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在床上的妈妈【完】
绑在床上的妈妈【完】
又是一个周末,这个周末可能是有史以来我最紧张的一个。妈妈只上了半天班就回来了,这是她们的惯例,别人一周休息两天,她们是两天半。 

  妈妈永远也想不到今天有可能是她一生最难忘、最耻辱的日子,也没有发现我眼光背后的欲念。 

  “妈妈,希望我们永远都不要分开……”我仗着喝了几口啤酒,一双眼睛火一般的在妈妈脸颊上扫来扫去。 

  可能目光太炙热了,妈妈有些不自在,“别瞎说,等你以后成家立业了我们自然要分开的,到时候你经常来看看我,妈就满足……” 

  “……不……不……我永远也不要和妈妈分开,永远……”舌头渐渐有些大了。 

  赤裸裸的表白让妈妈感动之余有些不知所措。“今天是怎么了,尽在这胡说八道。”妈妈疑惑的看着我,呆了一呆还是起身淋浴去了。 

  我不敢待在客厅,怕一时冲动来个霸王硬上弓闹得不可收拾。走进了卧室打开监视器,心中充满矛盾,一方面充满兴奋与期待,另一方面又怕事情处理不好留下难以挽回的后果。 

  我曾经想过在妈妈昏迷中一品她的香泽,事后天知地知我知唯独妈妈不知,但又觉得这种日子不是人过的,我需要面对面的交流。胡思乱想中妈妈已经进入卧室,荧光屏上那个熟悉的身影坐在梳妆台前,抬手将杯子中的水一饮而尽。离子水敷在面部,头发上的毛巾还未取下就歪倒在床上。我知道,药效发作了……仔细关好窗帘,我将妈妈的身子抱正,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妈妈的肉体,尽管隔着衣裤却激动得手心发颤。妈妈浑身瘫软得像一团泥,肌肤上还有水汽,和衣服沾在一块。脱掉妈妈的衣裤费尽我九牛二虎之力,渴望了那么长日子,妈妈的胴体终于展现在我面前。 

  除了三角裤和乳罩外妈妈全身赤裸,肌肤长时间没有日光照晒白得耀眼。毛孔细小得看不清楚,妈妈爱吃蔬菜,体内水分充沛显得皮肤水灵灵的又滑又嫩。 

  身材稍显丰腻,皮肤下一层薄薄的脂肪覆盖着肌肉,富有光泽和弹性手感极佳。 

  尽管小腹有些微微隆起破坏了匀称,但纠缠在一起的一双玉腿还是激起无限的兽欲。马上就要侵犯妈妈的娇躯了,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略一迟疑,我还是下定了最后的决心。一个人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事干不出来呢? 

  我用早就准备好的柔软布带将妈妈的手腕、脚腕拉开分别捆在床头床尾。此刻的妈妈呈“大”字型被固定住,成为一只待宰的羔羊。固定好手脚后我又拿出一个黑眼罩蒙住妈妈的双眼,我不敢在妈妈的逼视下侵犯她,嘴里也系上一根布条。 

  这一刻来临的时候我居然控制着尽量不碰触她的肉体,不知是害怕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一切停当后我才发现由于惊慌失措没有把妈妈的内裤褪掉,很简单的过程我做了很长时间。再解开脚腕的布条褪去内裤恐怕时间来不及了,一切听天由命吧,谁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 

  妈妈的身躯动了动,可能药效快要过了。事已至此,想不干也来不及了。我忽然镇定下来,将自己的衣裤全部除去,爬上妈妈的娇躯。手掌游走在妈妈的小腹,肌肤是那样的白嫩,我的手掌显得又黑又粗。“……唔……”妈妈好像喉咙吞咽了一下,头往旁边扭了扭。 

  湿滑的舌头滑过妈妈的大腿内侧,又沿着一路往上游走,妈妈消瘦的香肩落下我无数热情的吻。锁骨突起,别有风韵。舌头舔到妈妈脖子的时候明显感到妈妈的反应,看来妈妈正在沉睡中醒来。那盘录像带我研究了无数个昼夜,妈妈脖子下方也属敏感区。 

  轻轻撕咬着妈妈的耳朵,热感明显传递过来。潮红顺着耳朵一直延伸到脖颈,妈妈的挣扎越来越有力,喉咙里发出含糊的声音,也许她以为这是一场春梦吧! 

