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荡起双浆】
【让我们荡起双浆】
当我恢复知觉的时候,头脑一片空白,眼前一片黑暗。我似乎是存在于混沌之中,被一团暖水包容。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眼睛睁不开,耳朵听不见,喊也喊不出来,身体像被冻僵了,更确切的说是不收我控制了像是瘫痪了一样根本发不出一点点力气,或者说用尽吃奶的力气才能不受控制的动弹一下。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像是被抛离在茫茫宇宙,什么都没有,甚至连呼吸都没有了,只有漫无目的的飘散,直到生命的终结……或者说迎来另一个开始。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耳朵里会听到一些嗡嗡含混的声音,我就像被装满是水深不可测广阔无垠的罐子里一样,十分的可怕,但也有一点欣慰的是,我能证明我还活着,因为我听到了东西。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深处的外界变得动荡、嘈杂,我害怕极了,不知道未来将是什么,但却无能为力。


  再一次清醒过来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头顶上方仿佛有一道缝隙,偶尔张开,又迅速关闭,因为那一刹那我能明显感觉到听到的声音是清晰的,然后又归于含混。突然间,有个东西抓住了我,将我撕扯变形,像是头顶上的缝隙伸进了东西将我强行抽走,我突然间感觉到一阵冰冷,一片嘈杂,哭喊的声音,忙碌的脚步声,还有各种滴滴答答的仪器鸣叫声,我恐怖极了,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因为我看不到,听也听不真,我吓坏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而隐约中,我似乎又迷蒙的看到了一些东西,那是一个类似老式理发店里理发的椅子,一个女人躺坐在上面,上半身被白布遮盖着,下体却暴露着,两条长长的大白腿叉开着,修长圆润美丽的小腿被椅子两旁伸出来的支垫撑起来,小腿肚子被挤压得看上去很壮美粗肥,而两条大腿很白很结识,腿中央血肉模糊一片,隐约阴阜上的阴毛是金黄色的,我被这个离我渐行渐远性感女人的大长腿吸引得硬了,又被她那血肉模糊的下体吓得又大哭起来。


  等我再一次看到了这个世界,完全不一样了,我不知道来到了哪里,我变得如此渺小,因为在我躺在一个山一样金发碧眼,很漂亮很憔悴的女人的臂弯里,再看身边还有一个很落魄的中国男人用同样的眼神笑嘻嘻的看着我。


  我他妈的,我他妈的突然明白了。我哪里是被囚禁了,哪里是穿越了,哪里是来到了平行世界了,哪里是我毕生所学的理论物理知识所能解释得了的!我他妈的是投胎了!!!!


  我是谁?我在哪里?这是什么时间?这三个终极问题我不断的拷问自己。我的脑子转的飞快,从我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一切来搜集所有的蛛丝马迹来回答这三个问题。房顶上吊着的是类似白炽灯的灯泡,上面还有很老式的搪瓷灯罩,我环顾四周,墙是白色的,斑驳的,这里应该是医院,房间的门、窗都是木头的,刷了浅蓝色的漆,铁架子床,散发着消毒水味道的白色棉被,上面还印着滨城市人民医院的字样,隐约可以听到窗外高音喇叭的广播声,我至少可以确定,我回到了过去,这里是中国。


  「看,这小家伙左顾右盼的,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在那个山一样高大的金发碧眼身边,嘴都快笑裂了的中国男人用他那肮脏的手逗着我,笑眯眯的说。我心想,废话,他妈的老子什么都知道。这两个人应该就是我的「爸爸」和「妈妈」了吧?妈妈很漂亮,时隔金发碧眼身材高大性感的白种女人,而爸爸,看上去有些苦,有些衰,没有什么精气神儿,感觉生活压力很重,要么就是身体不是很好。


  其实我就算是从这个金发碧眼的美女的骚屄里钻出来的吧,但我并不认可他们就是我的父母,因为之前的记忆都有,我非常清楚我不是这个家庭的新成员。


  所以,看到这两位,我第一个感觉就是,很不般配,会想,这个苦男人有这么漂亮的洋人媳妇,不一定是件好事儿啊,伺候得了不说,也很容易被戴绿帽子吧?


