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傧相】
【男傧相】

        我独自沿着伦敦南岸彳亍。这是一个名胜地,沿着河流,许多文化活动和街边艺人表演,每天都在这里不停地演出,让人流连忘返。

  我的手机响起,一看,是我在纽约的朋友汤姆打来的。

  已经有一年了,都没有接到汤姆的信息。汤姆是我的同学,我们一起学习,一起毕业。十二年前,我们一起毕业于英国牛津大学的机械工业系。毕业后,汤姆迁移到美国,因为他在美国纽约一家工程公司找到一份工作,后来还升任为管理层。

  我一直留在英国,继续升学,后来获得博士学位。我是凯文,今年三十五岁,身形瘦小,但是身高六尺一寸。我至今依然未婚,也没有女朋友。在牛津,我有一个三卧室的连排房产。

  我的好友汤姆和貌美如花的娜塔莎结婚,目前已经有一个三岁的女儿。娜塔莎有间小店,专门售卖手工艺品。

  我第一次看到娜塔莎,是在六年前。但是,见面的原因是:我是他们结婚的男傧相。

  娜塔莎和我相处得很好,我们享受彼此之间带来的幽默。当时,我们一起相处了十天,过后我就回到英国。回国后,我们只能通过电话和Skype通话。

  随着日子一天又一天地过去,我们慢慢地疏远了。每次都是我主动打电话过去,但是,总是让人感觉到我好像是入侵了他们的生活世界,尤其是汤姆。

  哦,扯远了。

  回到这个手机电话。汤姆说他从网络看到一个信息:我将到纽约去参加一个会议,发表我的论文。他说,他准备拿几天假期和我见面,同时他准备到机场来接我。我同意他的提议,两个星期后,我将抵达纽约和汤姆见面。

  当天,刚刚出了移民关卡,我就听到他呼喊着我的名字。他热情地拥抱着我,然后上了他的车,回到他位于曼哈顿的住所。我知道这个地区,都是一房式的房子,所以我事先已经为我自己在这附近预定了旅馆。

  娜塔莎还在工作,所以我和汤姆有更多的时间,闲话家常。过后,我们一起到中央公园走走。一直到傍晚六点多,汤姆建议我们去喝两杯。

  汤姆说,娜塔莎会在七时左右回家。等她回家了,我们一起去吃晚餐。我不介意迟些吃晚餐,因为现在我毫无牵挂,而那个我参加的会议,距离现在还有好几天。我之所以提前到这里来,主要是要克服我对时差的不适。

  娜塔莎回家了,我太高兴又和她见面。她是个漂亮的女人,小骨架,红色的长发,绿色的眼睛。

  那晚,我们一起外出共进晚餐。我坚持这一餐由我做东,以感谢汤姆到机场来接我。这一餐,真是可口美味。我注意到汤姆喝了很多,但我对此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问他为什么。

  我参加的会议前后历时四天。我告诉汤姆,等我的会议过后,我们才一起到处逛逛。

  我是在会议的第二天,发表论文。当天,得到参与会议的来宾的赞赏,特别是汤姆。

  那一晚,汤姆坚持要请我吃晚餐。他喝了很多香槟,直到十点左右,我们一起回到汤姆的家。

  汤姆开了一瓶JackDaniels威士忌,一边喝,一边谈天。汤姆不停地喝酒,慢慢地已经醉意浓浓。娜塔莎自己喝着红酒,但是喝得不多。她时不时看着汤姆,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到她对汤姆烂饮表示不快。

  汤姆小声地对娜塔莎说了些话,我看到她站了起来,说:「我去淋浴,你们继续吧。」

  娜塔莎去淋浴,我和汤姆继续闲谈。我和汤姆喝着我们的酒。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娜塔莎回到我们的身边。她看着汤姆,从她的眼神,我察觉到她瞪着汤姆,对汤姆的烂饮感到不快。