  我的手指移到隆起的阴户,隔着内裤轻轻摩擦妈妈的那条细缝。“…呃…”妈妈触电一般臀部尽力扭在一边,看来基本清醒了。 

  不得不到说话的时候了,我身子前倾爬在妈妈乳峰上,嘴唇凑到她耳边: 

  “妈妈,是我!别怕,没有其他人……”妈妈剧烈的扭着头颅,似乎想把嘴上的布条挣开。但这是徒劳的举动,“妈妈,原谅我,我想你的身体好久了,我只想好好爱你……你根本想像不到我有多么爱你……” 

  妈妈激动的把身子尽力挺起,想把我掀下她的身体。尽管手脚被捆住却还有那么大力气,我明白药效彻底过了。“妈妈,别生气,别动!我不想这样的,可我忍不住……你的身体对我是那么的诱惑……妈妈,我受不了这种诱惑,你……就成全儿子一次吧……就一次……” 

  我的话语已经带了点哭腔,这不是装出来的,多年以后我依然不明白,那时候为什么会特别想哭。妈妈丝毫没有被打动,换来的是更猛烈的反抗。可惜四肢被固定得很稳,没有一丝着力的地方。喉咙里冒出的一些声音近乎咆哮。想就这么取得妈妈的配合是根本不现实的,我唯一的期望完全寄托在下一步的动作中,也许既成事实后……颤抖的手指从妈妈背后钻过去搭在乳罩带上,不知为什么妈妈将乳罩系得很紧,勒在光滑的背脊,扣子处竟然陷进肉里。妈妈顽强的闪躲着,费了好大劲才解开带子,随着带子的松脱。啊,妈妈的乳房!那一对丰满、坚挺、圆翘的乳房如同一对白鸽腾越在我面前。白嫩、光润的乳峰随着妈妈轻微的喘息颤动着,小巧的乳头如两粒熟透了葡萄引人垂涎。 

  长久以来一直憧憬的妈妈丰满、圆翘、坚挺的乳房,终于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这就是在我还是婴儿时哺乳过我的妈妈的乳房!如今我已经十八岁了,我早已忘记了幼儿时,吸吮的乳房的模样。现在我看到只是一对性感的,充满淫欲的成熟、美艳的乳房。我微微抖动的手指摸上了妈妈那一对白嫩、光润、丰腴、坚挺、圆翘的乳峰。如同触电般,一阵酥麻从指尖霎时传遍了全身。妈妈娇哼了一声,不安地扭摆了一身体。我的双手触摸着妈妈双乳,手指轻轻地按揉着:“啊!妈妈的乳房真美……”我忘我的赞美着,一时忘记了根本没有征求妈妈的同意。这么饱满的乳房偏要用小一号的乳罩围困住,也不知妈妈出于什么目的。要不是今天我强行将她们解放,真是太冤枉了。 

  趴在妈妈的几近赤裸的身上,我把脸埋在妈妈高耸乳峰之间,闻着那迷人的乳香,忍不住把嘴贴上了那光润、丰满、柔软、性感、颤巍巍、白嫩嫩的乳峰。 

  我的嘴唇和舌头吻舔着那深陷的乳壕,从乳房的根部向上吻舔而去。我的舌尖在妈妈那如熟透了葡萄般饱满的乳头的暗红的乳晕上环绕着,不时地舔舔那对饱满的乳头。 

  真没有到曾经哺乳过我的妈妈的乳房竟也会如些敏感,也许是有近二十年没有哺乳的缘故吧,妈妈的乳房如同三十岁左右的少妇一样性感、敏感。此时的妈妈已经无法克制住那压抑了许久的急促的喘息声和呻吟声。我贪婪地张开嘴,把妈妈的乳房含进嘴里,舌尖舔着圆溜溜的乳头,吸着、吮着、裹着。 

  妈妈的乳房是仅次于阴道的敏感区,早在录像里研究过了,我的手掌一直没有脱离对妈妈乳房的爱抚。我张大嘴贪婪的将乳头含在嘴里,另一只手轻巧的揉搓另一只乳尖。舌头裹着乳头又舔又吸,妈妈的挣扎依然那么有力,但显得很凌乱。时而挣扎时而将胸脯挺起,却没有往两边试图挣脱。

  妈妈喉咙里抗议的声音越来越弱,鼻息倒粗重多了。我内心狂喜,怕就怕我努力工作,而妈妈的身体却一点也不肯接受。如今既然有了反应,总是好事一桩吧? 

