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时的激情】【完】
【上课时的激情】【完】
那一年,我和班上的一个女生打得火热,从一开始课间的打情骂俏发展到后来晚自修放学后送她回家,关系越来越密切,这是我的初恋吧。

  这是第一次和女生有这样密切的关系,每次相处的时候都紧张得不得了,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比较搞笑。我们家住得比较近,有时候我们会在家附近的一条比较僻静的小巷里散步,她身材很好,乳房比较大,是半球形的,腿比较细,皮肤白皙,女生的校服是白色的衬衫和天蓝色的裙子,大概是胸部比较挺的缘故,她的衣服在乳房的两侧总有些皱,而中间又很平整。

  “可能撑得很紧吧?”我偷偷地看着她的胸部,小弟不知不觉硬了起来。当时很不好意思,怕她看见我的运动裤撑起一片,于是不得不身体稍微向前倾,弯着腰走,不知道她当时有没有留意呢。

  后来逛巷子逛多了,胆子开始大起来,但也不过是搂着她,轻轻地吻她的脸,她的乳房压在我的胸前,软软的,很有弹性,于是我就使坏,越搂越紧,她的乳房贴在我的胸口,半球变成了扁球。抚摩着她的后背,隔着校服也觉得她的皮肤很光滑。

  有一次拥抱过后,我们又接着在巷子里瞎转,她有些脸红,说:“你的……好长”。我听了脑子嗡一声,很是尴尬,一定是刚才搂着她的时候,小弟一直顶着她,被她发现了。

  在类似的事情又反复发生了多次后,我的胆子又大了一些了,呵呵。当时学校都要求大家晚上留在学校晚自修,8点钟自修结束后,我和她便一起走回家。

  有一天晚自修后,我们没有直接回家,又跑到那条巷子逛。那条巷子两边的房子是别墅,住的大都是华侨什么的,平时也不大回来,所以难得有人走动。于是昏黄的路灯下,只有我和她两个人。

  我靠在一盏路灯旁边,从背后搂着她,脸贴着她齐肩的短发,可以看到她胸部起伏,那天穿的还是白衬衫,虽然我搂着她细腰的手能感觉到在腰的部分校服还是蛮宽松的,但胸部就好象绷得有点紧了。校服是白色的且比较单薄,昏黄的路灯下她胸罩的花纹若隐若现。

  我咽了咽口水,小弟已经不安分地顶在了她的腰上,太阳穴一突一突地,整个人都有些恍惚。虽然很担心她会翻脸,但双手还是不听话地从腰际偷偷地往上挪。

  她明显感觉到了我双手的动作,低头看着我的手,我异常紧张,但手还是在往上挪,大拇指已经碰到一点有点硬的东西了,大概是胸罩的下沿,我的意图已经完全暴露,她还在看着,没有说话,胸口起伏不已,一煞那,空气凝固了。

  我骑虎难下,顾不得那么多了,双手一提,已经握住了她丰满的乳房。那一刻的感受是我终身难忘的,一种极度柔软富有弹性的的感觉迅速地从五指指尖传至大脑皮层,阵阵幽香扑鼻……突然,她伸手抓起了我的双手,如同当头棒喝,一下子使我极度不安,她怎么了?一定是不喜欢我这样做,会不会觉得我很下流?许多猜测电光火石的瞬间在脑海里闪过。我从后面看到她低着头,抓着我的手,好象在看着,我一动都不敢动。

  忽然,她又一下子把我的双手重新放在自己的乳房上,她的小手仍然抓着我的手。夏季的校服实在太薄了,这时,我可以感觉到她校服下面不是乳罩,而是一件半身的小背心。我的胆子也大起来,五指并拢,抓住了她的乳房,那种满手都是弹性的感觉令我眩晕!