  我们喝着喝着,时间一晃就到了午夜了。汤姆这时几乎已经烂醉如泥了,他沉睡过去,对他来说,这个世界已经停止了。我和娜塔莎闲聊着,过了一阵子,我看着汤姆,问娜塔莎说:「我们怎么处置汤姆呢?」娜塔莎回答说:「哦……让他就在那儿睡觉吧。我去拿条被子,替他盖上就行了。」

  我说:「不……不……这样不好。我看,我还是把他拉上床去让他好好地睡一觉。」

  娜塔莎转过身去对着汤姆,然后摇摇手说:「他常常都是这样的。我都是让他睡在那里。那里啊,是他的安乐窝。这样和酒瓶作伴的日子,已经有一年多了……」

  我走到汤姆的跟前,拉起他的手臂,我用我的一根手臂穿过了他的腋下,扶他站了起来。

  「凯文,你要干嘛?」娜塔莎脸上挂着不快的神情看着我。

  汤姆的体重不轻,但是我自觉我还能够把他撑起然后扶他到他的床上去。娜塔莎在前面带路,我好不容易地把汤姆扶上床去。他自始至终一直闭着眼睛。

  我有些疑虑地问:「他没有问题吧?」

  娜塔莎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说:「当他烂醉如泥的时候,可以很多个钟头都是这样……怎么样也无法叫醒他。让他去吧。他睡够了就会醒来。明天六七点钟,他才会醒来。还好,明天他不必工作,为了你来,他请了几天的假期。」我回答说:「我想,他是因为我来了,一时兴奋所以喝多了……」她看来很伤感,缓缓地说:「我当然希望是如此,但是,事实并不是这样的……他啊,酩酊大醉,烂醉如泥的习惯已经一年多了。我现在很痛恨他嗜酒的习惯……他改变太多太多了……」

  我安慰娜塔莎说:「听到汤姆的这回事儿,我感到抱歉。如果我能够帮上忙,请你开口,我一定义不容辞地帮助你。」

  我把汤姆安置在床上,娜塔莎开始把他的外衣脱了。我看着娜塔莎说:「娜塔莎,你还好吧?」

  娜塔莎看来很沮丧,缕缕忧伤就写在她的脸上。我真的为他们难过。我转过头对着浴室的门,然后对娜塔莎说:「借用你们的厕所一用。我想,我上洗手间之后,就叫辆计程车回旅馆去。」

  娜塔莎示意地说:「没问题。厕所就在左边的第二个门道那里。」我进入了厕所,小便很急,我并没有把厕所门全关上,因为我想,娜塔莎不可能跟着我进来厕所。

  小便,洗手,然后拿出钱包,想从里面找出我居住旅馆的名片。我想看看旅馆的地址,因为待会儿必须告诉计程车的司机我所住的旅馆在哪儿。

  可是,找来找去,竟然找不着那张名片。我非常肯定,之前我是放在钱包里的。我翻找着,把一张张的卡片从钱包里抽出来,一张一张地翻看。一不小心,一张卡片从我的手指间滑溜掉了下来……竟然从洗衣机的顶上缝隙掉进了洗衣机里去……

  妈的!真倒霉。我打开洗衣机的顶盖,在衣物之间翻找着……现在,我几乎整个人就埋头在洗衣机里……里头传来阵阵衣物的体味……眼前,看到的,是个胸罩、还有「性感」的丁字裤……这时,我突然察觉娜塔莎就站在厕所的门口,悠悠地说:「你啊你,真不是个东西……原来你嗜好此味……是个嗅吸狂?……」我的脸发烫,我相信这时刻,我的脸色应该赤红一片……我忙着解释:「不……不……不……不是像您想像那样……我证明给您看:一张名片真的掉在您的洗衣机里……」