  刚才尚存的一丝恐惧完全消除了,我将身子稍微挪开,嘴里还含着乳头,一只手却顺着小腹再次摸到了妈妈的禁地。妈妈双腿被分开固定住,阴道无法闭合,任我的手指隔着薄薄的蕾丝三角裤上下摩擦。不一会就妈妈有淫水浸湿了一片,内裤顺着阴道口的张开凹进去一条缝,而我的手指就在着细缝处反复揉搓摩擦。 

  妈妈彻底放弃了抵抗,也许并不能说放弃,而是全身心投入抵制欲念的战斗中。我的色胆又大了几分,身子脱离妈妈的娇躯一直往下移动,直到嘴唇碰触到那迷人的三角地带。我把脸贴在妈妈被窄小的三角裤包裹着的那神密、迷人的所在,隔着薄薄的蕾丝,我感到她阴部的温度,感受到她浑身在颤栗。妈妈三角裤的底部已湿透了,不知是汗湿,还是被妈妈从阴道里流出的淫液浸湿的。我被大自然这精美的造物深深地迷醉了,我吻舔着她光洁的大腿和浑圆、肥腴的丰臀。 

  我将妈妈那薄薄蕾丝三角裤拨在一边,妈妈的整个阴部完全暴露出来,阴唇上已经有很多淫水,越发显得阴唇肥美异常。这时一个美艳、成熟、丰腴、性感的肉体就全部裸裎在我的眼前。这是我在睡梦中无数次梦到过的妈妈的赤裸的肉体。洁白、光润的双股间,浓密、油亮、乌黑的阴毛呈倒三角形遮护着那神密的山丘和幽谷,滑润的、暗红色的阴唇如天然的屏障掩护着花心般的阴道口——我就是从这里降生到这个世界上来的——阴道口的上方,那微微突起的是豆蔻般的阴蒂。我欣赏着,赞叹着,仿佛故地重游,忍不住把脸埋进妈妈的胯间,任蓬松的阴毛撩触着我的脸,深深地吸着成熟、性感的女人阴部所特有的、醉人的体香,我用唇舌舔湿了她浓密的阴毛,吻着微隆的阴阜,吻舔着肥厚、滑润的大阴唇,用舌尖分开润滑、湿漉漉的小阴唇,这曾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所必需经过的门户。 

  吻舔着小巧如豆蔻的阴蒂。 

  那一刻妈妈的娇躯乱颤,鼻息骤然加重。舌头探进蜜穴后马上顺着柔嫩的阴道壁舔舐起来。 

  妈妈那小巧的阴蒂被我吻舔得坚挺起来,我于是又把舌尖顶进妈妈的阴道口里,轻轻搅刮着那带有褶皱的阴道内壁——这是我十八年来到世界上的通道。 

  我捧着妈妈白嫩、光洁、肥美的丰臀,舌头尽可能长地用力探进妈妈的阴道里,吸吮吻舔着她滑润、娇嫩阴道内壁。妈妈的阴道真是奇妙——内壁既滑嫩又带有褶皱(后来我才听说,大凡是淫荡的美女都天生是这样的)。从妈妈的阴道深处一股股淫液已像溪流潺潺而出,妈妈全身如同触电般震颤着,下意识地弯起圆滑光滑洁白的大腿,把丰腴的肥臀抬得更高,这样我更能彻底地吻舔吸吮她的阴道口和阴道内壁。 

  “……嗯……”妈妈终于发出了我期待已久的呻吟。这时妈妈的阴蒂已经充血勃起,如同豆蔻般玲珑,我非常轻巧的含在嘴里,生怕用力过猛会引起妈妈的疼痛。 

  伴随着一阵阵身体的颤栗,从妈妈的阴道深处流淌出一股股淫液,把她的阴道内外弄得滑润、粘糊糊的,弄得我满脸、满嘴,那一股股淫液顺着会阴流向肛门,在雪白、肥嫩的屁股映衬下,那小巧、暗红色的肛门如含苞待放的淡紫色的菊花花蕾,让人心醉。啊,这是妈妈美丽性感的屁眼! 