  谁知这时她竟抓住我的手,慢慢地在乳房上揉起来,我松了五指,随着她慢慢地揉着两个乳房,我的阴茎涨得很硬,好象有些东西从马眼流了出来。

  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下身也随着她的节奏一下一下得在她尾龙骨附近蹭起来。这时我感觉到掌心好象有些感觉,一点有些硬的东西在顶着我的掌心,我慢慢地揉着她的乳房,那点硬东西也随着在扭动。

  “她的乳头。”

  我虽然有些神志不清,但还是有常识的。她的手慢慢送开了,我的心越跳越厉害,双手也离开了她的胸,从校服下伸了进去。首先碰到的是她的腰,一种光滑的感觉,我向上探去,摸到了她的小背心。这种背心是纯棉的。她仰起头,看着我,似笑非笑,脸颊有一抹红晕。

  我弯着腰,以便双手能伸进去。先是手指撩起了她的小背心,发现是有弹性的,于是趁势向上一拨,两个温暖的肉球一下子弹进了我的手心,我几乎窒息了。

  抚摩着她如丝的肌肤,我手指轻轻地捏住了她的乳头,她轻轻地喘了一声,我用食指和拇指捏着,把玩着,原来女生的乳头是这么大的,象一颗花生米,有点长,手感和乳房又不同,我忍不住捏了一下,她马上用双手往后圈住了我的脖子,闭着眼睛我有点慌,忙问她是不是被我弄疼了。她微微笑着摇了摇头,还是闭着眼睛,小声地说:“很舒服,你继续来。”

  我于是用手掌揉着她的乳房,手指捏着乳头,动作也渐渐大胆起来,推着她的乳头上下摇,又或者捏着想外轻轻地拔。我记得当我这样做的时候,她咬着嘴唇,楼着我的脖子的手越来越用力……我捏着她的乳头,不停地吻着她的脖子,她低声地呻吟着。血液阵阵地冲击着我的大脑,整个世界在身边如潮水般退去,剩下的只有我和她的心跳。

  我猛地把她转过来,把她按在了墙上,我们面对着面。她目光迷离,头发显得有些散乱。我解开了她上衣的扣子,撩起的棉背心挤着一对肉球跃入眼帘。两个粉色的乳头傲人挺立,乳晕上有几根细细的毛。

  我不顾一切地抓住了她的乳房,乳头从指间伸出来,我并起食指和中指,不断地搓着,乳头带动着她的乳晕,她喉咙深处发出咽呜的声音,双手在我腰间游走,抚摩着我的小腹。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的手碰到了我龟头。如同一阵冰凉的闪电,我抓住她的小手,按在了我的阴茎上,虽然隔着裤子,她还是在慢慢地摸索着,一点一点地握住了我的阴茎。

  我还是不满足,再次抓住了她的手,飞快地塞进了我的内裤里。她的小手如同一片冰凉的丝绸,轻轻地握住了我的肉棒,使我滚烫的下体有一种退火的感觉。

  我龟头上流出了粘稠的液体,涂抹在她的手腕,一阵莫名的冲动,我抓紧了她的乳房,低下头一口咬住了她的乳头,她压抑着惊叫了一声,随即又呻吟起来。

  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不断地吸着她粉嫩地乳头,吮吸的间隙还用舌头撩拨一下,用牙齿用力地咬着肉球上乳晕的皮肤。

  我猛一抬头,咬着她的乳头,她不禁用力地握住了我的阴茎。我几乎失去了理性,扶着她的手,在阴茎上不断地套弄,肉棒涨得有点痛起来了,另一只手还在有力地蹂躏着她滚圆的肉球,低头叼着乳头发狂地吮吸着,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低吟。

  她另一只手死死地抓住我的肩膀,紧咬着下唇,发出一种似乎是是哭泣的声音。她的乳房散发着一种浓浓的香味,我不禁把脸贴在她的右乳上,双眼感受着乳房微微的暖气。忽然头皮一阵发麻,从尾龙骨传来一阵抽搐,阴茎剧烈地抖了一下。她本能地抓紧了我的阴茎,一阵压抑不住的抽搐,仿佛从远古传来。

  我猛烈地喷发着,射出滚烫地精液一股股地喷在了她的手上。她有些惊慌失措,但仍然死死抓着我的肉棒。一阵超快感的眩晕,我搂着她的小蛮腰,头沉重地贴在被我捏得有些发红的乳房上……记不清那天是怎么回家的,我撒了个慌,说是帮老师做事去了,我不听课,经常上课睡觉,但学习还可以,而且除了凶狠的英语老师,其他老师都和我混得很熟,所以有时也会帮老师改些本子什么的。老妈自然相信了我。

  到睡觉前,脑海里一直是刚才和她厮磨的画面,恍恍惚惚的。做了点习题,做的是数学还是物理,对了还是错了,甚至究竟有没有做,一概不知。一直怀疑究竟有没有发生这些事,好象来得太快了,很不真实。