  「您看……我手上还拿着钱包……我找给你看,洗衣机里面肯定能找到我的那张卡片……不信?我现在就找……」

  娜塔莎慢条斯理地走过来,嘴里发出了「滋——滋——滋——」的响声。

  我弯下腰在洗衣机里翻找……终于找到那张卡片!「您看,卡片在这里!」她瞪着我:「我怎么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我无言以对。我怎么能够证明我不是故意的……我感到无比的尴尬。我结结巴巴地说:「请您相信我。我不是您想像的那样……」

  她转过身子,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过来,我需要你的帮忙。」我跟随着她走出去。走到汤姆的跟前,我看到汤姆的长裤的裤带已经松开,拉链也已经拉下。她对我说:「帮我把汤姆撑高,我必须把他的长裤脱下来……」我依照她的指示去做。她大力地把汤姆的长裤拉下,然后折叠好放在一边。

  接着,我开口问:「没有其他的事吧?没事的话,我就出门去叫辆计程车。」她向我走过来,说:「没事了。」这时,她的双眼直直地瞪着我。这时,我感觉到,我在她的面前,想起刚才的那一幕,无地自容,感觉自己是多么的渺小。

  我们两人,双目交接。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竟然就在我的身边,我这时才察觉到,我近的可以听到她的呼吸声……她突然吻了我……她的双唇是柔嫩和炽热的……

  过了一阵子,她悠悠地说:「你在厕所里嗅吸我的衣物的味道……你还喜欢再进一步做点你喜欢的事儿吗?……」

  我这时感到有些昏阙……我望着她,她的眼神几乎可以把我给杀了……我结结巴巴地说:「我没有……我没有嗅吸你的衣物……」她喃喃自语地说:「长久以来,他对我乐此不疲……长久以来,他就这样和我做爱……但是,他就是醉醺醺地从来没有清醒过……」她突然拉住我的手,把我紧紧地抱住,也紧紧地吮吸着我的双唇,尽情地接吻……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过了一阵子,我有了自然的反应,也紧紧地抱着她,激情地吻着她……

  我的阳物起了自然的反应。这时就紧紧地贴在她那隔着一层衣服的小腹上。

  我相信,她这时已经感觉到——九寸长的肉棒就贴在我们两人之间……她开始解开我的上衣……即使到了这一刻,我必须说:我从来没有对娜塔莎有任何非分之想,因为只有一个原因:她是我的好朋友的老婆!

  娜塔莎是个好女人。坦白地说,我也喜欢她这一类型的女人,我想,其他血肉之躯的男人,都会喜欢这类型的女人。只要你看着她,只要她同意,每个男人都会马上好好地操她一顿……

  我这时倒退了一步说:「不……不……娜塔莎……不可以……」理智告诉我:她是我的好朋友的老婆!但是,这时,我的上衣已经完全敞开,而娜塔莎这时,已经把她的外衣褪下……她已经赤裸裸地,就站在我的面前。

  她把她的红色长发往后甩。我看到她的私处附件有刺青。她的阴毛经过刻意地修剪,呈现一个倒三角形,那簇整齐的红色阴毛尽端,我可以看到那稍微长长的性感阴唇……

  那块刺青从她的腹部一直延伸到她两边的肋骨。上面的主要颜色是红色和绿色,这和她的头发发色和她的眼睛,配合无间。仔细看看,刺青的间中还参杂着些微的黄色和黑色。

  她的乳房不大,但是非常完美。两个小山峰间也有些星星刺青闪烁其间。现在,她的乳头直挺挺地挺立在那儿,就好像要刺穿我的眼珠子。我受不了了,那完美的乳房……

  她含情脉脉地看着我。我的心醉了……假如她是我的老婆,我只会心醉,绝对不会酒醉,这样可以天天把她平放在床上,好好地不停地干着……绝不停止。

  我真的猜不透,为什么我的好友和老婆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儿,使得他竟然天天沉醉不醒……