  妈妈的欲念在我坚强的挑逗下终于激发,上次她自慰的录像帮了大忙。要不是我事先研究过她的敏感区域,费了很多功夫刺激乳房的话,妈妈不会那么快就进入状态。淫水一阵比一阵凶猛大量涌出。先是混浊然后清澈,先是粘稠然后稀薄。是该进入的时候了,很快我就将用阴茎将妈妈彻底征服,成为我的母亲兼情人……我坐起身子,将妈妈左脚上的绳子解开。随时防止妈妈玉腿解放后会朝我奋力的一蹬,小心的抓起脚腕将内裤沿着膝盖扒下。尽管这只腿完全在我的引导之下,但我总觉得妈妈曲起膝盖,将整只美腿从内裤中挣脱出来倒有几分配合的成份,只是表面上看却是由我完成。 

  妈妈一只腿完全解放了,内裤褪到另一只还捆绑着的脚腕上。妈妈立刻将两腿并拢,夹紧自己的双股。我轻轻轻妈妈的双膝分,似乎未遇到很明显的抗拒,妈妈的大腿就分开了,半跪在妈妈双腿间,粗大的、长长的,硬梆梆的阴茎顶触在妈妈的双腿间,圆润光滑硕大的龟头在妈妈两条白嫩嫩光洁细腻的大间碰触着,一阵阵触电般感觉从龟头传遍全身,这时我感觉到妈妈的身体也一阵阵地颤栗。 

  妈妈在我的身下轻轻挣扎着,但我已明显地感觉到了妈妈的挣扎有些半推半就的意味了,抓住这个机会,我很轻松地把阴茎对准她湿漉漉的阴道口插去。当我阴茎硕大圆润光滑的龟头顶触在妈妈的阴道口时,妈妈又挣扎了一下。 

  “妈妈,我要插进去了……”妈妈头颅剧烈的左右摇晃,似乎在最后阻止她胆大妄为的儿子。 

  我阴茎的龟头慢慢挤进妈妈紧紧的、滑滑的阴道口,进入的那一刻妈妈浑身突然僵挺一动不动,像是不敢相信世界末日的来临是如此之快……妈妈的滑腻富有弹性的阴唇紧紧地把它包裹住。 

  “哦,妈妈,亲爱的妈妈,十六年,我从这里来到这个世界上,如今你的儿子又回到了生养他的神秘的世界。”我动情地对妈妈说。 

  妈妈的周身颤栗着,不再挣脱了,秀目微微闭上,从眼角流出了两行晶莹的泪,微张的红润的小嘴里轻轻发出一声快意的轻哼。妈妈的阴道紧紧凑凑的,我的阴茎慢慢地往里插着,妈妈真是个天生美艳的尤物,阴道不仅紧、而且长,阴道壁还有很多褶皱,十六年前我就是从这里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妈妈的阴道包裹、套撸着我的阴茎,当我的阴茎全部插进她的阴道里,龟头顶触着阴道尽头那团软软的、暧暧的、似有似无的肉时,随着我硬梆梆、粗、大、长的阴茎强有力的插入,妈妈的两腿已经分开,扭摆着腰臀配合着我阴茎的抽送,我轻轻吻舔着妈妈秀美的面孔上那如同盛开的荷花上的露珠般的眼泪,当我去吻她那红润、香甜的小嘴里,她也迎合着,并把那551香条般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轻轻搅动着。 

  我用力抽插着阴茎,粗大的、硬梆梆的阴茎在妈妈的阴道里抽动着,好久没有承受过雨露的妈妈,久旷的阴的道里突然插进去一根年轻的阴茎,而且涨得满满的,在我还没有抽插几下的时候,妈妈就开始快意的呻吟起来,肥美的丰臀扭摆着,阴道深处流泻出更多的淫液。妈妈的阴道壁收缩着,夹迫着我的阴茎,我每抽插下一次阴茎,妈妈就快意的哼叫一声。 

  “……嗯……”妈妈喉咙发出美妙的声音,这次深入将她从梦幻中唤醒,而我的龟头已经触摸到子宫颈。从那一刻起,妈妈战栗的娇躯一直伴随着我的抽插。 

  每次抽插都能给我巨大满足,这毕竟是在插妈妈的阴道里啊。双手撑在妈妈香肩两侧支起上半身,我慢慢腾出一只手扯脱妈妈的眼罩。这双噙着热泪的眼睛紧紧闭着,似乎不愿意看到眼前这场人间乱伦悲剧。自己的亲身儿子趴在她身上干着自己,阴茎在曾经降生的通道里左冲右突。 