  我平时也人模狗样的,对女生必恭必敬,怎么和她一起时好象有些不正常?越想越乱,迷迷糊糊,窗外一轮明月,皓月当空,如汉白玉盘,上有些许碧丝,蔓延开来,象是德鲁依召唤之青藤……再睁开眼时,已是早上7点20。我大吃一惊,连忙找来另外一块表,还是7点20。马上翻身下床,提着裤子拖着书包蹦到了楼下,在大院看门老头的叫骂声中骑车绝尘而去。

  幸好刚进班就发现世界大乱,身高160以下的政治老师兼班主任扯着脖子在大喊:“必须服从分配,马上按新座位给我坐好!”第一节课是政治课,班主任怎么笨到一大早调位置?大家当然有组织地磨洋工。

  我看看新座位表,什么?

  我扭头在人群中寻觅,在课室的角落,我的初恋女朋友菲正微微笑看着我,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身旁的座位。她的衬衫下白净的小背心隐约可见,我的脸刷一下红了,快步走过去,“不会是你主动申请的吧?”她好象突然想起什么,脸也有些红,说道:“什么,班主任说两个语文科代坐在一起收作业也方便些,是利民措施。而且学习好,让别的同学坐前面去,当然看不见可以申请前调我们从此就成了同位,不知道意味着什么,反正今天收作文本,我们俩的桌上就放着很高的一摞本子,我想这下有两桌子书睡觉也没人知道了。偷偷看看菲,谁知此人竟在看漫画,嘴角带着一丝浅笑,白皙的脸颊有桃红的颜色。我伸手摸了一下她的手腕,细腻的感觉。她以为我想牵手,于是一手拿着漫画,另一只手伸了过来,头也不回,我的手停在半空,她的手指按在了我的小腹上……我吃了一惊,她的手抓了个空,随即脸红了起来。在那一刻我们都些不知所措。政治课继续在无比枯燥中进行着。我牵着菲的手,放在大腿上,感受着她的小手软弱无骨的温柔,这种温柔,我是多么的熟悉,昨夜的种种,又浮现在眼前。不知不觉,小弟不老实地站了起来我偷偷瞟了她一眼,却看到她手上还拿着漫画,眼睛却有些吃惊地看着我那里。我愣了一下,她也看到了我的目光,两目相对,都有些尴尬。她咬了咬下唇,皱了一下眉头,指着我裤子上的山峰。我咧着嘴耸耸肩,表示这不是我能控制的。

  老师这时候提了个问题,有人很不幸地站起来回答,我抬头看了一下,忽然倒吸一口凉气:她顽皮地弹了我的老二。于是迅速膨胀,僵硬。

  我坐在最后一排最右边靠窗的位置,可以看到初中楼外的风景,她坐在我的左边。这时她索性面向我趴了下来,加上面前的一大堆作文本,除非其他人站起来,否则谁都看不见我们在做什么。

  大概这种情况给了她顽皮的勇气。在弹了第一下后便继续有第二下第三下……大概发现每次不太相同(因为击中点不同,所以每次简谐振动的路线都不尽相同),于是她显得比较有兴趣。

  我看着她,她也对我笑笑,做了个鬼脸。伸手轻轻地摸了摸山峰的顶部,好象在抚摩小孩子的脑袋,我再次倒吸凉气。她发现了我的这个举动,似乎有些不解,趴在桌子上努力地侧了侧头:痛吗?我苦笑不得,当然不是。她说:我看看。

  好象要问我借橡皮一般。我瞪了瞪眼,这样是不是太离谱?周围的人都在接受洗脑,没人留意坐在最后的两个语文科代在做什么。

  她已经付诸行动,一点点地拉开了我的裤链,小手伸进去拉开了碍手碍脚的内裤,我的小弟一下子跳了出来,她马上把手抽了回去,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那根肉棒。

  我手放在桌子上,看着她,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安慰她,可是是我吓到她了吗?这真是件怪事。

  她向我吐吐舌头,接着伸手把住了我的肉棒,说道:好烫,衰人。白嫩的手指绕在黑黑的阴茎上,给人以剧烈的视觉刺激,可惜其他人没有这个眼福啦,哈哈。

  她用大拇指抚摩着我的龟头,我不禁抽动了一下。她皱皱眉头:敢动??随即用力地拔,却意外地发现我马上更加硬起来。

  她脸有些红,笑着说:你这么夸张啊?我点头称是。她发现龟头上有一道裂缝,于是又好奇地用手指掰开看看,一时气血上涌,她用大拇指和食指捏着龟头下面的皮肤,轻轻地上下套弄。