  娜塔莎跪坐在那里。我伸手拉过了她的双手。她的手是柔嫩的,略带温暖。

  我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双手,那种肌肤的触感,让我有些失神。我闭上了眼,对着她说:「娜塔莎,你真漂亮……但是,你是我的好友的老婆……」我从来没有听过娜塔莎这么说……但是,她说了:「操!快点脱掉你的衣服……快点儿……操我!操我!……好好地干我……你不是一直想好好地操我吗……」

  我有些吃惊。但是,觉得她在说些傻话——我当然想好好地大干他一场……谁不想大干她一场!我缓缓地说:「想……但是,不是在这里吧?……」她转头去看看汤姆,还用脚趾去踢一踢汤姆的屁股。他一动也不动。他醉死了……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他应该不属于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的……她转过头来,对我说:「我不会离开这儿……你现在就在这儿操我吧……」她紧紧地拉着我的手,我一不小心,失去了重心,就这样跌入她的怀抱里……她的双唇扑了上来,紧紧地吮吸着我的双唇……我顺势紧紧地抱着她……我感觉到他的手正隔着我的长裤,大力地搓揉着我的阳物……再来,她揭开了我的裤带,开始为我解除我身上的衣物。我这时也有些心急了。希望尽快地脱个精光,和娜塔莎一样,赤裸相对,然后好好地干她一场……她在汤姆的身边躺了下来。我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脱个精光。我走到台灯前面,她察觉到我这个动作,他说:「开着灯吧……如果,你觉得太亮,可以把灯扭暗一些……」

  我停止了动作,让台灯依然亮着。灯亮如故,我缓缓地在走到床前。

  我走到她的跟前,蹲了下来,一只手就靠在她的大腿上。我慢慢地抚摸着,慢慢地绕到了她的臀部。我轻柔地搓揉着她那手感上佳的臀部。我另外一只手,手指撩拨着她那可爱的红色阴毛……手指,和那可爱的桃源洞的距离,就在毫米之间。我抚摸着那里的刺青,沿途而上,我触及那如樱桃般的乳头……我的手指绕着乳头画圈圈,间中不规则地捏着乳尖……

  我用口水弄湿了我的指头,然后抚弄她的另外一只乳头……我的手指,继续在她的乳头周围绕着圈子抚弄着……这时,我的阳物,直耸耸地矗立着,犹如一根巨大的灯柱。我的九寸阳物,这时已经紧紧地被她的双手大力地搓揉着……说的正确点,她是在大力地搓捏着……当然,我的双手也没有停止,双手与巴掌大力地紧握着她的双乳,又搓又捏……

  她抬起头看着我,然后说:「嗯……好壮好巨大的屌……」我轻轻地回答她:「谢谢你……你可以尽情地拥有它……」这时,我的眼光触及在一旁的汤姆。娜塔莎也察觉到我的这个举动,她瞪着我,一边不停地上下滑动我的阳具,一边说:「他绝对不会察觉的……」她拉着我的阳具,示意我上床来。我上了床,她的手,没有离开我的巨屌。

  我怕压坏了她,轻轻地对她说:「你上来我身上……」她很快就坐在我的身上。但是,这时,她突然间伏下来,同时还把身子倾斜,靠向了汤姆,靠近他的耳际,还大声地说:「你不要这么大声地打鼾……」我大吃一惊。汤姆怎么这么昏醉呢……我自己本身,从来没有这样沉醉过……她的那句大声的「你不要这么大声地打鼾」还一直环绕在我的耳际……一回又一回……

  她移动了身子,背对着我,把她的阴户对准我的嘴,就这样凑上来……另外一端,我感觉到,我的阳具已经一滑溜——进入了她的嘴里。喔……我如入天堂……我拥有宇宙的一切……

  我想好好地玩味一会儿她那可爱的桃源洞口……现在,在我跟前的,一阵阵骚人的味道直扑我的鼻尖……接踵而来的,是阵阵的潺潺流水……爱液已经涌至……我吮吸着那天然的无价之宝,舌尖也不停地直捣黄龙,长驱直入那人间仙境……我撩拨开两片阴唇,我爱死了她这个美妙无比的人间杰作……一个美女如花的桃源洞,还有那两片迷人的阴唇,已经让我的阳具坚硬如巨棒……我不停地吮吸着……再来就是无间断地干着她……吮吸着……抽插着……应该有两个小时了吧,我们没有停止……她的高潮,来了一阵又一阵……我啊,越战越勇……