  “哦!妈妈,这感觉…真美……”粗长、硬梆梆的阴茎将妈妈依然固定住的娇躯顶得前后摇晃,真是不可思议。我唯一的解释就是妈妈在不自觉迎合我的撞击,偏头一看,妈妈那只解脱的美腿微微卷曲着,性感的脚尖绷的紧紧的向内弯曲。 

  这一发现令我精神振奋,左手架在妈妈腿弯内一推,妈妈的一只美腿张得更开,小脚拍打着我的胸膛。淫荡的姿势令我阴茎插得更深,每次直捣花蕊。 

  我知道只有让妈妈尽情享受到性爱的快乐,她才会离不开我,我也知道,这天晚上我惹了多大的祸,只有用尽全力让妈妈快活,才能化解。 

  我这样想着,身子从妈妈的胸上挺起来,趴在妈妈的两腿之间,把妈妈那条自由的腿扛在我的肩上,身子用力向下压去,用力抽插阴茎,每一下龟头顶触在她阴道尽头那团软软的、似有似无的肉上,每抽插几下,我还要停下来,把阴茎深深地埋进她的阴道里,不时将扭动几下屁股使龟头在那团软软的、暖暖的、若有若无的肉上研磨几下,只插得她娇躯颤抖,妈妈也许好多年不曾享受过如此粗长壮硕鸡巴的抽插和如此销魂的性交技巧,被我这阵猛插猛抽干得娇躯一阵阵颤动,销魂的叫声断断续续地从她的喉咙里传出来。妈妈的小腿一下一下敲打着的肩膀,小巧纤柔的脚不时敲在我的脸上。 

  和亲生母亲作爱可以说犯了大忌,但正因为违反了通常意义的规则我反而觉得非常刺激。那种疯狂的快感令我全身兴奋得发抖。妈妈随着我的大力抽插喘息越来越不加掩饰,喉咙发出阵阵销魂的呻吟。在妈妈的娇喘下我已经完全失去控制,用尽浑身力量作着最后的冲刺。妈妈感受到我的疯狂,极不情愿的扭动着屁股。 

  妈妈的一条腿腿被缚在床栏上,另一条腿扛在我的肩上,我快速有力、九浅一深地抽插着阴茎,妈妈被我这一阵抽插得欲仙欲死、秀脸酡红、娇喘连连、媚眼如丝、香汗淋漓、骨酥筋软。 

  妈妈随着我阴茎猛烈的抽插颠动着,阴道有节奏地收缩着,套撸、夹迫着我的阴茎。我的阴茎从龟头传来一阵阵麻痒,如电流般从龟头传遍全身。 

  妈妈仿佛知道我已达到了高潮,不知有意识还是下意识地用力提起肥美的丰臀拼命上挺,扭动迎合着我动作,阴道和阴唇有力地收缩着一吸一放地套撸、夹迫着我阴茎。 

  “妈妈……亲爱的妈妈……我要射精了……射精了……啊……我要射在妈妈的身体里……啊……啊……啊……” 

  妈妈的身体一阵猛烈的颤动,阴道内壁和阴唇收缩着有力的套撸、夹迫着我的阴茎,这时仿佛从妈妈的阴道深处奔涌出一股热流强劲地冲击着我的阴茎的龟头。这时一种触电般的感觉从中枢神经传出,传遍了全身,最终集中在龟头上,刹那间我感到阴茎龟头酥麻难耐,阴茎用力向妈妈的阴道深处插去,浑身颤栗着,一股股热流从各处神经元快速地流向阴茎,终于精液急射而出,强经地射入妈妈的阴道深处。 

  我的阴茎在妈妈的阴道里一跳一跳地有力的撅动着,妈妈的阴道内壁和阴唇也有节奏地收缩着。我和妈妈俩人同时到达了性交的高潮,在妈妈迷一般神秘,梦一样美丽的阴道里,射注进了我的精液。我的射精持续了大约将近一分多钟,当最后一滴精液射进妈妈的阴道里后,我趴在了妈妈柔软的肉体上,射过精的阴茎依然插在妈妈的阴道里不时撅动一下。妈妈的阴道也拼命夹裹着我的阴茎,是那么有力,套裹得我的阴茎的根部隐隐作痛。妈妈浑身绷紧的娇躯也瞬间放松下来。汗液将我们的裸体彼此紧紧粘在一起……