  我当时的表情一定很复杂,不过接下来的阵阵快感冲击之下,我咬着嘴唇,瞪大了眼睛看者卖力讲课的班主任。虽然她的动作还是不如我自己啦,不过我觉得十分刺激。

  这时下课铃很不是时候地响了,一切马上收场,老师胡乱讲完了最后一段,她也很负责把我桀骜的小弟塞了进去。整个上午,我都萎靡不堪,内火上冲,手象练了鹰爪功似的不时在空气中抓些什么。

  对付完四节课后,大家象潮水一般涌向饭堂,街上的小食店,有的大概还去了娱乐场所。整幢初中楼死掉一样寂静。

  我和她都留在教室,似乎特别有默契。她向我骄傲地笑了笑,我一把把她拉到身边,搂着她的腰,重重地吻了她的脸蛋。手不自觉地从腰际攀了上去,摸到了她的乳房,她眯了眯眼睛。

  我轻轻地捏着,好柔软,老二又硬了起来。她看到我的裤子上又出现了小山峰,于是再次饶有兴致地拉出我的肉棒玩弄起来。

  渐渐地,她的乳头也硬了起来,我由轻揉她的乳房变成了捏着乳头,细细地捏弄,用手扯紧她的衬衫,乳房上有一个明显的突起,异样的性感。她也在不断地套弄着我的阴茎,我说:快点。

  她很是听话。我的呼吸浑浊起来,放弃了她的乳头,再次粗暴地抓住她的乳房蹂躏起来,还不时低头吻着她的脖子,脸颊,嘴唇。

  肉棒越来越硬,我原本扶着她后背的手按住了她的脖子,说道:菲,帮我,含着我好吗?

  她贴着我的脸,轻吻了一下:不行,什么味道?我说:菲,我不行了,帮帮我嘛,就含着就可以了。经不住我软磨硬泡,她红着脸,弯下了腰,先是用舌头试探性地舔了一下我的龟头,我轻轻地喊了一声,她的舌头异常的柔软,又很温暖,如同电流缠绕在我的龟头之上,直击中我的大脑皮层。

  她仿佛下了很大决心,在舔了舔嘴唇后,毫不停留地一下子含住了我的肉棒。仿佛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洞穴,一根湿润的舌头在上下打转,我的下身不禁向上挺起来,以便阴茎进去更多一点。我说道:菲,象用手一样,快,快点。

  她于是慢慢地上下套弄起来,舌头有时会顶住我的马眼,轻轻一拨,感觉好象舔开了肉缝,似乎有些粘粘的液体流出来,粘在了她的舌尖。这种淫秽的感觉令我看不见周围的一切,窗外的蝉鸣越来越约微弱。

  她的小虎牙会不经意地刮到我的阴茎,有时还好奇地单单吮吸一下我的龟头。

  我低头看着她,她齐肩的秀发铺散在眼前,我乌黑的阴毛不时地碰到她有些绯红的脸。我因为阵阵快感轻轻的颤抖着,伸手解开了她上衣的纽扣,撩开了纯棉的背心,一把抓住了两颗温热的大肉球,随着她上下起伏的节奏拨弄着,时而又捏着两个乳头,狠狠地搓。

  她嘴上的动作也加快了,而且不时地咬一下,我抓着她的乳房,指间夹着乳头。终于,我本能向下一扯她的乳房,腰一挺,肉棒一阵发涨,在她嘴里剧烈地喷发,她也停止了动作,含着我的阴茎。

  我的手一松,摊在了椅子上。她抬起头,好些狼狈,嘴角还有少许精液。她捋了捋耳畔的头发,微笑着看着我,脸色绯红。我拿出面纸,替她擦去嘴角的精液,她也细心地帮我擦拭着龟头。

  她捏了一下我的腿说道:你的东西好多哦,都流出来了。

  我忽然想起:吓?你,你吞下去了?