  她的口活让我如入仙境。尤其是她的舌尖一直不停地绕着我的龟头和韧带之间打转着……这样的不停滑动,让我如痴如狂……我也不甘示弱,舌头直捣黄龙……舌头一卷,舌尖几乎直探阴道……湿漉漉的阴道,我知道,她的高潮,来了一阵又一阵,永无休止……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她的动作慢了下来。双手紧紧地抓住我那坚硬如钢的阳具,大声地喊道:「你他妈的阳具真的太棒了!太棒了……」她看来极其兴奋。我赶紧望一望汤姆。真的,他好像活在另外一个世界——连动也没动一下……

  这时,娜塔莎坐在我身上,俯下身子,吻着我。我们激情地吻着……我们紧紧地抱着……这时,我感觉到:她正在尝试在把我的阳具,插进她的阴户里……她的两片阴唇,正在我的龟头左右摩擦着……我这时已经无法等待了。我一手握着阳具,直顶他的桃源洞……我们继续激吻着……她的两片阴唇,不停地在套弄着我的巨屌,尤其是我那巨大如钢球的龟头……一阵子,她微微地抬起头来,眼睛瞪着我,性感的声音如丝般飘进了我的耳管:「操我!深深地操我!……」

  她的臀部如电臀,不停地上下套弄着……突然,她看着身边的汤姆,悠悠地说:「他……他勃起最硬时也只有五寸……」

  她转过头来,看着我,然后深情地吻着我。接着,她转过身子,换个姿势,又把我那九寸的阳具塞入她的嘴里……一会儿,又转过身子来,骑在我的身子,把我的巨屌,直灌进她那湿漉漉的阴道里……

  她激情地大力地上下套动着……一会儿,又喃喃自语地说:「哦耶……我的天啊……你的巨屌比他长一倍……又硬又粗……干的我又深又爽……太结实了……」

  我看着她……阳具在她的桃洞里,又进又出的……她闭着眼,又喃喃自语地说:「喔……我感觉到……是实实在在的阳具肉棒在我的阴道里……不是一根手指在我的阴道里……」

  手指?我知道,她意有所指。

  她稍微低下身子,两颗乳房就在我的眼前晃着……极富节奏感,左右……前后……随着她的套弄,双双起舞……

  她看着我,另外一只手却拉着汤姆的手,一直拉到她的胸前,把他的掌心搓揉着她的乳房。汤姆的手掌,在她的手里,不停地搓揉着她自己的乳房……时而搓揉……时儿搓捏……紧紧地搓捏着……

  一会儿,她把他的手移至肚皮上,抚摸一阵子之后,她把他的手指放在自己的嘴里……时而吮吸着……时而摊开他的手掌,在他的掌心亲吻着……这时,她突然停下了动作,不再干我。把我的肉棒从她的阴户里拉了出来。

  她悠悠地望着我,说:「虽然他没有知觉,但是,我还是要他感触到九寸的肉棒……」

  接着,她让他的掌心紧握着我那九寸的肉棒。她紧握他的手,他的手紧握着我的肉棒,上下地套弄着……我相信,汤姆的掌心,现在应该沾满娜塔莎阴道的爱液。套弄了几十下,她依然抓着他的手,紧握着我的肉棒,把我的肉棒插入她的阴户里……然后调皮地说:「嗯……他同意你的肉棒直驱我的花心……他同意你干我了……」

