声从未间断过,两只手紧紧的扣着美妇的蛮腰,随着肏弄的越来越剧烈,她的整个下体竟然被肏的腾空起来,下身高高隆起!嗯嗯啊啊的呻吟更是一波高似一波!

  「啪啪啪!啪啪啪!」

  两只浑圆的大奶子晃动的厉害,看的忍不住流鼻血,啪啪声更是越来越响!

  「嗯啊!啊!啊!啊!」

  「啪啪啪!啪啪啪!」

  「啊,忍不住了,要射了哦!」周子康如同打桩机般猛烈的肏了一百多下以后,猛的拔了出来,手上快速撸动着,另一只手一边拉过少妇的脑袋,一波波精液噼里啪啦的射在了她的脸上!

  周子康疲惫的趴在了少妇的身上,脑袋压在少妇软嫩的胸部,喘着气,过了几分钟才恢复过来。

  他顶着又变的疲软的鸡巴道:「给我舔干净了!」说完就把鸡巴往少妇的嘴边凑,少妇娇喘吁吁的给他舔弄了几下就吐了出来,撅着骚屄,两腿大开的躺在那里继续大口呼吸着!

  射精后欲望急降的周子康阴冷的问到:「去年全年的帐做平了吧,没有问题吧!」

  保持淫荡姿势的少妇,听到周子康冰冷的语气一愣,回过神,马上诚惶诚恐的道:「没,没有问题的,绝对查不出来什么!」「很好,你要知道你有这样的特权是看在你还有用的基础上的,不然我既然可以捧你起来,一样可以踩死你!」

  「当然我答应的事情肯定会做到,这点你应该很清楚,之前你的要求是不让我射在你的逼里,我至今都没有内射过你,所以你只要好好听我的话,办好我给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甚至放过你也不是没有可能,反正我现在身边不缺女人!好了,收拾好你的东西,滚吧,记住我说的话!」周子康阴冷的声音回荡在房内。

  少妇脸色恐慌无比,不顾脸上的精液,匆匆忙忙的就穿上衣服和裙子,就开了门,跑了出去!看着缓缓关上的门,周子康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阴冷的笑容!

  与美少妇离开的相反方向,李梦落从拐角处走了出来!默默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原来是她,上一次也是她吗?好像不是一个人!哎,干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静静的想了一阵,随后也转身离开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