  当然,既然是我的父母,既然我要在这里开始我的新生命了,那我就要知道他们的故事,我真的想知道,我是怎么来的,他们又是怎么结合在一起的。


  这时,我看到了墙上一个很老旧的,在我之前的那个世界里,只在博物馆看到过的液晶电子万年历上,上面的日期写着1999年,正是我所在年代的316年前!!!!!


  唉,认命吧。


  我用我新的生命最初几年成长的时间,来稍稍做一个自我介绍吧,也详细介绍一下我的家庭。新的我,现在的我,出生在1999年春天,我刚出生不久,北约在美国密苏里州举行仪式,正式接纳波兰、捷克和匈牙利三国为其新成员。


  我的父亲叫江铁柱,是一名普通的装卸工人,他说我是他们两口子爱的结晶,所以给我起名叫江双。而我的母亲,叫做莎拉波娃,她在20岁的时候生了我。


  此刻,我弄不清这个世界了。它不是2315年的中国,更不是课本中、资料中、影视剧中的1999年的中国。如果将时间再往回调一甲子,可能会更符合时下的状况,但是又不尽然。在这个世界里,我的祖国叫做华国天朝,最高领导人是总统,但却是一个高度集权集中制的国家,极少部分几大家族在高层,绝大部分基层的人们平等、平稳的生活。和我穿越或者说投胎之前的那个中国相比,这里的建筑很像是50年代的中国,高度统一,没有个性,实用为主。人们的服装听说都是统一供应的,男人是黑色的类似中山装的服装,而女人的服饰更有意思,是很像旗袍的贴身裙装,夏天可以看到高高开气的裙摆下女人们长短粗细各异的大腿,就算冬天也只辅以紧身的类似打底裤的裤装,腿的形态还是会暴露在外。因为是旗袍式的裙装,而且面料更贴身,更有垂感,所以女人的身形一览无遗。但女人的头,却是被类似古代婚礼的盖头一样的一块布所盖住的。这是一个有的方面看上去落后,但有些方面又很发达的国度。刚刚说衣服的面料修身、垂感,而且有很强的温度调节功能,在寒冷的北国,除了最冷的时候女人要套上紧身裤打底裤来护腿之外,几乎可以一年四季都是一套穿着。而这个所谓的盖头更是神奇,从外面看,是像普通的一块布一样,完全遮挡住女人的容貌,可从里面看,却是完全透明的,比塑料布还要透明,完全不影响视线。


  当然,这都是无关紧要的,其实大家更关心的应该是我的母亲了。我母亲叫莎拉波娃,1979年出生在苏联,没错,她是一个网球天才,而且就像现实中的网球明星莎拉波娃一样的漂亮,金发碧眼,拥有1米88高挑的个头和性感健美的身体,有着高耸的胸部圆翘的屁股和两条修长结实的大美腿。但有有些不一样。从母亲成长的经历来看,我有些懂了,可能就是我所激励到过去世界的那一粒原子,在时光的碰撞中引起小小的反应,而这细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反应又散出点点涟漪,而这些涟漪又或多或少,或是微不足道或是引起了蝴蝶效应,对过去的世界造成了改变。当然我不能解释我他妈的为什么投胎到过去了,而且被莎拉波娃生了出来。说回到我的母亲,莎拉波娃。为什么说她的成长也许和我那颗原子有关呢?因为除了莎拉波娃的出生日期比现实中早了8年之外,从出生到童年都一样。她很小便展现出网球天分,6岁被亚美利加的教练相中,8岁,她被教练带到亚美利加,进行更系统化的训练。然后……就因为一粒原子造成小小的错位,现实中的她在1987年出生,8岁时就是1995年,完全没有问题,但可恶的那一粒回到过去的原子,让我的母亲莎拉波娃在1979年出生,而她的教练私自秘密的将她带到亚美利加,正是两国冷战的末期,而且,她的教练真的是间谍。结果就是莎拉波娃被苏联间谍带回国,然后和她的父母一起因为间谍罪被流放到了西伯利亚。


  在我懂事之后,母亲和我讲了她悲惨的童年和为什么来到中国,尽管这对于她来说是痛苦的记忆,但我作为她的儿子,母亲莎拉波娃认为有责任和义务让我知道我的妈妈,我的姥姥姥爷的过去。


  而在讲这个故事之前,我想要声明一点,这,绝对不是个科幻故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