  她连根坐下,我的肉棒又再次深入他那可爱的极乐深渊……这一次,她像一匹野马,大力冲刺着……极速冲刺着……当然,汤姆的手,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被甩回床上……

  我双手抓着她的乳房,又搓又捏。我也配合她的动作节奏,毫无忌惮地干着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把我的肉棒大力地又转动又滑动又挤压着,我的睾丸大力地摩擦着她……我望着她,发现她的嘴唇在颤抖着……双眼紧闭……嘴唇呈现不同的形状……我知道,她的高潮来了……

  「我的天……哦耶……干得真爽……太爽了……他妈的爽……」她喃喃自语。我没有停下来,继续野兽般地干着她……不停地干着……她啊……高潮来了一阵又一阵……在她的紧密的桃源洞里,我乐不思蜀……

  突然,世界停顿了下来……我们不约而同地停止了动作……我们发现,汤姆这时转身过去,就背着我们!

  我看了一眼娜塔莎。她却微笑着说:「你他妈的贱货!你害怕了?你以为被发现了……抓奸在床……男傧相正在干着他的老婆……」她的这阵笑声和说话,在我听起来,又刺激又淫荡……「你啊……是最好的男傧相……干的我不能自己……你是个称职的男傧相……」

  她真的太兴奋了……不停地拍打着我的胸部。

  「你他妈的……狗……快点,从后面干我……干我……」她伸手从汤姆的头下,拉出一个枕头,垫在她的胸前,就这样伏在枕头上,屁股翘得高高的……

  她回过头来看着我说:「我相信……这样干我……我会更快乐……」我趋向前,不直接直捣黄龙。我握着巨屌,让龟头搓揉着娜塔莎的阴蒂。她的阴蒂,我感觉到,已经勃起,完全呈现突起的激凸状态……我不停地搓揉着,就是不插入她的那个桃源洞。一会儿,我感觉到娜塔莎有些不耐烦了,她要我的肉棒进入阴道。那种渴求,我十足有把握相信我的感觉是正确的。但是,我并没有意思此刻去满足她的渴望——因为,时间未到……我正享受着龟头摩擦着阴核的快感……真的是意犹未尽……

  过了一会儿,她有些无法自制了……伸手抓住了我的睾丸,强力地……暴力地把我的肉棒强暴地塞入她的桃源洞里……

  进入之后,她不让我脱弦……好像担心我的阳具逃脱出她的阴户……在扯拉之间,我进进出出,不停地大力抽插着她……

  她像只母狗一样地伏着……我大力猛力地干着她……啪啪啪……啪啪啪……她呻吟着……她不顾及汤姆就在她的身旁……阵阵的叫床淫声浪语……一声比一声刺耳……

  过了一会儿,她转过头来,看了看汤姆,又转过头来对我说:「我深爱着他,可是,他却终日沉迷于酒精里……她已经有六个多月没有干我了……」我用怜惜的眼光望着她……我想,我只能继续全力地干她……让她满足……完全的满足……

  我伸手拉着她的头发,发现她像只温驯的小狗一样,配合着……随着啪啪啪的大力抽插着……我的手牵拉着她的头发……越来越紧……而且,随着抽插的节奏,我也牵扯着她的头发……

  她的口中啊啊啊的……一声接着一声……口中不停地喃喃自语:「哦耶……哦耶……不要停……不要停止……快点……快点……我……我爱你……」「我的神啊……来了……来了……不要停……不要停止……快点……快点……干我……干我……」

  她的身体,颤动着,又带来了一阵阵的抽蓄……我知道……她的高潮来了一阵又一阵……

  随着不停的抽动,她的爱液已经不能自己……我这时已经感觉到,一阵阵滚烫的爱液已经慢慢地从我的肉棒,流到我的睾丸……这时,她突然抽离我,转过身来,紧紧地抱着我,说:「你是我的神啊……你是怎么可以这么持久……让我死去活来……你的九寸肉棒是这么坚硬如铁棒……我的宝贝……我干你……」