  她点点头:是啊,味道一般,没有什么味道,就是腥腥的。你一下子喷出那么多,我想都没想就吞下去了。

  天,我好感动。整理过后,我搂住她好久好久,呵呵刚才女朋友来玩,捧着我的杯子喝水。中午的时候我泡了杯热茶,女朋友残留在杯子上的香气散发开来,空气中弥漫着幸福的味道。

  从那以后,我每天都有些期待,期待一些新鲜的经历。但功课也越来越忙了,我们每周都会有测验,连打情骂俏都没有时间,自然在课堂上也老实了下来。

  大约在下期中前的某天。这天下午开班会,教政治的班主任走上讲台,说要宣布本届直升名单。名单里有我和菲,我们这个学期的连续三次直升考试都还可以,心里也早有些准备了,不过还是很兴奋的,从此除了收作业就没什么事了,老师告戒我们还是要看看书,去他的吧,教政治的笨蛋。

  第二天,课还是要继续上的,这节是数学课。数学老师是个刚任教两年的女生,叫婉菁,数学十分了得,短发,160cm,肤色是健康的浅咖啡色,有点瘦,胸部滚圆,象一对小苹果。她性情十分活泼,上课时会用粉笔扔打瞌睡的学生,我当然是中招无数,没事的时候我喜欢和她吹牛,故此也混得很熟,昨天知道我直升还要我请客。

  我和菲都装模作样地端坐,手里各捧一本书,坐在后面也就不怕影响别人,所以其实都不是课本。婉菁看了和我对视而笑,接着继续讲她的怪题,还不时找人上去解,我不会,但这已经不重要了。扭头看看菲,她在看漫画。我伸伸懒腰,往椅背上一靠,左手还拿着书,右手自然地垂下来,当然,这是从婉菁的角度来看,其实我是把手放到了菲的大腿上。

  菲瞥了我一眼,扁扁嘴,继续看她的书。我的手搭在她的裙子上,慢慢地挪到了裙子的下摆,用手指碰了碰她的膝盖,天气异常地热,她的皮肤却很凉爽,象摸到了一块光滑的水晶。

  我移开了原来搭在裙子上的手掌,摸进了她的裙子。她的皮肤很好,水水的,大腿很是柔软。我的手往上摸去,她的裙子被稍微揭开,我看看她的反应,她知道我在看她,也吐了吐舌头,又专心地看她的漫画。

  我暗爽,菲没有反对,我就继续向上探索。裙子向上提起了不少,我的手指忽然碰到了布质,是她的小内裤。她好象不知道一样,趴到了桌子上,盘起手压着书继续看。我沿着内裤的边游动,向两腿之间伸了过去。一切都是软软的,却又很有弹性。

  我的手现在放在她的小腹上,靠外面的一边,裙子还是很老实地盖在大腿上,而我这边却是很性感地撩到了腰际,她的小内裤露出了边缘。她把脸埋了起来,好象打起瞌睡来。我于是胆大起来,手指摸到了两腿之间,她的腿微微张开,刚好使我的中指和食指能放在中间。

  我轻轻地由下往上地划过,感觉到手指之下,她的毛毛受到压力发出很轻的声音。我一次又一次地由上至下,又由下至上地划弄她。我的下体也开始兴奋起来,阴茎顶在课桌下面。玩弄了一会,我又贪心地想把手伸进去。于是我用中指撩开了她内裤的内侧,我低头看着,她的阴毛露出来,有些油亮。

  她突然伸出手,头还是埋着的,伸手狠狠地抓了我的阴茎一下。我反而觉得很销魂,一下子把食指和中指都伸进了她的内裤,第一个感觉就是湿暖,我的中指抵在了她的阴唇上,软软的一片,指尖觉得有些粘粘的,周围的阴毛好象棉花一样垫着我的手。

  我的中指向下伸去,尽量贴着她阴唇的下面,一点一点地拖上来,稍微一用力,阴唇微微一张,含住了我的中指。我继续地向上游走,感觉到她的阴唇渐渐地合拢,我的手指一提,摸到了阴唇的上末端,好象碰到了一个小小的突起。

  菲的身子突然颤了一下,再次伸手抓来,那天我穿的是运动裤,我想吓她一跳,于是轻轻一抽身体,右手飞快地把自己的裤子连同内裤一拉,阴茎一下子跳了出来,愤怒地指着天花板,菲的手刚好伸过来,一下子抓住了我的阴茎。窗外的蝉叫得很凶,我却打了个激灵。她粉嫩的手握着我的阴茎,定在那里,大约是吃了一惊。