  一会儿,她低下头来,凑近我的鸡巴,把它连根尽入。她用尽全力,希望我能射精……

  约莫过了五分钟,她抬头对我说:「嗯……你不容易射精哦……」突然,她拉下在身旁的汤姆的内裤,掏出他的阳具说:「他从来就不像你这样……」

  这时,她突然把汤姆的阳具塞入她的嘴里,同时移动她的身体,张开双腿,把她的阴户移向我的肉棒,接着说:「来,继续干……」我的阳具再次顺着方向,一顶,又再次进入那个还滚烫着,还湿漉漉的阴户里……

  约莫过了十来分钟,她的嘴巴离开了汤姆那软绵绵的阳具,转过头来对我说:

  「只有你的阳具,才能让我感觉我是被干着……」我享受着干着娜塔莎的阵阵快感……她的阴户还是那么紧闭,就像没有经过开发那样……我知道,这是汤姆没有办法给娜塔莎的——因为,我的是九寸的巨屌!

  这是,我感觉我有些感觉,我知道,要射精了……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让肉棒停留在阴道深处长些时间,避免即刻缴械……但是,她瞄了我一眼,她应该知道怎么一回事儿——因为,这时,她反宾为主,自己扭动着,套弄着我的阳具,而且,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强力……我无法抵挡这样的冲刺,我已经忍无可忍,啊的一声,我一泄如注……滚烫的精液直射娜塔莎的花心……她知道我射了,并没有停下来,也没有慢下来,反而更大力、更快速地抽动着……

  「啊……啊……啊……」

  我不停地呼喊着,猛射着……一射——二射——三射……足足射了十几炮……

  我一直闭着眼,我只听到娜塔莎不停地喊着:「啊……哦……啊……哦耶……太好了……真棒……再射……再射……干我……干我……」过了片刻,我的阳具依然在娜塔莎的阴道里,乐不思蜀……我俯下身来,亲吻着她。她的双腿,依然缠绕着我的腰不放开……过了几分钟,她瘫痪似地躺下,就躺在我和汤姆之间。她侧着身体,双手双腿,缠绕在我的身上。她在我的脸上不停地亲吻着。接着说:「凯文,谢谢你……这是我日思夜想的……」

  我听了有些惊奇。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一直想和我做爱?……我想,我不应该问她。尤其是在这个美好的时刻。

  因为她的双腿缠绕着我,她的阴户就贴紧在我的腰部和大腿之间,我感觉到,这时她的阴户,还是那么滚烫,还有那湿漉漉的液体,就在我们的肌肤之间……我知道,那些液体,有她高潮的爱液,也混杂着我浓浓的的精液……当我醒来——不,我是被一阵吵闹声给惊醒的。

  当我张开眼睛,我的知觉回复正常,那是阵阵的闹钟的响声。我张开眼睛,看到娜塔莎正走出门去。她看来春风满面。我看了一眼时钟——上午四点钟。

  我有所觉悟,那阵阵的闹钟响声……啊……会不会把汤姆惊醒?

  妈的,还好。他看来真的是烂醉如泥。

  我想,我应该赶快起身,离开这里。虽然这个时候,我他妈的感觉全身乏力。

  仔细想想,我对于昨晚所作所为,我没有后悔:因为,我真是享尽人间无价的快乐,而娜塔莎,也从我们的性爱中享受了她从没有过的高潮与兴奋。我龌龊地还想着:几时,我们还可以再来一次……甚至再来几次……这时,我停止继续胡思乱想。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阳具已经完全连根尽入娜塔莎的嘴里……她一边不停地吞吐着、套弄着,还一边用她的手,大力地在我的阳具上,上下套弄着,滑动着……

  太兴奋了……没多久,我知道,我无法控制,要射了……可是,我还意犹未尽,我想再干一干她的阴户……我抓住她的头,不让她继续刺激我。我对着她说:「不要……不要……我要干你的逼……」

  她望着我,死命地摇头,同时,继续地套弄着我——我的阳具,就在她的嘴里,进进出出……

  我无可奈何,只好闭着眼……

  不久,我已经忍无可忍,也不必再忍……我一泄如注,滚烫烫的精液直灌娜塔莎的喉头……

  娜塔莎揪住我的睾丸不放,把我的巨屌越拉越紧。我还感觉到,娜塔莎的舌头,不停地在我的龟头根部凹陷处环绕着……在我喷射的时候,她还用舌头顶着我的那个小洞洞……

  我的阳具一直没有离开过娜塔莎……即使我的阳具已经软化了,娜塔莎还是一直吮吸着……当然,我的精液,这时已经完全被娜塔莎吞进胃里……一点儿都没有流失……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松口离开了我的阳具。

  我这时连我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地说:「我要干你……」娜塔莎微笑着,说:「我知道……不必担心,你有大把机会……你几时想干我,随时都可以……」

  我有些纳闷。因为第二天,我就要离开纽约到其他地方去度假……而且一个星期后,我又要离开美国回伦敦……

  我想,我必须在汤姆睡醒之前,尽快离开这里。我吻了吻娜塔莎,说:「我要离开这里。我会在明天离开之前前来看望汤姆……」我起身穿好衣物,召唤了一辆计程车离开汤姆的家。

  我参加的会议,就在这一天结束。我没有看到汤姆到来。我给他打了个电话。

  在电话中,我从他的回话,就知道他的酒意未消,所以没来。我对他说:「我现在正在回旅馆途中。我在离开纽约之前,会到你的家去一趟。」在和汤姆电话通话时,我内心感觉有点儿内疚。我回到旅馆,收拾好行李,然后到柜台前结账,然后离开旅馆。在路边,我召唤了一辆计程车,到汤姆的家去。

  现在大约是晚上七点钟左右。娜塔莎应该要下班回来了。汤姆又再邀约我喝一杯,但是,我拒绝了他。可是,他依然倒了一杯酒,自己喝着。

  我们闲聊着。不久,娜塔莎下班回来,脸上布满着欢快的神情。她微笑地对我说:「我想,昨晚的娱乐应该让你乐不思蜀吧?」我听着听着,有些惊慌……这时,我的九寸阳具,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勃起了……

  这时,我听到娜塔莎对汤姆说:「凯文离开我们这里,到他下榻的旅馆的隔邻的俱乐部去了……」

  汤姆看着我说:「哦……是的……那里真好……是个享受欢乐时光的好去处。」我转头望着娜塔莎,说:「谢谢你们的招待。回去后,我会和你们联系。」汤姆站了起来,我们拥抱着。他说:「我知道我工作无法陪你到处去。但是,我想,你应该到处逛逛,观光乐趣无穷。」

  我转过头望了望娜塔莎,她带着甜蜜的笑容,和我结结实实地拥抱。她说:

  「我店里的助手,为我看顾我的那间小店。我下个星期,就休假了。我想到处去走走,找点儿新的生意灵感。」

  她望一望汤姆,然后说:「对不起,亲爱的。我没有事前告诉你这件事儿。」她转身,再给我一个拥抱。

  我带着内疚离开了汤姆的家。因为,可能两人再下来会面对许多问题。对于娜塔莎,我更加内疚,也感到心痛。一路走来,他们将会怎么继续去铺设他们的未来……

  在计程车送我到离开机场不远的旅馆途中,我的手机响起,一段短信显示在手机的显示屏幕上:「给我你下榻旅馆的地址。」啊!那是娜塔莎的短信!

  我赶快回复短信,把地址详细地输入短信里。

  不一会儿,她的回复短信又来了:「我很快地就赶来你的旅馆。等我。」我肯定地说,再下来的一个星期的观光,我什么地方都没有去。但是,那个星期经过的一切,却让我永世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