  婉菁还在讲台上不紧不慢地讲着她的数学题,同学们都在看着她,而且我们的位置是全班最后,同一排没有别的人,丝毫没有看到我们精彩的情景:我撩起菲的裙子,手伸进了她的内裤,在内裤的边缘还露出了一缕阴毛,我的用手拉开自己的裤子,菲伸出右手握着我的阴茎,似乎还在不断地跳动。

  象在唐胖子那看的黄碟里的片段一样,我轻轻地抚摩起菲的阴蒂,时而绕着突起打转,唐胖子呢,我还抽空看了看,他在前排中间,看着一本写满日文的书,这人直升了还活得那么累,为打游戏学日文。

  我一边轻柔地玩弄着菲的阴蒂,一边看着她,虽然埋着头,但还是能看到她的脸有些红,桃红色的,很是好看。她的手也报复性地开始上下套弄我的阴茎。

  我的呼吸有些困难,但手指还是很敬业。打几个转,又轻轻地按一下她的阴蒂,有时还把中指伸到阴唇上,沾一些黏液抹在阴蒂上,无名指和拇指还不断抚摩着她的阴毛,发出沙沙的声音。

  过了一阵子,我又退到阴蒂的上方,她阴蒂的上方有一片皮肤褶皱,象包皮一样包着阴蒂。我捏着她的阴蒂包皮,不断地搓捏,她的阴蒂也随着节奏上下跳动,她发成了轻轻的呻吟声,”唔……“幸亏婉菁的声音比较大,大家都没有听见菲的低吟。过一阵子,菲突然加重手上的动作,死死地握着我的阴茎,用力地套弄,我的阴茎一下一一下地抽动,越来越硬。

  我挺直了腰,尽量伸直腿,龟头上流出了亮晶晶的黏液,我也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两只手指交替地运动,飞快地扯动她的阴蒂。从她撩开的内裤可以看到她粉红色的阴唇分泌出很多黏液,一小股地冒出来,有的粘在了阴毛上。

  她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好象要捏碎我的阴茎,我被钳得有些痛,但这种刺激的感觉使我异常兴奋,我咬紧了牙,抽出一张纸巾,盖在龟头上,左手加快动作,狠狠地刺激着她的阴蒂。她的内衣上出现了两个深色的印子,我知道是她的乳头也开始硬起来了。

  看着她湿漉漉的阴唇,我头皮一阵发麻,阴茎重重地抽了一下,接着剧烈地抽搐起来,菲更加猛烈地套弄着我的包皮,用拇指不断地刮着阴茎地下面,帮着挤出了大股大股的精液。我的抽搐慢了下来,发紫的龟头喷出了最后一股精液,菲的手还在随着我玩弄她阴蒂的节奏死死地套弄着阴茎。

  忽然,她的手不动了,转而握住我的阴茎,手不断地颤动,我的动作越来越快,她突然抽手按住了我的手指,让我紧紧贴在她的阴唇上,一股滚烫的淫水,粘粘的,热热的打在我的手上。我看看讲台,婉菁转过身去写着些什么,于是我伸手一下握着菲的乳房,紧紧地握得有些变形,随后又飞快地捏扯了她的两个硬硬的乳头一下。她一直埋着的头转了过来,脸色绯红地对我笑着……精彩的一天结束了,菲先回家,我去办公室拿作业,里面只有婉菁一个。我笑着:美女,还不走啊。一边在翻语文老师桌上的作业本。婉菁的脸忽然红了一下:你这个小坏蛋,不要来烦我,我今晚要值班管你们班的人晚自习呢。我抬头看了看:是吗,还好我不用晚自习。说着拿起一大叠作文本想拿回班去,走过她的桌子,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无袖,白色的裙子裹住她结实的小屁股,浅浅的咖啡色,胸前的小苹果也是这样的颜色吧,哎呀今天被菲搞得我色心大动。

  心里一动,身子凑了过去,下巴抵住她的肩膀,蹭了蹭她的短发:在做什么呀?她脸又红了一下:死去,和你同桌玩去。

  我讨了个没趣就泱泱地走出了办公室,突然,我觉得有些不对,心砰砰跳了起来:和这个婉菁,虽说是我的老师,但平时也玩得乱七八糟,我从来都没有把她当老师看,她也从来不会象今天似的,我碰碰她就脸红,最奇怪的是,她还叫我和同桌玩去……不会是今天的事让她看到了吧?

  我不禁紧张起来。想了一会,上课时她好象一直都没怎么看我,怎么会呢。

  反正也想不出什么,我也没管,发了作业本,唐胖子就过来拉了我去他家玩为准备考研看政治,烦得要死!!!看了一晚才看了几页,要死了!

  心里一直惦记着婉菁那天说的话,在课堂上特别是她的课不敢太嚣张了,不过我没把那天的事告诉菲,免得吓着她以后都不让我在学校碰她了,是不是有些坏呀,呵呵。

  毕竟是夏天,菲穿得性感,本来大家都应该穿校服,但现在直升生谁也不怎么管,于是今天菲穿着自己的白衬衫,一条刚盖住膝盖的天蓝色裙子。菲的衬衫好象是立体剪裁的,到腰际比较窄,胸部常常有点紧绷绷的有些皱褶,中袖,恰好露出白皙的肘部,我很喜欢看她穿这件衣服。

  刚进来时她还说腰以上有些紧,我伸手扶着她的腰侧,拇指刚好按着她乳房的下方,我笑着偷偷用拇指托着她的乳房说:”是不是这里紧?“她有些紧张地说是。我忽然想起是在课室里,这样是不是有些过分?我刚要松手,却看见在她乳房上出现了一片深色的印子,透过她其实有些透明的胸罩。这个小女人,怎么就兴奋起来了。我咽了咽口水,努力使自己不去看她兴奋的乳房。

  上数学课的时候我睡着了,终于可以平安睡一觉了吧。正在梦中扮演英雄人物打怪兽,一不留神被当头一棒,我刚要发作使出十成功力,却被菲摇醒了……抬头一看,唐胖子正幸灾乐祸地回头看着我,婉菁在讲台上嚣张地看着我,现在还要挨她的粉笔???!!!我自叹倒霉,和老师混得太熟的下场就是她往往会拿你杀一儆百,因为你不至于和她翻脸……强打精神看小说啦。菲在捂着嘴坏笑。

  自习课。我在用勺子慢慢地刮着雪糕,大家都在奋笔疾书,做各种习题,唐胖子也在奋笔疾书,不过我敢打赌他肯定在写连男生都脸红的东西。一时淫兴大发,放下手中的雪糕,一把揽住菲,把她按在我的腿上。菲放下书,微笑着闭上眼睛躺在我的身上。

  我把手按在她紧紧的衬衫上,轻揉着她的胸部。抓住其中一个握在掌心,食指和中指夹着她还小小的乳头,感觉它慢慢地硬起来。我看看四周,大家都很认真,于是我就蹑手蹑脚地解开了菲胸前的几个扣子,她穿的不是胸罩,是那种弹性十分好的半截背心,我轻轻一撩就把它翻了上去,两个白白的乳房一阵跳动。

  我最喜欢菲的乳头,乳晕是粉红色的,周围有少许的软毛,每当看到这些乳毛我就兴奋不已,忍不住,我低头用舌头舔了一下她的乳晕,用舌尖拨着她的乳毛。菲的脸刷地红了,咬了咬下唇,但也没有其他动作了。她左边的乳头本来还没有硬起来,我舔了一下后慢慢地红起来,原来粉红的乳头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挺起来,越来越大,好象阴茎一样。现在菲的两个白如羊脂的乳房上挺立着红红的乳头,有花生米般大小,看上去好象是含苞待放白荷花,在花瓣的尖上是粉红的颜色。

  我轻轻地摸着菲的乳房,故意不去碰她的乳头,她的乳房弹性很好,我抓住其中一个,稍一用力再松手,留下了红色的印子,过了一阵子,红印子慢慢地褪去。我的阴茎硬生生地顶在她的背部,一阵眩晕,我低头:我要插你。她笑笑,依旧闭着眼睛:想死啊你,发神经!她的乳头由于我一直没有碰,慢慢地软下来,又变成了粉嫩的小豆子。我再也忍不住,低头一下子咬住了她的乳头,她轻轻”唔“了一声,她的小乳头在我的舌头上迅速地膨胀,我用舌头乱拨着她的乳头,在她的乳房间散发着一阵奶香,我不禁开始用力地吸起来。菲皱着眉头,但嘴角又有一丝微笑。我退出来,改用舌头绕着她的乳头周围打转。突然又一下子用牙齿咬住她的乳头,我一用力,她就握紧拳头。今夜我是属于你的,看我野兽般的疯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